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這篇是在噗浪上隨手打的,所以目前沒有任何角色有名字,也因此文中只出現了你、他一類的詞。

等噗浪上打到一個段落了就會整理到痞客上來,通常整理到這邊大概是篇篇都有R18的劇情,因為我真的很不會寫這種文章,就……練習一下吧,畢竟要出大中天。

可能到時候出大中天時內容也不是很好,但……我盡力了(乾笑

這部我就不鎖了,再次說聲這篇是BL R18文,而且文筆很渣,自己在斟酌要不要看嘿!

******

他總是遠遠的看著你,而你卻從未察覺,直到有一次,你不小心觸碰到他的手,你發現他看你的眼神變得更深沉了。

「抱、抱歉!」你緊張地道歉,但他只是點點頭便邁步離去。你納悶地看著他的背影,體認到這位和你同班的他似乎變得更加難以理解。

你開始觀察起他,好奇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你想更加了解他,但你卻不知道為什麼。

你很膽小,所以總是不敢上前跟他搭話,但因為一次意外,你和他被關在體育室裡,怕黑的你緊張地抓住衣角,手掌沁出了冷汗,然後在聽到有腳步聲向你接近的下一秒,你被他抱進了懷裡,異常溫暖。

「那個……」你不知所措地呆站在那,絲毫不敢動彈。

「你怕黑吧?」他的話令你微微一愣。「沒事的,有我在。」

心頭一暖,但疑惑讓你忘記了膽怯,脫口問道:「你怎麼知道?」

沉默充斥在黑暗中,讓你感到相當不自在,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你發現比起對黑暗的恐懼,尷尬更讓你覺得慌恐。

「因為我一直看著你。」

在你耳邊的低語揮之不去,你全身緊繃地待在他懷裡,心跳因為這句話而不斷加速,緊張讓你覺得有些燥熱,額上也跟著冒出了薄汗。

「吶,」抱著你的雙臂縮緊了些,他在你耳邊低語著:「我喜歡你,你呢?」

微啟的嘴唇尚來不及吐出任何話語,便感覺身下有人撫摸的觸感,你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正在觸碰你。

被他抱在懷裡而緊貼他身的你明顯感覺到他身下的變化,你想現在的你臉一定很紅。

「等、等一下!那個……」你想逃離他的懷裡,卻被他抱得動彈不得,這讓你更加緊張。

耳朵有著濕漉的溫熱觸感,是他的舌頭。

他輕舔著你的耳朵,舒麻地讓你忍不住發出連你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聲音,但這樣的聲音卻讓他吐出的熱氣更加火熱。

放在你身下的手快速地將你的褲子解開拉下,他將手伸進你的內褲裡,一把握住了你的。

「啊!」你有些慌張地抓住他的手,奈何力氣卻比不上他的,只能任由他撫弄你的,這讓你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身體也變得更加火熱,你已經分不清楚身體的熱度到底是因為自己正處在空氣不流通的地方並且被人給抱住而上升,還是因為這令人羞愧的舉動而火熱。

黑暗中讓你無法看清四周,但耳邊卻清楚傳來他的低笑聲,你想他現在的心情一定很愉快。

告白的字句迴盪在你腦海裡,你不禁想:「難道真的是因為喜歡自己,所以才對自己做這種事?」但你卻不知道,幾乎沒搭過話的他所說的話到底能不能信。

抓著他的手又緊了些,身下的快感讓你的意志變得有些不堅定,慾望充斥著腦門,你很明白現在的自己早已不是平常的自己,你還想要更多,更多這樣的快感。

「哈嗯……」你緊緊貼著他的身體,而他則加快撫弄的速度,這讓你忍不住發出一連串淫蕩的叫聲,儘管你努力壓低了聲音,在這安靜的密閉空間裡卻又讓你覺得異常大聲,但神智早已有些不清的你卻無法再思考更多的問題。

看準你無力抵抗的時機,他空著的左手鑽進你衣服裡,玩弄著你的胸部,這讓你忍不住縮起身體,雙腳也跟著想夾緊,但這並不妨礙他右手的動作,而他的撫弄也漸漸讓你的全身無力,想夾緊的雙腳最終仍漸漸敞開。

「呼……」他輕吐一口氣,火熱的令你感到吃驚,你知道他正在忍耐。

身體微微一顫,再也忍不住地解放自己,你在他的懷裡喘著氣,而他也因為感覺到手上的黏膩而停下了動作、放開並收回他的手。

察覺到他的離開,你咬緊下唇,將所有的過錯歸咎在現在這個神智不清的自己,一個轉身抓住了他的衣領,憑著感覺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身體微微一僵,隨即伸手環抱住你。

