「我錯了……」澤田憂鬱的蹲坐在牆角,雙手抱頭,嘴裡喃喃著。「他們的到來根本就遭透了嘛!」最後終於忍不住的澤田怒吼著。

現在是在澤田家的廚房,香吉士用在回家的路上買回來的大量材料做著一道又一道的料理,只是大部分的料理都掃進了魯夫的嘴裡。索隆則是邊大口大口的吃著食物,邊豪邁的灌著一口又一口的啤酒,每喝一口,就呼了口氣,高興的說:「真是好喝!」

澤田媽媽則是高興的教著香吉士一些料理方式,還不忘品嘗著出自香吉士之手的美味食物,嘴裡也跟著一直讚嘆著香吉士的料理技術。

當然!里包恩、碧洋琪、風太、藍波和一平也是品嘗這美味料理的人之一。

至於澤田蹲在角落怒吼,自然還是因為--他搶不到食物。

「媽媽,我肚子餓了啦!」澤田忍不住跑去跟澤田媽媽說,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為自己做一道料理好果腹。

可惜天不從人願,澤田連這小小的願望都無法達成。

「哎呀!香吉士不是做了很多料理了嗎?」澤田媽媽苦惱的看著自家兒子說。

「但全被魯夫吃掉了啊!」澤田忍不住吼著。

突然,一道撲鼻的香味傳進澤田的鼻子裡,澤田呆愣的看著香吉士端到自己眼前的美味食物。

香吉士笑著說:「拿去吧!別又被那小子搶走了。」

「謝謝。」澤田感激的看著香吉士,端過他手中的美食,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突然覺得香吉士好像神一般的存在,澤田忍不住在心裡膜拜著香吉士。

