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裡,格里西亞悠閒地調著他的面膜,心情稱得上是非常愉悅,臉上掛著的微笑不曾改變過,他滿意地看著他所調配出來的成品,正準備脫下衣服、將面膜塗抹在身上的時候,響亮且急促的敲門聲卻在這時傳進他耳裡,這讓格里西亞臉上的笑容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格里西亞嘖了一聲,正想開口詢問外面是哪個傢伙、膽敢妨礙他的美容時間,門外的人卻先一步開口了。

「太陽!大事不好了!」艾爾梅瑞緊張地大喊著,這讓格里西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似乎每次都是艾爾梅瑞來打擾他的美容時間。

反正八成又是出現了什麼不死生物吧?格里西亞如此想著,決定要來去找那該死的不死生物好好的發洩一下,隨即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他打開房門,正準備開口,卻再次被艾爾梅瑞給搶先了。

「小森!小森不見了!」

格里西亞臉上的表情猛地一僵,一時竟忘記維持太陽騎士式笑容,幸運的是附近並沒有其他人。他呆愣地看著艾爾梅瑞,久久都無法消化那句話,看得艾爾梅瑞是更加著急,一把抓起格里西亞的手便狂奔了起來。

格里西亞回過神來,勉強讓自己跟上艾爾梅瑞的速度,這才不至於跑得踉蹌。但這樣的消息卻讓他再也笑不出來,他面露凝重,卻有些慌張地問:「等、等一下!綠葉,你說小森不見了是怎麼回事?」

「跟你當初的情況有點像。」艾爾梅瑞邊跑邊回了句讓格里西亞錯愕的話,很快地,倆人跑到了一間被毀損得有些嚴重的房子前,其他十二聖騎士已經全部在那了,臉上的表情不一,有凝重、有慌張,還有的是焦急。

「怎麼回事?」格里西亞飛快地跑到雷瑟面前,緊張地問。

就如艾爾梅瑞說的,這個場景確實跟格里西亞當初失蹤的時候一樣,也就是格里西亞失憶了,最後恢復記憶並且和十二聖騎士一起屠龍的那一次。

「就像你看到的,到處都有打鬥的痕跡,還有……」雷瑟面色凝重地拿起手中的東西,卻讓格里西亞感到心驚。

「這個不是……」格里西亞用他那顫抖的雙手接過雷瑟手中的項鍊,喉嚨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是小森的項鍊。」雷瑟看了看四周,試著想要再找出一些蛛絲馬跡,卻怎麼也找不到。

格里西亞呆愣地看著手中的項鍊,而其他十二聖騎士則是不死心地再次把場地給翻遍,只希望能再次看到那個褐色長髮的身影。

他們不斷地翻找著,直到太陽下山了、確定找不到了,他們頹廢地聚在格里西亞身邊,等待著他的下令。

格里西亞仍舊維持著看項鍊發愣的姿勢,卻讓其他人感到更加驚慌,因為對他們來說,音森已經是不能失去的家人了,但如果沒有人能夠保持冷靜來發號施令的話,他們又要如何尋找音森的蹤影?

所有人當中,就屬雷瑟看起來最冷靜,但其他人都從雷瑟的眼裡發現了些許驚慌,他們想他們的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都需要一點時間來冷靜心緒。

格里西亞閉上雙眼,他深呼吸了口氣,但臉上卻仍舊沒有任何表情。

「倩奏。」格里西亞輕喚了聲,手上拿著的項鍊跟著發出了白光,待白光黯淡後,倩奏的身影也已出現在眾人面前。

「小森呢?」格里西亞沉著臉,身為神的倩奏竟然還會讓音森發生這種事,他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這樣。

倩奏先是呆愣了一會,然後她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格里西亞手上的項鍊,隨即臉色變得有些慘白。

倩奏的表情全部落入雷瑟的眼裡,他皺著眉頭,試探性地問:「這段時間,妳去哪裡了?」

倩奏看向雷瑟,用著哭喪的語氣道:「音森要我去幫他找一些東西。」

也就是說,音森故意將倩奏給支開,獨自來到這裡,並且和人對打,然後……

失蹤了。

「你有什麼看法?」雷瑟轉頭看向格里西亞,後者則是沉默不語。

直到現在,格里西亞都還沒想起來當初自己拿著太陽神劍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但他知道音森這次的失蹤一定與當時有關,可偏偏重要的部分他仍舊不記得,這又要他如何下手?

看向倩奏,格里西亞抱著一絲希望問道:「倩奏,妳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小森?」

倩奏先是沉默了一會,像是在測試什麼似的,沒多久卻露出一臉挫敗的表情,格里西亞知道這辦法是行不通的了。

眾人再次陷入了沉默,每個人都在思考著辦法,卻沒有人想得到。

雷瑟看了眾人一眼,最後決定發號施令:「所有人都回神殿去吧!站在這邊也不是辦法。」

毫無辦法,一時也只能這麼做了。就像當初格里西亞失蹤的時候,他們也是這樣。

著急是不能夠做好任何事的。

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格里西亞看了眼那被轟去大半的房子,身後的雷瑟則是因為發現他沒有動作而回過頭停下腳步。

「太陽?」雷瑟不解地喚著,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格里西亞直盯著那間房子,像是受到牽引般地走了過去。雷瑟雖然不解,但還是沉默地跟了上去。

格里西亞走到房子裡,被毀損了大半的地板早已凹陷下去,看得出戰況有多麼激烈。

一道閃光突地出現在格里西亞的視線範圍內,但那只是一瞬間。他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滑進凹陷的地底底部,憑著自己過人的記憶力找到了剛才那道閃光出現的所在地,他看了一下那眾多石塊堆疊在一起的地方,隨即叫跟來的雷瑟幫忙他搬移那些石塊。

石塊搬移開來後,是一顆拇指大的藍色玻璃球,格里西亞和雷瑟先是對看了一眼,格里西亞才伸手將那顆玻璃球給拿了出來。

「那個是……」

不屬於倆人的聲音先是讓倆人愣了一下,隨即回過頭看向出聲的人,是倩奏。

看著倩奏一臉吃驚的表情,格里西亞緊張地問:「妳知道這是什麼嗎?」

倩奏快速地跑到倆人面前,一把搶過格里西亞手中的玻璃球端詳了一會,隨即皺起了眉頭。

「這確實是我給音森的東西。」

給音森?格里西亞和雷瑟露出一臉失望的表情,既然東西是音森的,就代表他們仍舊沒有任何線索。

倩奏沒有看著他們,自然沒有發現倆人臉上的失望。她閉上雙眼,手上出現了淡淡白光,接著手中的玻璃球也跟著亮起了藍光,這樣的轉變讓他們愣了一下。

待倩奏的手心不再發出白光,玻璃球的藍光也跟著黯淡消失,倩奏睜開眼,臉上卻出現了喜悅。

「我知道音森在哪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