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走在學校的路上,澤田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今天早上,雖然難得的沒有睡過頭,但卻也難得的沒有早餐吃。

想想以前睡過頭了,至少還有個土司好吃。但今天……

想到這,澤田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早知道昨天應該叫香吉士留下來的才對。」澤田哀怨的說。

昨天吃完晚飯後,香吉士就回到山本家了。臨走前,香吉士還多做了幾道美味的甜點,而且還特別看著魯夫,不讓他搶澤田的食物,等到澤田吃完了以後才離開。

現在想想,當初真應該讓香吉士到家裡來的才對……澤田又嘆了口氣。

「喂!阿綱!」不知何時出現在澤田頭上的里包恩叫道。

「里、里包恩?你怎麼會在這裡?」澤田的臉上透著驚恐。

「那不重要,你看那個。」

聞言,澤田看向了前方。不遠處,獄寺正垂頭喪氣的走著,一旁還跟著佛朗基。

「獄、獄寺同學?」澤田跑了過去。

「第十代首領,」獄寺勉強的笑著說:「您早啊。」

「獄寺同學,你還好吧?」澤田擔心的看著獄寺。

獄寺聽了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我沒事,謝謝您的關心,第十代首領。」

「是、是嗎?」澤田看著獄寺那笑的勉強的臉,心裡的擔心不免又增添了一層。

「喂喂喂!」佛朗基一拳打在獄寺的肚子上。

「噗喔!」獄寺吃痛的喊著,然後惡狠狠的瞪向佛朗基吼道:「你在搞什麼鬼?你這個變態內褲男!」

佛朗基笑看著獄寺,道:「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的事?」澤田一臉不解的看著佛朗基和獄寺。

「重要的事……」獄寺先是喃喃的重複著這句話,然後又突地恢復原本的模樣,笑著說:「第十代首領,我們去上學吧!」

「呃……嗯!」

看著越走越遠的澤田和獄寺,不知何時跳到地上的里包恩問:「你對他做了什麼吧?」

佛朗基聽了哼了一聲,笑著說:「我只不過是幫那傢伙打打氣罷了。」

「是嗎?」里包恩笑看著佛朗基。

「不然你希望我做什麼呢?小朋友。」佛朗基將眼鏡往上推,用他那透著玩味的眼神笑看著里包恩。

「哼!」里包恩看向幾乎快看不到的澤田和獄寺的背影,說:「不管你做了什麼,只要能幫助他就好了。」

佛朗基聽了先是愣了一下,才道:「看不出小朋友這麼關心他啊?」

「哼!身為嵐之守護者,要是一直無法成長的話,我會很傷腦筋的。」里包恩笑著說。

「嵐之守護者?」佛朗基一臉不解的看著里包恩。「說起來,你說的彭哥列到底是什麼東西?」

「說到這個,我想我也應該要來蒐集一下情報了。」里包恩笑著看向後方,草帽海賊團除喬巴以外的所有成員就這麼站在那。

「說得也是,也該跟我們說說這個世界的事情了。」羅賓笑呵呵的說。

「那麼,我們就到阿綱的學校--並盛中學的頂樓去吧。」里包恩笑著跳到魯夫的肩上,然後帶領著草帽海賊團來到了並盛中學的樓頂。

一到並盛中學的樓頂,就看到喬巴正在為雲雀診療。

喬巴看到魯夫等人,高興的露出了笑容,高聲大喊著:「各位--」

「唷!喬巴!」魯夫笑嘻嘻的說。

「喬巴,雲雀的傷好了嗎?」里包恩看著喬巴,後者聽了用力的點了點頭。

「是嗎?」里包恩看著雲雀,後者正直盯著魯夫,眼神透著殺氣。

哼!已經等不及了嗎?只可惜現在的你還贏不過魯夫啊!里包恩看著雲雀,隨即轉頭看向魯夫。

「魯夫。」

魯夫不解的看著里包恩,後者笑著說:「你要不要跟雲雀打一場?」

雲雀聽了,眼神透著興奮的看著魯夫。後者呆愣的看著雲雀,然後又看向里包恩。

「好啊。」

魯夫的答應讓原本以為他不會答應的里包恩和雲雀皆愣了愣,但隨即又回過神了。

雲雀高興的將他的浮萍拐拿了出來,立刻朝魯夫衝了過去。

魯夫押著頭上的草帽,輕巧的避開雲雀猛烈的攻擊。

雲雀也不氣餒,用著一次比一次還快的速度攻向了魯夫。

魯夫一個跳躍,跳到了上空。

「看我的橡膠機關槍!」魯夫笑看著雲雀,雙手快速的朝他打了過去。那速度快的彷彿像機關槍掃射般,落在雲雀的四周。

雲雀吃力的用浮萍拐擋下魯夫的攻擊,奈何魯夫的力道卻大的令他有些拿不住手中的武器。再加上魯夫這大範圍的攻擊,既沒有地方躲,那速度也讓他無法輕易躲過。也因此,雲雀的身上多了好幾個瘀青。

收回手的魯夫輕巧的落地,然後笑嘻嘻的看著雲雀道:「還要打嗎?」

雲雀看著魯夫,濃厚的殺氣自他的眼裡流出。

「雲雀。」

雲雀看向里包恩,一副「阻止我就咬殺你!」的表情。

但里包恩又怎麼會被他嚇到?

「就到此為止吧,他的能力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能夠對付的。」里包恩面無表情的看著雲雀。

「那他呢?」雲雀看向索隆,後者冷哼了一聲,正要開口,卻被另一個人給打斷。

「喂喂喂,」香吉士點了跟菸,看向雲雀。「小朋友不是已經排好了嗎?你的對手應該是我才對吧?」

「哼!」索隆笑看著香吉士,譏諷道:「人家找的是強敵,而不是廚師,你這個白痴!」

「你說什麼?」香吉士怒瞪著索隆。「有種再說一遍!你這個綠藻頭!」

「你叫誰綠藻頭?」

「這裡除了你這個綠藻頭還有誰?」

「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煩啊?」

「怎樣?想打架嗎?」

「來啊!」

「你們給我適可而止!」娜美的怒吼聲伴隨著兩道慘叫聲,索隆和香吉士的頭上多了個大包包。

里包恩看著娜美,眼神多了點玩味。

看來,她也不像表面那般的弱嘛!畢竟他們是海賊。里包恩笑看著娜美,後者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總之,今天因為跟魯夫打,所以還要給喬巴治療。」里包恩看著雲雀。「如果你急著打的話,你們的決鬥就定在明天。」

「好!」雲雀看著香吉士。

「沒問題。」香及士也看向雲雀,嘴裡吐了口菸。

「那麼,現在就來告訴我,你們的世界吧。」里包恩笑著坐了下來,而草帽海賊團也紛紛坐下。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