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這算什麼意思?」對於森乃伊比喜突然說出合格這兩個字而難以置信的春野櫻忍不住拍桌站起,「突然又說我們合格了,第十題的問題呢?」

春野櫻的問題讓森乃伊比喜露出大大的笑容,他笑了幾聲,「本來就沒有第十題,真要說的話,剛才那個選擇就是第十題。」

「咦?」

「等一下!」手鞠憤怒的大喊讓春野櫻回過頭去,「那前面考的九題算什麼?我們不是等於白考了嗎?」

「怎麼會白考呢?」森乃伊比喜轉頭看向了別處,「考前面的九題已經達到了我們其中的一個目的。」

森乃伊比喜再次將視線放到考生身上,他笑著說:「那是測試你們每個人的情報收集能力。」

「……情報收集能力?」

森乃伊比喜開始解釋起這場考試的意義,但雨森佟早已進入了放空狀態,所以他並沒有多加注意。

後面的劇情發展他記憶猶新,然而他卻不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改變他想改變的未來,雖然說旗木卡卡西告訴他憑感覺,但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有種不好的預感在竄動,這是雨森佟不曾有過的。

難道說……自己將無法阻止這次的未來發展?

雨森佟不禁如此想著,臉上的表情也漸漸地消失無蹤,就連之後第二場的主考官──御手洗紅豆的出現,都沒有引起雨森佟太大的注意。

閉上眼,雨森佟輕吐了口氣。

嘛!算了,現在在這邊空想也沒用,也只能等事情發生之後再處理了。

雨森佟看向窗外,等待著第一場考試結束的到來。

然而等待的時間總是無趣的,他有意無意地把玩著手中的銀色墜鍊,眼裡卻看不出任何想法。

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墜鍊,那是森下雨海送給他的禮物,也是他懇求梅菲尼格爾讓他帶來這個世界的唯一一樣東西。

「雨海……」雨森佟握緊手中的墜鍊,臉上露出了些微悲傷。

我自己一個人在這個世界活得如此開心,妳會原諒我嗎?

雨森佟再次看向遠方的天空,他想,像森下雨海這樣的人一定不會怪他,反而會替他感到高興,但……

他不敢奢望。

不要原諒我,因為妳的死亡是我造成的,所以永遠不要原諒我。而我唯一的贖罪方式,就是改變這個世界、那些妳討厭的劇情,拯救妳喜歡的人們,所以──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耳邊彷彿傳來森下雨海的聲音,雨森佟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勾起了一抹笑。

沒錯,我可以的。

雨森佟閉上雙眼,此時此刻,他的意志變得更加堅定。

「佟──」

前方的呼喊讓雨森佟睜開雙眼向前探望,漩渦鳴人的臉上正掛著大大的笑容,手還不忘大力地朝自己揮動著,而宇智波佐助則站在一旁,露出自己常見的笑容。

雨森佟的臉上掛上了微笑。

啊啊,是我的家人。

他站起身,看著漩渦鳴人高興地跑到自己面前,叫自己趕快和他們一同前往下一個考場,還說今天的考試他有多麼厲害,要自己對他另眼相看,卻被宇智波佐助潑了個冷水而和他大吵特吵了起來。

雨森佟看著如此平常的景象,心裡卻有千道萬道思緒一閃而過,讓他的意志越來越堅定。

前世,他得到了森下雨海,他認為這是上天給他的恩賜。然而在這世,他得到的恩惠實在是太多了,多得讓他有些惶恐,卻又喜歡的無法自拔。

雨海,要是妳也在就好了。

他曾這麼想過,但他卻不敢奢望這件事會成真。他從來不敢多想一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他知道,他是個不該得到這麼多恩惠的罪人。

就因為他不該得到,所以在他得到這些恩惠的同時,他也變得更加珍惜這些事物。

「佟。」

他抬頭看向叫喚他的宇智波佐助,後者正和漩渦鳴人笑看著他。

「我們走吧!」

家,一個字,對雨森佟來說卻是意義重大,大到可以讓他不顧一切去守護。

雨森佟看向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互動的春野櫻,後者對於前者竟然會把視線放在自己身上先是一愣,隨即又朝前者露齒一笑。

不只是家人,他還有夥伴,全是前世的他不敢多加妄想的,但在這一世,他都得到了。

他突然開始慶幸自己能重生到這個世界了,因為他在這裡得到了他不曾想過的一切。

他感謝梅菲尼格爾,是梅菲尼格爾讓他來到這個世界上,他才有機會體驗這些不曾體會、不曾妄想過的生活。

他也感謝森下雨海,因為有森下雨海,才會有現在的他……如果不是因為和森下雨海的相遇,他想他現在還只是個冷酷無情的殺手,並且在前世忠實地執行自己收到的命令。

他也珍惜他現在得到的一切,那怕要他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當然,在那之前,他還是會以最低的傷害來解決他想解決的事情。

我想信自己可以把一切辦妥,相信自己可以把這裡的未來改變成雨海喜歡的世界。雨森佟心裡如此想著,臉上跟著露出了笑容。

「啊,我們出發吧。」

四人跟在其他考生身後,一同前往下一個考場。

微風徐徐吹過,也帶起了呢喃──

『佟……』

那聲呢喃是道細細女音,自然沒有被一向對任何事物感到敏感的雨森佟遺漏。雨森佟瞪大雙眼、快速地回身,儘管之後身後確實空無一人,卻還是忍不住緊張地到處尋找著任何可能。

「佟、怎麼了?」對於雨森佟的奇怪舉動,漩渦鳴人不解地問,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則是一臉擔憂地看著雨森佟,對他的反應也感到不解。

但雨森佟沒有回答。

在完全確定身後確實空無一人後,雨森佟閉上雙眼,將自己失望的情緒收起後,他才睜開雙眼看向身後的夥伴。

「沒事,是我太敏感了。」頓了一下,雨森佟接著說:「好了,我們走吧!」

話雖如此,但雨森佟仍會不時想起當時的聲音與叫喚,只因為那道女音是如此的熟悉。

那道聲音,是雨森佟永遠忘不了的……

森下雨海的聲音。

 

傍晚,森乃伊比喜收拾著桌上那眾多的試卷,在拿起漩渦鳴人的考卷時,握著其他試卷的手不禁緊了些,但隨即他又露出了笑容。

「交白卷也能過關……漩渦鳴人,真的是個有趣的人呢。」

繼續收拾著試卷,最後來到那原本是由雨森佟所坐的位置旁,他拿起雨森佟的試卷看了看,臉上卻漸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是……」森乃伊比喜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試卷上的答案,那答案不是在忍者學校裡看看課本聽聽課就能寫下的答案,比較像是依照自己多年的經驗判斷出來的。

要不是在考試的過程中有注意到雨森佟根本沒有用任何能力作弊,森乃伊比喜還真不敢相信這是一個下忍所寫出來的答案。

「雨森佟,也是個有趣的人呢。」

森乃伊比喜看向窗外,笑了起來。

「今年的考生,盡是些有趣的人呢!」

******

基本上我的同人都是看動畫的劇情打的,而動畫自然就是看PPS了,但是PPS的神翻譯讓我整個錯亂,導致劇情整個不一樣,但是這章其實打得很不順,所以一直沒有開來修過(遠目

好吧,總之就這樣定案了!!

慢慢等下一章ㄛ(被打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