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尼奧他們道別後,我們便帶著凱洛特回去望森國。被我痛打過後的凱洛特終於學乖了,他現在都不敢叫我大嫂,而改叫我「森姊」,但森姊實在是亂奇怪一把的,所以我叫他直接叫我「森」。

當然,回去之前我也沒忘記幫凱洛特療傷,也算是『毫髮無傷』的將他給帶回去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斯特里亞一臉不滿地看著自家弟弟,身為哥哥,他竟然剛剛才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心上人,這讓他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那是因為……」凱洛特苦笑著,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我想凱洛特是想講「因為哥的眼裡只有森啊!」吧。我嘆了口氣,決定插嘴道:「原因不重要,反正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接下來的事情,應該不用我再說了吧?」

「當然!」斯特里亞笑著,「韓,明天我會和凱洛特去渾沌神殿一趟,這裡就拜託你了。」

「沒問題。」凍殤很快地便應允道。

斯特里亞微笑著,又看向我們。「這趟旅程辛苦了,你們今天就留下來休息一晚如何?」

「說這不是廢話嗎?」我燦笑著,「斯特里亞,說好的紅茶蛋糕呢?」

我可沒忘記出發前斯特里亞說的話喔!可愛的紅茶蛋糕們,我‧來‧啦!

「待會韓會拿到妳房間。」頓了一下,斯特里亞朝我們敬了個禮,語帶真誠地說:「真的很感謝各位的幫忙。不好意思,我先帶凱洛特回房休息了。」

我們向斯特里亞點了點頭,便目送他和凱洛特離去。我若有所思地看著凱洛特,然後,我拉了拉凍殤的手。

「怎麼了?」凍殤不解地看著我,太陽和綠葉也因為這句話而轉過頭來,三個人就這麼盯著我看。

我面露古怪地看著凱洛特,最後還是忍不住地問:「凱洛特……到底哪裡虛弱了?」

……

很顯然的,這真是個好問題。

晚上在望森國痛痛快快地吃著紅茶蛋糕,還和凍殤聊天聊到天亮,然後在太陽和綠葉準備好後,我們立刻啟程回神殿。

回程的路上坐斯特里亞準備的馬車,這讓我一上車坐定位沒多久便睡著了。

大概是真的太累了,再加上一個晚上沒睡的緣故,在馬車上睡覺難免會不安穩,但我卻沒有因此而醒來,就這麼安穩地睡著,直到回到神殿、被太陽叫醒了,我這才驚覺我們回來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太陽和綠葉的臉都有些微紅,這讓我很在意。

「沒什麼,只是有點熱而已。」太陽邊說邊用手搧呀搧的,卻沒發現自己的表情有多不自然。

「對啊,今天真的滿熱的呢!」綠葉在一旁附和著,表情也同樣的有些古怪。

想來再問下去他們也不會說,懶得再問,我直接把報告這回事丟給他們,便回到房間睡覺去了。

但這次並沒有像在馬車上睡得那麼安穩,只因為……

「喲!這麼累啊?」

幾乎是反射性的跳起來、反射性的抱住來人的腰,我睜著圓亮的紅眼抬頭望著來者。

「尼奧,紅茶蛋糕呢?」

尼奧也不抗拒,就這麼給我抱著。他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燦笑著說:「你在說什麼夢話啊?當初是說打贏我才有紅茶蛋糕,你只有把我的面罩砍掉而已啊。」

我呆愣地看著尼奧,所以沒有紅茶蛋糕了?

「不過,要是你能答應我三件事情,我就提供你最愛吃的紅茶蛋糕,怎麼樣?」

尼奧的笑容異常燦爛,燦爛到一眼就看出有問題,但是沒關係!只要──

「兩年份無限供應!」

「成交!」

尼奧的爽快讓我在下一秒就後悔了,但又想到兩年份的紅茶蛋糕無限供應……嘿嘿!真是做夢也會笑,誰還管後不後悔啊?

「小森!」

門在這時被猛地打開,我和尼奧反射性地往門口望去,只見十二聖騎士全站在門外。

看著他們先是一臉的呆愣,臉漸漸地泛紅,但隨即又變成了古怪,臉也漸漸地由紅轉黑,然後為首的太陽便一把將門給關了起來。

我和尼奧呆愣地互看著,接著我們發現──

我還抱著尼奧的腰,看起來就像是老婆在撒嬌,我靠了。

放開尼奧跳了開來,噢!我一定被當成同性戀了!

「喂!別忘了你剛才答應我的事喔!」反觀尼奧,他神清氣爽地說完這句話後,就一臉高興的走出去了。

尼奧的門沒關,只見十二聖騎士一臉尷尬地和我對望著,我嘆了口氣。

「進來吧……」

不解釋一下對不起我,尼奧這傢伙,給我記住!

……我隨便說說的而以啦!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