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太陽有些不自在地搔了搔頭,「趕快把臉擦一擦,我帶妳去認識環境,明天妳還要去找審判呢。」

我點點頭,用衣袖往臉上胡亂一抹,看得太陽的嘴角在微微抽動著,但是太陽,我的眼淚、鼻涕都在你衣服上了,所以就算我用衣服擦也髒不到哪去啊!

「那個……格里西亞,你要不要先去換一件衣服啊?」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太陽,他先是看了下身上的衣服,臉部表情隨即一抽,他嘆了口氣。

「也是,這個樣子根本不能看嘛!」太陽哀怨地看著我,正想走出去,卻在這時候聽到門外有人的對話聲,看來現在也不是出去的好時機。

我的身上有一件外套,雖然剛才用衣袖擦了一下臉,但總地來看還是挺乾淨的。我脫下外套遞給太陽,「要不先穿上這件?」

太陽看了我一眼,隨即接過我的外套套了上去,然後便帶著我先去他房間了。

太陽這樣穿也引來不少人的好奇,但顯然太陽的穿著仍比不上他們對我的好奇,這讓我們在這段路沒有被那些好奇的人攔下詢問,很快地便來到太陽的房間了。

一路上,太陽也沒忘了大概跟我介紹一下環境,來到他的房間後,他要我在外面等,自己便進去換衣服。我在外面呆站了一會,太陽便拿著他換下的衣服和我的外套出來了。

「就麻煩妳幫我洗啦!」太陽燦笑著將衣服遞給我,我很快地便接了下來。

「對了,因為房間不夠,所以妳的房間就在我隔壁。」太陽指著隔壁的房門,我點點頭,便先把太陽的衣服拿到房間,畢竟要我拿著太陽的衣服到處走,看起來也很奇怪。

接著太陽便領著我認識神殿的環境,雖然我沒辦法一下子全部都記得,但我還是先記住了我的房間位置和審判說的空地的位置,剩下的地方等有空的時候再去慢慢記就好了。

一路上,太陽跟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然後在回房間的時候,他叫住了我。

「我說妳,妳的想法是不是太悲觀了點?」

悲觀?我嗎?我不解地看著太陽,卻看他翻了個白眼。

「我問妳,妳是不是覺得妳很惹人厭、不討喜,所以以前的生活才會這樣?」太陽面無表情地看著我,說出了令我錯愕的話。

「呃……嗯。」我吞了口口水,我確實是這麼想的。

「妳想太多了吧。」太陽很快地丟出了這一句,但我卻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說我想太多?難道不是這樣嗎?

「妳聽著,我不知道妳以前的生活到底是怎樣,但那絕對不是因為妳很惹人厭、很不討喜。」頓了一下,太陽又接著說:「妳的想法太悲觀了,因為妳總是把事情往壞的方面去想,然後又無意識地讓自己的想法成真,所以妳的生活才會那麼糟糕,然後現在則是選擇逃避。」

我沉默了,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是因為我太悲觀而導致這種結果的嗎?但……

「現在說這些都太遲了,格里西亞。」我苦笑著,「因為我已經不可能回到以前的生活環境了。」

因為我已經死了,回不去了,所以太陽的這番話我無從得證。

或許太陽說的話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但回不去的我已經沒辦法從過去的陰影下解脫了,因為在這裡,沒有以前的人事物,完全沒有。

「為什麼?」太陽不解地看著我,但這個問題我卻很難回答。

沉默了一會,我淡淡的說:「已經回不去了。格里西亞,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太深入比較好。」

沒錯,太陽的論點一定是錯的,因為我從沒想過我會被人給推下樓,但這件事卻發生了,甚至導致我的死亡,光就這一點就足以推翻太陽的論點了。

絕對不是因為我悲觀的緣故,悲觀並不會導致我死亡,真正可怕的……是人心。

所以太陽,不要再深入的探究我的過去了,因為那是你無法想像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不死生物,也許對你們來說這可能是地獄,但對我來說,前世的生活環境才是真正的地獄──殺人的不是什麼不死生物,而是人類自己。

「這話是什麼意思?」太陽皺著眉頭看著我,顯然無法理解我的話。

比起前世,我想這個世界看起來還比較友善,所以我想太陽是永遠不會明白我的痛苦的。

「字面上的意思。」我淡淡地說,也不太想再繼續交談下去,我轉過身,準備回房,卻被太陽給叫住了。

「我說妳!」

我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太陽,他的臉上寫滿了不滿,我這才驚覺到我的態度似乎不太好,這讓我變得有些慌張,語帶抱歉地說:「抱、抱歉,要是剛才說的話讓你不愉快,還請你多多包涵……」

太陽臉上的表情立刻被錯愕所取代,他伸出雙手撫著我的臉頰,就在我呆愣之餘……他用力地捏住我的臉頰,狠狠地往兩旁拉去,痛得我流出了淚水、哇哇大叫著。

「你!你幹麻啦!」我打掉太陽的雙手,邊輕撫被捏得生疼的臉頰,邊瞪著太陽怒吼道。

「捏妳啊。」太陽一副理所當然地說出了讓我差點吐血的話。

「我是說幹麻捏我!」我沒好氣地吼著,卻不見太陽任何表情,這讓我心驚了一下,我是不是又惹他生氣了?

「喂。」

「……幹麻?」

「我幫妳取名字好不好?」

我呆愣地看著太陽臉上的認真,「為什麼?」

「反正妳一定也想不出什麼名字,倒不如讓我幫妳取一個還比較快。」太陽一臉「我人超好的吧?」的表情看著我,這讓我有些哭笑不得。

無所謂,反正名字對我來說不具任何意義,就只是讓其他人方便叫我用的罷了。

「好啊,就讓你取。」

太陽看著我,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那笑卻讓我覺得異常溫暖,就像真正的太陽一樣。

「就叫向陽吧!」

「向陽?」我呆愣地看著太陽,他點點頭。

「不管何時何地,總是能面向太陽。」頓了一下,太陽微笑著。「妳就努力成為配得上這個名字的人吧!」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