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龍之戒變出細劍,微笑著看著仍搞不清楚狀況的凱洛特。一旁的太陽和綠葉有些驚慌地看著我手上的細劍,就連凍殤的臉色都有些慘白。

「妳、妳想做什麼?」雅琪蘭一臉驚恐地看著我,抓著凱洛特的手也越來越緊,似是打算我一有動靜就帶凱洛特逃走。

「砍人啊!」我燦笑著,卻讓在場除凱洛特以外的四人臉色更加慘白。

「小、小森,別鬧了,他可是斯特里亞的弟弟啊!」綠葉有些慌張地說,太陽聽了趕緊附和著。

哎呀!看來格里西亞也嚇到了,竟然忘記在外人面前講他的太陽語?不,凱洛特大概不了解外面的世界,雅琪蘭看起來又這麼笨……咳!還是不要隨意批評人家好了,畢竟她還是很有實力的。

我看著雅琪蘭緩緩移動著身體,微笑道:「親愛的雅琪蘭小姐,基於好心,我決定給妳個忠告。」

頓了一下,我說:「妳要是再動一下,會死喔!」

我看著雅琪蘭全身僵硬不敢動彈,又看向正和善地笑看著我的凱洛特,無視凍殤的叫喚、不看太陽和綠葉毫無血色的臉,我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有趣。」我該說凱洛特不愧是斯特里亞的弟弟嗎?所有人都這麼緊張,而他卻在那老神在在地微笑?還是裝傻?

嗯,相信是後者。裝傻裝到喊我大嫂,凱洛特,我已經收到你想見光明神祂老人家的那急切的心了,放心吧!我馬上就把你給送過去!

樹葉發出細微的「颯颯」聲,我冷下臉來抬起右腳,輕輕一踏便來到凱洛特和雅琪蘭面前,在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我舉起細劍,毫不猶豫地往倆人揮去。

「鏘!」

揮去的細劍停在凱洛特的上方,擋下凱洛特身後那位黑衣蒙面人揮來的劍。不帶感情的紅眼朝臉上仍掛著微笑的凱洛特掃了一眼,我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小鬼,你的演技太差了,至少要裝出害怕的模樣嘛!」

其他人仍呆愣地看著我和凱洛特,而凱洛特則是笑著答道:「可是大嫂,我不知道什麼叫害怕啊!」

額上的青筋猛地爆出,我一邊朝凱洛特低吼著:「我不是你大嫂!」一邊揮掉黑衣蒙面人的劍,順便放個風的魔法將黑衣蒙面人給轟得遠遠的。

「還有,這一點也不好玩!」我指著黑衣蒙面人,沒好氣的說:「我才不要跟『他』打!」

語音剛落,黑衣蒙面人也已舉劍朝我展開激烈的猛攻,我靠了。

「就說了我不要跟你打啊啊啊啊啊!」我邊吼邊一一閃過黑衣蒙面人的攻擊,最後決定找個替死鬼。我快速地指向凍殤,推薦道:「他!你跟他打!他很強的!」

大概是搞清楚狀況了,凍殤一聽到自己被點名,額頭瞬間冒出了些許冷汗,卻仍不失冷靜地回應道:「不,我曾打輸給森。」

幹!韓凍殤你幫個忙會死啊!我怒瞪了凍殤一眼,而知道我在想什麼的凍殤很快地便用眼神向我交流。

『會。』

我又靠了。

黑衣蒙面人的攻擊不曾間斷過,我在閃躲之餘還不忘比了個中指給凍殤,但他只是掛上好看的笑容看著我,所以我又在心裡飆起髒話來了。

「我說啊……」閃得有些累的我無奈地說:「你的任務應該沒有說要跟我打吧?」

隱約能見蒙面下的嘴角大大地上揚,但黑衣蒙面人仍不打算開他的金口,但這早在我的預料之中,所以我又繼續數落道:「還有啊,你根本把整個任務都扭曲了嘛!你的任務應該用不到劍吧?」

黑衣蒙面人以聳肩來當做回應,我看著他唯一露出的蔚藍雙眼透出了「我喜歡,你又奈我何?」的訊息,靠!我確實是奈何不了你,但我實在不想沒事找事做,還要帶個永遠的麻煩回去啊啊啊啊啊!

黑衣蒙面人再次朝我攻擊過來,我舉劍擋下他的攻擊,看見他笑彎的蔚藍雙眼,他附在我耳邊低聲道:「贏我,就請你吃紅茶蛋糕。」

身體猛地一震,我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正想拒絕,黑衣蒙面人卻早我一步丟出了下一個籌碼。

「一年,    無限供應。」

寶石般的紅眼透著冷冽,臉上不再有任何表情,拿著細劍的右手稍一施力,黑衣蒙面人和我對峙著,最後我們在同一時間往後跳開,拉了段距離對視著,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認真。

微風吹過,我們也同時朝對方衝去,兩劍相交閃起了火花,我揮開黑衣蒙面人的劍,一個迴轉將劍朝他劈去。

手來不及反應的黑衣蒙面人快速地跳開,緊接著又朝我衝了過來,手上的劍毫不遲疑地朝我揮來。

我擋下黑衣蒙面人的劍,但他的力道卻大到讓我拿不住劍,劍就這麼飛了出去,然後消失。

我面無表情地看向黑衣蒙面人,他的眼睛正透著笑意。

「我贏了。」

熟悉的聲音讓太陽和綠葉愣住了,而我的嘴角正微微上揚。

「你確定?」

微皺著眉頭,正想開口的黑衣蒙面人,卻因臉上遮掩面孔的布料緩緩掉落而愣了下,燦爛的金色頭髮也在布料掉落的同時重見光明。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虧你還特地蒙面了呢!」我一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的表情,接著掛上燦爛的笑容。

「尼奧。」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