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驅魔坑,我來丟了(靠

但是啊,這個也打沒幾個字,所以很快就沒了喔喔喔(去死

然後啊,大家快冒出來留言吐槽我啦(你

******

火車緩緩停駛,肩膀被人輕搖了幾下,耳邊接著傳來叫喚聲,我緩緩睜開眼,呆愣地看著眼前的白髮少年。

「艾德,快點起來,我們到了喔!」亞連笑著說,還不忘順便拿上我的行李。

我點點頭,但剛睡醒讓我的腦袋還沒辦法正常運作,待我清醒的時候,我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這才發現我們在一個馬車上。

看了眼坐在一旁的亞連,我懶懶地說:「抱歉,我醒了。」

「嗯!」亞連笑看著我,正準備再說些什麼,身後卻有人先遞了包食物給我們。

那人穿著一身小丑裝,旁邊還站了個戴著兔子頭的女人。亞連笑著接過小丑手上的食物,還不忘道謝,但下一秒,女人卻一把將小丑給推走,語帶興奮地問:「旅行嗎?」

「不,有個地方我們得去拜訪一下。」頓了一下,亞連笑著說:「驅魔師本部。」

我看著亞連,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

這裡是一部叫《驅魔少年》的漫畫世界,前世身亡的我卻在這個世界重生了。

剛開始,我還以為我只是出生在不同的國家裡,但在發現這個世界存在著惡魔的同時,我知道我穿越了。

我出生在一個充滿溫暖的家庭,但父母卻在三年前被突然出現的一隻惡魔給殺死了,那個時候的我在家中意外發現了兩個聖潔,並且成功的用聖潔將那隻惡魔給殺害,然後……

那場戰鬥剛好被路過的庫洛斯看到,於是乎,我就被他一把給拎回去了。

那個時候的亞連已經在庫洛斯身邊了,被庫洛斯給帶走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但庫洛斯的個性也不是說逃就能逃,所以我認命的成為庫洛斯的弟子,和亞連一起經歷了一段相當悲慘的生活。

回憶過往仍覺得一陣心酸,我忍不住抖了一下,一道白色身影卻突地從眼前一閃而逝,緊接而來的,是亞連悽慘的叫聲。

「迪姆恰比!」

這聲叫喊讓我立刻了解情況,畢竟漫畫的情節我多少還記得,簡單來說就是迪姆被貓給咬走了。

無可奈何之下,我默默地跟著亞連跳車,追那隻野貓去了。

大致上還記得劇情的我並沒有緊跟在亞連身後,而是悠悠哉哉地邊注意亞連跑的方向,邊隨便欣賞一下附近的景觀,但因為附近起了點霧,所以也沒什麼好欣賞的。

來到那間被詛咒的教堂外,我只是站在門口,沒有要進去的意思。等待的時間沒有很長,我就聽到教堂內傳來的些許聲響,然後是亞連揹著女刑警出來的場景,他的肩上還有一隻胖貓。

「啊,艾德,我們先送這位刑警小姐回警局。」亞連邊說,腳卻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他很快地便越過我,我也只得跟了上去。

雖然知道後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我並沒有阻止亞連將女刑警送回警局的舉動,雖然沒人跟我說不能改變劇情,但現在的我並沒有改變劇情的念頭。

既然成為這世界的一部份,並且走上驅魔師這條路,那麼我就有義務將這裡的惡魔給消滅掉。

不出所料,我們被警局給扣留下來,直到那位女刑警醒來之前,我們都只能坐在那被刑警不斷問話。

亞連看起來很慌張,而我則是一臉的昏昏欲睡,唉!那位女刑警能不能早點醒來啊?

「喂──你小子什麼態度啊?」負責問話的胖刑警終於忍不住對我怒吼道,但他充滿怒氣的嘶吼聲並沒有因此而讓我恢復精神,眼皮在他吼完的下一秒就緊緊地閉了起來,這讓胖刑警看了是臉一陣青一陣紅。

「啊啊!抱歉!艾德他只要一到睡覺時間就會不管場合地睡著。」亞連一臉抱歉地解釋著,但這樣的解釋並不被胖刑警接受,換來的是一陣漫罵,這讓亞連有些哭笑不得。

我看了眼亞連,再次不敵睡意地,我無視那吵人的漫罵聲,沉沉地睡著了。

待我醒來,我已經被亞連揹到那位女刑警家,我揉了揉眼,坐起身呆愣了一會,才在一陣巨大的聲響響起時回過神來。

啊,是那個女刑警的姐夫開始攻擊亞連他們了吧?我不疾不徐地站起身,惡魔已經跑去那間教堂裡,並且開始攻擊裡面的人了,就算我現在趕過去,我也救不到任何人。

我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真是糟糕,明明就已經是驅魔師了,卻不像亞連一樣到處救人。我搖了搖頭,無所謂,因為我真正要保護的,就只有亞連一人而已。

……或許吧。

嘴角勾起一抹笑,我把玩起及腰的黑髮。也許當驅魔師本部讓我有家的感覺的時候,我要保護的對象就會增加了。

軟躺在椅子上,我看著天花板,心裡卻在盤算著今後的路要怎麼走下去。

雖然說是要保護,但我也不可能一直去更改他們的劇情,因為如果我一直去更動他們的未來,那麼他們又要什麼時候才會成長呢?

想了想我的聖潔,我輕笑了幾聲,我想我大概是不會隨便更改他們的劇情,而是成為一個輔助者,因為那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吧。

門被打了開來,我看著亞連和那位女刑警走進來,亞連的臉上很快地便掛上了笑容。

「艾德,你醒了啊?」

我點點頭應了聲,便站起身指著廚房的位置,看著女刑警問:「可以借用一下嗎?」

「呃,可以。」

得到同意,我二話不說走進廚房裡,拿出放在身上的一包粉末,那是可可亞。

快速地沖泡好可可亞,我替亞連和女刑警倒了一杯遞給倆人,亞連很快地便將可可亞給喝完,而女刑警則是在喝了一口後發出了讚嘆聲。

「好好喝!」女刑警驚愕地看著我,而我則是回她一個微笑。

「艾德泡的可可亞每次都能讓我感到放鬆。」亞連笑著說,女刑警則是贊同的點點頭。

我笑了,「你們喜歡就好。」

因為這是目前我所能做的幾件事情中的一件,除此之外,我想我什麼都幫不上忙。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