正準備吃,一隻伸長的手卻出現在自己眼前。澤田知道自己今天是注定吃不到晚餐了,只好絕望的看著魯夫的手抓著自己的晚餐,準備伸回去。

上天似是聽到澤田這微薄的願望,澤田驚訝的看著一把菜刀飛了過來,而魯夫的手也快速的縮回去。就差這麼一點,魯夫的手就要被砍斷了。

澤田呆愣的看著走過來的香吉士,後者回他一個微笑,然後又轉頭,惡狠狠的看向魯夫。

「魯夫,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搶別人的食物!」香吉士一臉受不了的看著魯夫。

「可--是--」魯夫一臉不滿的看著香吉士。

「沒有可是!現在可是在別人家!伙食費都是別人出的,你這小子給我節省一點!」

「哎呀呀!」澤田媽媽笑看著魯夫和香吉士。「沒關係啦!」

魯夫聽了眼睛微之一亮,香吉士則大力反駁道:「不行啦!這小子的胃跟無底洞一樣!要是讓這小子就這樣吃下去,你們的錢一下子就會用光的!」

「哎呀呀!」澤田媽媽臉上露出些微的苦惱。「那就傷腦筋了……」

「那哥哥們平時都是吃什麼?」風太一臉好奇的看著香吉士。

「嗯?有時是吃現釣的魚,偶爾遇到海王類就吃海王類。」香吉士如是回答。

「海王類?」風太不解的看著香吉士。

「我跟你說喔!」魯夫一臉興奮的看著風太。「海王類就是生活在無風帶和偉大的航道裡的巨大生物喔!」

「巨大生物?」

「有些海王類甚至比我們的船還要大呢!」香吉士笑著說。

「船?」風太不解的看著魯夫等人。「你們為什麼在船上?」

「因為我們是海賊啊!」魯夫笑嘻嘻的說。

「海、海賊?」澤田驚恐的看著魯夫等人。

「喂!魯夫,你這樣會嚇到人家。」索隆又喝了口啤酒。

「啊!對耶!」魯夫後知後覺的說,然後又笑嘻嘻的看著澤田。

「有那樣的怪物,在加上你們的身分,也難怪你們這麼不怕死了。」里包恩笑著說。

「因為在偉大的航路上到處都充滿了危險啊!」魯夫笑嘻嘻的看著里包恩。

澤田看著魯夫笑嘻嘻的臉孔,忍不住問:「難道你們都不怕嗎?」

「怕?」魯夫呆愣的看著澤田。「為什麼要怕?」

「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死啊!」澤田驚恐的看著魯夫。

魯夫愣了一下,才笑著道:「所以才要變強啊!」

「咦?」澤田呆愣的看著魯夫,一旁的索隆和香吉士聽了,也笑了起來。

「為了能夠保護我的夥伴們,所以我要變強!」魯夫的眼神透著堅定,這讓澤田不禁愣住了。

里包恩看著魯夫,嘴角正微微上揚。

「只要變強,就不會有人死掉了!」魯夫笑嘻嘻的說。「這些夥伴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呢!」

「你根本就是叫我們強行加入嘛!」索隆吼著。

「什麼嘛!當初好歹也是我救了你啊!」魯夫一臉不滿的看著索隆。

「還救了騙人布和娜美小姐的村莊。」香吉士笑著點了跟菸。

「還差點毀了海上餐廳!」索隆笑看著香吉士。

想到這,香吉士狠狠的瞪著魯夫。

「哎唷!那個什麼克利克的傢伙不是想搶你們的船嗎?所以我就想,只要把船給毀掉不就好了嗎?」魯夫笑嘻嘻的說。

那不是在海上嗎?把船毀了,那些人該怎麼辦啊?澤田驚恐的看著魯夫。

「還保住了喬巴守護的海賊旗。」索隆又接著說。

「也算是保護了喬巴的村莊吧!」香吉士笑著,吐出了一口菸。

「還救了薇薇的國家。」索隆又喝了口啤酒。

「雖然最後薇薇沒有當我們的夥伴,不過卻交到了小馮這個好朋友呢!」魯夫笑嘻嘻的說。

「拜託!薇薇可是一國的公主,怎麼可能會跟我們一起航行啊?」香吉士白了魯夫一眼。

「不過那個人妖倒也夠義氣的。」索隆笑著。

「那倒是……」香吉士吸了一口菸。「我們還去了空島。」

「空島?」風太再次用著好奇的眼神看著魯夫等人。

「空島就是在天空中的島喔!」魯夫興奮的說。

「天空上怎麼可能會有島?」澤田不相信的看著魯夫。

「我是不知道你們這個世界有沒有,但我們確實是去過空島,還幫他們的居民從一個自稱為神的傢伙手中搶回他們的島呢!」香吉士笑著。

竟然連神都打!澤田臉色慘白的看著魯夫等人。

「聽起來,你們似乎不像海賊。」里包恩笑著說。

「那是因為,我們家的船長就是這麼亂來啊!」索隆笑看著魯夫,後者又嘻嘻笑著。

「你們,都做這些危險的事嗎?」澤田驚恐的問。

「哼!為了搶回羅賓,我們還跟世界宣戰呢!」索隆笑著。

「向世界宣戰?」澤田驚呼。

「我的夥伴們一個都不能少!就算是世界,我也要把羅賓給搶回來!」魯夫笑著說。

「說起來,明明是海賊,做的事卻像善事,安安分分的過活應該也不錯吧?」里包恩笑看著魯夫眼神透著的堅定,接著說:「不過你們不像是那種會乖乖數日子的傢伙呢。」

魯夫等人聽了,皆笑了起來。

「那麼,反正你們也還不知道回去的方法,還有四場決鬥,就趁這個機會來增強自己的實力也不錯。」里包恩笑著說。

「聽起來挺不賴的!」索隆笑著。

「沒錯!」魯夫笑著。「在偉大的航道,比我強的傢伙多的是!為了能夠保護我的夥伴,我一定要變強!」

聽著魯夫的話,索隆和香吉士互看了一眼,笑了起來。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願意跟隨著魯夫,一直航海冒險到今天的原因。

澤田看著魯夫等人,不禁笑了起來。對魯夫等人的恐懼感頓時降低了不少,甚至還有些許的好感。

澤田再次這麼認為--他們的到來,其實也沒那麼糟嘛!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