你的身體很熱,但你卻不知道是因為他對你做這種事而發熱,還是因為你自己主動向他索取而燥熱。

離開他的唇,你伸手撫摸著他的臉,摸到他上勾的唇角,你正想說些什麼,卻因為他的下一個動作而忘得一乾二淨──他那沾著你的液體的右手插進了你的後庭。

「嗯啊!」你忍不住縮起身體,將臉靠在他的肩上,而他的手指則毫不遲疑地插送著,這讓你再次發出一連串淫蕩的叫聲。

從最初的一根手指,不斷增加到現在的三根,他耐心地替你的後庭做擴充的準備,哪怕自己早已按耐不住,他還是忍耐著自己的慾望,只為了不傷害到你。

突然,觸電般的觸感傳遍全身,你忍不住弓起身體,這樣的反應讓他停下抽送的動作。

「是這裡嗎?」他說,手指再次插進你的後庭,剛才的快感再次充斥著你的腦門,他的輕笑聲而後傳進你耳裡。

「差不多了。」

你聽到他解開褲頭的聲音,然後在你一個反應不及,他將他的炙熱插進你那經過擴充過的後庭。

「啊!」

儘管經過擴充,但他的碩大仍讓你吃痛的流下淚水,而察覺到這一點的他強忍著衝刺的慾望,等待著你的習慣。

對於他的這番舉動,你咬緊了下唇,主動且緩慢地上下擺動著你的臀部,這讓他倒抽了一口氣。

「你……會後悔的……」他勉強吐出這幾個字,理智跟著完全斷裂,雙手抓住你的臀部便用力將之壓下,但他並沒有忘記你的敏感點,這讓你沒多久就忘記了疼痛,完全被快感所征服。

「啊、啊……太、太快了……太快了啦……」你流著淚喊著,卻很小聲,而這樣的抗議並沒有讓他的動作變得緩慢輕柔,相反地,他的動作更顯粗暴,這讓你的眼淚掉得更快了。

「啊、哈啊……」你再次將頭靠在他肩上,早已環住他脖子的雙臂又緊了些,你察覺到你那淫蕩的叫聲似乎太過大聲了點,這讓你決定咬住自己的手指以防止前來搭救你們的第三者所聽到。

忍不防地,鎖骨的劇烈疼痛讓你忍不住鬆開咬住手指的嘴叫了出來,儘管在黑暗中你看不清他的面孔,此時此刻你卻知道他正露出勝利的表情。

「你……」還來不及吐出一句完整的話語,他將你的臀部用力一壓,這樣的動作讓你弓起了身體,嘴裡再也吐不出任何話語。

「啊、啊……哈啊、啊啊……

淫蕩的叫聲似乎讓這本就悶熱的密閉空間升了點熱度,他眉頭一皺,一個用力往你的最深處頂去,雙臂緊緊抱住你的腰桿,和你一同解放了出來。

無力地癱軟在他身上,你喘著氣,抓著他衣領的手卻握了握。

一個使勁,你抬起頭,再次吻上了他的唇,而這次,他呆滯的時間沒有很久,便回你一個炙熱的吻。

這個吻持續了多久你並不曉得,因為你的雙眼在極度疲憊的狀態下漸漸闔了起來。

你衣衫不整地在他懷裡睡著,雙手則緊緊抓著他的衣角,彷彿怕他會不見似的,這讓他的臉上掛起一抹淡淡的笑。

儘管在黑暗中,他仍小心翼翼地將你的身體清理乾淨,並輕柔地為你穿上衣裝,然後就這麼任由你沉沉睡去。

隱約中,你感覺你睡了很久,待你醒來,你已經躺在你房裡。

你奇怪地看著自己的房間四周,納悶地起身,身下卻意外地一陣無力,你這才想起在體育館內發生的事情,這讓你臉上一熱,搖搖頭想讓自己冷靜。

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回到家裡的你,決定下樓去詢問你的母親──你唯一的家人。

「是你朋友帶你回來的喔!」母親的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事情我都聽他說了,你和他不小心被關在體育館裡了吧?」

你驚訝地知道帶你回來的人是他,臉上一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這孩子從小就怕黑,這次是真的嚇壞了吧?」母親的臉上有著憐愛,卻讓你的頭低得抬不起來。

你找了個藉口回房,臉上的熱度卻無法消退,你靠著房門摀住嘴巴,身體順著門板滑了下去。

你的腦海裡裝滿了他的面孔與告白,還有在體育館裡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你蜷縮起身體,將臉埋在雙臂間。

「真是……太糟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