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雙眼睛,帶著不同的想法看著尼奧,而尼奧則是直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最後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的笑容。

「好極了!」

是啊,真的是好極了,一年份紅茶蛋糕無限供應啊!真是做夢都會笑!

「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太陽面露不解地看著尼奧,後者則是哈哈大笑著。

「我倒想問問你是怎麼知道是我的?」尼奧一臉趣味地看著我,我噢了聲,然後唔了好半晌,最後在尼奧等得不耐煩了、丟了句「籌碼加倍。」後,我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因為我能夠分辨氣息,你躲在草叢裡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的氣息很熟悉。再加上明明應該要趁我們沒有動作的這四天將凱洛特帶走的雅琪蘭卻沒這麼做,也就是說凱洛特是自願跟雅琪蘭走的,所以才留下那張紙條。」

「你的意思是說你早就知道他們是私奔,所以這一路上才要追不追的?」太陽皺著眉頭看著我,我笑了。

幽暗的監牢出現白衣天使,雪白的手掌帶來溫暖陽光。

櫻桃的紅唇訴說紅色光輝,引領著我到世界的黑暗處。

以凱洛特的角度來說,第一句的意思是「因為身體虛弱而只能待在房間休養,對我來說就像牢籠一樣,但是有一天,卻出現了一位天使。」

那個『有一天』就是凍殤提到的,凱洛特遭到襲擊,但卻又像是對方誤闖而毫髮無傷的那一次,而那位誤闖的偷襲者,就是凱洛特說的白衣天使,也就是雅琪蘭了。

第二句的意思大概就是指雅琪蘭在那天對凱洛特一見鍾情,之後就常常偷偷闖進凱洛特房裡陪他聊天,讓他覺得心裡很溫暖。

而第三句則是雅琪蘭向凱洛特告白的意思,至於第四句,在這個世界能讓人聯想到的黑暗處,就是渾沌神殿了。

「所以凱洛特一聽雅琪蘭說她和我打了一場,最後我暈倒了,大概就將雅琪蘭給臭罵一頓,為了向我道歉而決定等我們來吧。」我微笑著看著凱洛特和雅琪蘭,前者的臉上多了些歉意,後者則是臉色變得有些慘白,一副「妳怎麼會知道?」的樣子,唉呀!看來我猜對了呢!

「既然一開始就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太陽有些生氣地問,我燦笑著。

「我一開始不就說了嗎?因為好玩啊!」我看著臉上的表情瞬間變成無奈的太陽,又接著說:「還有啊,你聽過有哪個被綁架的傢伙還有那個閒情逸致寫首詩給你當線索的?」

太陽和綠葉愕然,一副「我還真沒想到」的樣子,我無奈地搖搖頭。懶得再理他們,我轉頭看向尼奧,接著說:「雅琪蘭的身手不凡,再加上她是渾沌神殿的……」

「慢著!」尼奧一口打斷我,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再講下去。「你是怎麼知道她的身份的?」

「很簡單,從她誤闖凱洛特房間的方式,再加上她的身手,以及他們即將前往的目的地。」我微笑著說出了我的判斷方法。

尼奧看著我,眼裡有著明顯的讚賞,他先是沉默了一會,隨即點點頭。

雖然知道身後的太陽和綠葉都一臉的不解,但既然尼奧有意隱瞞,我也只好直接裝做沒看見了。

就讓雅琪蘭的身份成為永遠的謎吧!

「總之,各做各的任務,尼奧和艾崔斯特把雅琪蘭給帶回去,而我們則是負責凱洛特的安危,將他毫髮無傷的回到望森國。」我說,卻見雅琪蘭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讓我有些哭笑不得。

又不是永遠都不能再見面,我也不會把凱洛特給吃了,雅琪蘭那傢伙是在緊張個什麼勁啊!

拜託!別看我外表這樣,我好歹也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個性向正常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跟別人搶男人呢?寧可做三小,也不要做小三!

……我在胡扯什麼鬼!

「就照大嫂說的做吧!」凱洛特看著雅琪蘭,臉上的笑容如沐春風,但很快地就被身後的一團黑氣所取代。

「凱──洛──特!」我額爆青筋,握緊的雙拳正劇烈地顫抖著。

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

我在瞬間掛上異常燦爛的笑容,用著彷彿在說「今天天氣很好」般的語氣說:「我記得斯特裡亞根本就沒有說要把你毫髮無傷的帶回去這種話,我想就算你受點『小傷』,相信斯特里亞也不會介意,順便還可以讓你乖乖地躺在床上幾個月,甚至是幾年的時間,這樣就不用擔心你又跑得不見蹤影了吧。」

不知道是凱洛特故意的,還是他的神經真的太大條了,只見他的臉上依舊掛著如沐春風的笑容,他笑著說:「大嫂真捨得打我嗎?」

所有人,包括跟我打過、已經知道我的實力的尼奧在內,都忍不住一臉緊張的看著我,就怕下一秒,我就把凱洛特給宰了。

哎呀!我看起來有這麼不理智嗎?

臉上的笑容燦爛依舊,我一個腳步來到凱洛特身後。

「當然。」

「啊──」

好吧,也許真的不怎麼理智。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