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薩提斯終於開口了:「大中天啊,你跟我過來。」

什、什麼?薩提斯,你為什麼要找我過去呢?讓我跟你倆人單獨相處魯凱一定會吃醋,這樣我不就有危險了嗎?

薩提斯,我跟你說起來也算無冤無仇的,你不能因為他們把我帶到你面前就陷害我,說起來我是無辜的,還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前來的,要是知道了打死我也絕對不會跟來,所以你快看在我這麼可憐的份上,趕快放過我吧!

相信薩提斯不會讀心術,就算他會大概也不會成全我,所以我還是乖乖地跟著薩提斯離去了,留下魯凱跟凌娜倆人待在原地,噢,魯凱我拜託你,能不能不要再看我了,我跟薩提斯真的沒什麼,我們也絕對不會發生什麼事情的!

雖然我曾想過我更喜歡老練的OO,但是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我就不跟你搶了,重點是我已經有凌娜了,我才不是那種會腳踏兩條船的人!

算了,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我還是先跟薩提斯走一趟,看看薩提斯找我做什麼再說,事後再跟魯凱解釋一下應該可以吧!魯凱應該是個心胸寬大的傢伙,相信他會接受我的解釋的。

跟著薩提斯來到一個小房間,我臉色難看地看著薩提斯將房門給關了起來,我說薩提斯啊,我們倆個人就這樣待在這間小房間裡,我覺得心胸在寬大的人都不會相信我的話耶!

魯凱看起來是個癡情的男人,在愛情面前大家的智商都會降低,噢,我開始擔心魯凱不會原諒我了。

「大中天,你的臉色看起來好糟糕,身體不舒服嗎?」薩提斯皺起眉頭看著我,這讓他本就有些猙獰的臉孔變得更加恐怖。

我也只能苦笑著搖搖頭,告訴他我沒事,我想薩提斯可能也還不知道魯凱的心意,說不定我現在就告訴薩提斯這件事,薩提斯就會對魯凱產生反感,那魯凱就真的會恨我一輩子了。

似是不相信我的說詞,薩提斯面露狐疑地又問了一次:「真的沒事嗎?」

「我真的沒事。」我有些無奈地說,薩提斯,我怎麼都不知道你跟個老媽一樣囉哩囉唆啊?

薩提斯仍舊一臉的不相信,但卻也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他先是看了我好一會,才用有些遲疑的語氣開口問:「大中天,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知道?「知道什麼?」

薩提斯,你講話能不能有點連貫性啊?突然就冒出一句「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啊我是要知道什麼啊?你的OO嗎?

呃,我怎麼會想知道薩提斯的OO呢?薩提斯,我想你說對了,你不是醫生嗎?快來幫我檢查一下,看看我的腦袋還有沒有救。

「凌娜和魯凱之間的事。」

「……」

薩提斯啊,你剛剛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我的耳朵裡有太多耳屎了,你先讓我挖一挖,然後再講一遍好不好?

凌娜和魯凱之間的事!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有姦情嗎?凌娜背叛我了嗎?該不會是因為我叫做大中天吧?男朋友叫做大中天就這麼讓妳難以啟齒嗎?

『哈嘍!凌娜,好久不見了。』

『妳不是XXX嗎?真的好久不見了呢!最近過得怎樣了?』

『還好啦,我最近交了男朋友,人很帥,對我也不錯。』

『真的嗎?那真是恭喜妳了!』

『謝謝。說起來,我記得妳也交了男朋友,怎麼樣?他叫什麼名字啊?』

『他……他叫大中天。』

『什麼?大中天?這名字怎麼這麼好笑啊!』

……噢,凌娜,我想妳是對的,因為就連我自己都不希望妳把我的名字告訴妳朋友了,但是妳也不能因為這樣就背叛我啊!我這麼的愛妳!都沒有背叛妳去找年輕的小夥子或是老練的OO了,妳怎麼可以這樣子對我!

我的內心正在滴血,噢,我覺得我的世界正在崩潰。

「大中天啊,你的臉色似乎變得更差了,你真的沒事嗎?」薩提斯的臉上寫著擔憂,但我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好再次告訴他我沒事,並且告訴他我並不清楚魯凱和凌娜之間的事情,要他清楚明白地告訴我。

「原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薩提斯搔了搔頭,但臉上卻露出了幸災樂禍,糟糕!我突然不想聽接下來的話了!

「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帶你來找我嗎?」薩提斯先是丟了這個問題給我,然後便笑著等待我的回答,噢,薩提斯,你的臉就已經這麼可怕了,你還要笑得這麼欠打,我實在是不知道是要怕你還是要打你耶。

等等,我這是什麼可怕的想法?居然想要打薩提斯?還沒碰到他一根寒毛我就會先看到天使從我眼前飛過吧!

沒辦法,我只好打消念頭,誠實地搖頭了,剛才我也說過了,我是在毫無知情的情況下被莫名其妙地帶來找薩提斯的。

……突然覺得什麼都不知道還要被人這樣叫著跑的我真是可悲啊。

薩提斯拉了兩張椅子過來要我坐下,自己也先坐了下來,他看我仍站在原地,有些不耐的說:「還站著做什麼?快點坐下啊!」我只好乖乖坐下了。

唉,其實我一點也不想聽那些前因後果,有時候不知道是一種幸福,所以薩提斯,凌娜劈腿、而且對象還是我的好朋友魯凱這件事你就別告訴我了吧,我的心已經好痛好痛了,別讓我的心更痛了好不好?

但是剛剛也說過了,薩提斯他老人家不會讀心術,就算會他八成也不會成全我,所以薩提斯還是開口了:「其實三天前,他們曾經來找過我一次。」

什麼?他們三天前就來找過你了?那幹麻今天又特地帶我來見你?該不會是你跟他們說要對我坦白、這樣對大家都好之類的話吧?

我再說一次,薩提斯啊,我明明就跟你無冤無仇的,你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子對我?看我不爽嗎?因為我叫做大中天嗎?靠么,叫做大中天又不是出自於我的本意,你們幹麻都這樣嫌棄我啊!

我努力讓自己維持平常的表情,靜靜地聽著薩提斯說起三天前魯凱和凌娜一起前來找他的事情。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