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森真的沒受傷嗎?」

耳邊傳來太陽的聲音,那聲音雖然冷靜,卻夾雜了明顯的慌張。

「沒有。」凍殤依舊冷著一張臉,冷靜地吐出這兩個字。

「沒有?」太陽激動地低吼著:「沒受傷為什麼會昏迷不醒?已經四天了啊!」

四天?我昏迷了四天?

等一下,呃,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我會昏倒?

……啊,我想起來了,那個叫雅琪蘭的蠢女人。

「格里西亞,」尼奧冷眼看著太陽,語氣裡還帶了點煩悶。「同樣的話不要讓我一再重複,他、沒、有、受、傷!」

「……」

怎麼回事?尼奧怎麼變得跟不良少年一樣?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不是都喜歡找人打架,不是,是比試跟喝酒的嗎?

「太陽,你冷靜點,也、也許,小森只是很累而已!你想想,在我們去望森國的路上,小森不是不舒服嗎?」綠葉安撫道,但語氣中卻帶了點驚慌,讓人搞不懂他究竟是要安撫太陽還是他自己。

嗯?你問我為什麼醒來了卻還悶不吭聲、動也不動的躺在那?這個……因為好難插話啊。好,我要說了。

「……吵死了。」嗯,因為真的很吵。

「小森?」太陽先是一臉驚疑不定的看著我,在看見我睜開眼對著他看後,他這才露出鬆口氣的表情。

我試著爬起來,但身體卻僵硬的讓我面孔扭曲,靠!全身痠痛動不了啊!

突然感受到有人將我扶起,還很貼心的用枕頭讓我靠,我笑著正想道謝,卻在看清手的主人後臉部表情變得有些扭曲。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尼奧沒好氣地看著我,我乾笑了幾聲。

因為只有劍術強的尼奧竟然會扶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看來我這次又嚇壞所有人了,我該高興我有這方面的天份嗎?

「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看著凍殤一臉的嚴肅,又一一看像太陽、綠葉、尼奧和艾崔斯特,發現大家的表情都大同小異,頗有不說就揍扁我的意味,我吞了口口水看了眼尼奧跟艾崔斯特,視線再次回到凍殤身上。

明白我的意思,凍殤淡淡地說:「在你昏迷的這段期間,我把我們的事情都告訴尼奧跟艾崔斯特了。」

點點頭,我才開口道:「殤,你不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吧?」

我的話讓凍殤先是一愣,才點點頭。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淡淡的說:「我是被車撞死的,而且好死不死意識清楚的很,躺在那全身痛得要命,連根指頭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的血一直流,直到我死了,我才知道什麼叫解脫。」

所有人靜靜的聽著,臉上卻是各種複雜的表情,或許是因為無法想像,或是驚訝我的經歷。

「來到這裡,我最怕的就是死亡了。」我握緊雙拳,竟厭惡起這樣的自己。「所以那個時候差點被殺讓我覺得很恐懼。」

所以,我失控了。

我抬頭看向正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我的凍殤,笑著說:「還好有你在。」

凍殤愣了一下,隨即閉上雙眼,待他再次睜眼時,他已恢復以往的冷靜。

「這四天我們都沒有追,但大概是因為知道我也在,他們最近都沒有行動。」

我點頭,笑了。

等我們是吧?

一隻大掌突地放到我頭上,我狐疑地看向手的主人,也就是尼奧。他燦笑著揉了揉我的頭髮,說:「我和艾崔斯特還有任務在身,就先走了。」

雖然很想吐槽尼奧有任務在身還跟蹤我們一個禮拜,但我沒這個膽,所以就只好點點頭跟他們揮手道別了。

爬下床活動活動筋骨,我伸了個懶腰。

「好!先吃飯吧!」我燦笑著,無視門外的跌倒聲和太陽、綠葉臉上的無奈表情,我接過凍殤遞來的紅茶蛋糕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待我吃飽喝足後,凍殤揹著太陽,我們幾個用最快的速度奔馳在森林裡。

「就在前面不遠處了。」負責感知的太陽說完,我們三人又加快腳下的速度,穿過森林,來到一個大草原。

停下腳步,我看著一臉鎮定、額上卻冒著些許冷汗地看著我的雅琪蘭,她的身邊還站了一位身材瘦弱的男子。

不等我們開口,男子就對我們恭敬的行了個禮。

「韓哥,大嫂。」

由此可知,男人行禮的對象是我和凍殤,但……

「你剛才叫我什麼?」我微笑著看著男人,額上爆出的青筋看得太陽和綠葉是在我身後對男人狂搖頭,只可惜凍殤是站在我旁邊,要不然他現在也是搖頭的一員了。

「呃,」不懂太陽和綠葉的暗示,男人狐疑地又說了一次:「大嫂……」

臉上的笑容又增大了些,我微笑著。

「想必你就是凱洛特了吧?」

「是的,大嫂。」凱洛特笑得有些靦腆,卻在看到臉色變得十分慘白地看著自己的太陽、綠葉和凍殤三人而露出了不解。

我的笑容更加燦爛了,燦爛到雅琪蘭忍不住拉著凱洛特準備逃跑。

「太好了!」

也許斯特里亞就快看不到你了!

******

不要跟我說標題....我知道森林被我一筆帶過......(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