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何時何地,總是能面向太陽?

我呆愣的看著太陽,腦袋因為這句話而一時無法正常運作,而這樣的反應也讓太陽不滿地皺起眉頭。

「妳那什麼反應啊?怎樣?不滿我取的名字嗎?」

太陽的話讓我慌張地反駁:「不、不是!」

「那妳就高興的接受啊,就算是裝的也好。」太陽一臉無所謂地說出令我哭笑不得的話,一時我也只能以沉默來回應。

我很想告訴太陽,或許我的想法是很悲觀沒錯,但讓我變成這樣的不是什麼不死生物,而是人類。

我也想告訴太陽,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雖然過程我並不清楚,但契機卻是因為我被人惡意推下樓導致死亡。

但這一切的一切,在這裡似乎都不重要了。

新的環境、新的生活、新的名字……所有一切都是全新的,就連我的人生都是。

我看向太陽露出一抹笑,真誠地說道:「謝謝,我很高興。」但這卻讓太陽一臉呆愣,我想他大概以為我真的會照他的話去做,裝出一臉高興的模樣,沒誠意的說這句話吧。

太陽的反應讓我呵呵笑了起來,這讓他隨後露出一臉的不滿,但這次我雖然嘴上說著抱歉,但臉上卻仍舊掛著微笑,十足沒誠意的表現讓太陽的表情更加無奈。

「算了,妳早點休息,明天早上記得去找審判。」太陽丟下這句話就頭也不回地回房去了,我也跟著回到自己的房間,太陽的衣服還放在我的床上,還得把太陽的衣服洗一洗才行呢。

稍早前只是拿太陽的衣服進來,倒還沒有仔細打量過這間房間,現在一看還真是不得了。或許是因為這裡原本也是要分住給騎士長的房間,所以這間房也算挺大間的,還有專屬的個人衛浴設備,對一個剛加入的小騎士來說似乎太過奢侈了點。

大概是因為沒有人住過,雖然房間依舊保持著整潔乾淨,但也只有基本的家具用品。

再看看空蕩蕩的衣櫃,想當然的,現在的我除了身上這套衣服,自然是沒有能替換的衣服了。

反正再過幾天,教皇或許會拿騎士服給我。我如此想著,倒也不在乎這件事。

倒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太陽的騎士服。

我拿起太陽的騎士服走到浴室,不得不佩服神殿的辦事能力,雖然沒有替我準備替換的衣服,但該有的基本家具以及生活用品都早已準備齊全,大概是在太陽帶我認識環境的時候準備好的吧。

雖然這裡沒有洗衣機這種東西,但要把衣服洗乾淨也不是什麼難事,我開始著手進行清洗衣服的動作,這件事沒花我多少時間,將洗好的衣服掛在房間的一角後,我滿意的點點頭,接著便是自己的衣服和洗澡了。

先將衣服洗好拿去晾乾,我這才走進浴室。

泡在浴缸裡,我全身放鬆的享受熱水包覆肌膚的舒適感,一天的疲憊也因此漸漸淡去,但太過舒服的結果卻是眼皮越發沉重,這讓我暗叫不妙,腦袋卻早已無法思考。

我的理性告訴我不能再泡下去了,要不然會睡死在浴缸裡,成為第一個溺死在浴缸的騎士,這樣或許會對神殿的名聲造成影響。

勉強打起精神,我伸手拿了條毛巾擦乾身體,接著浴巾一包,又拿了另一條毛巾擦拭起濕漉的頭髮。

迷迷糊糊地將頭髮擦了半乾後,意識也早已跑去了大半,本就沒有換洗衣物的我就這麼裹著浴巾上床,棉被一拉就沉沉地睡去了。

啊,今天真是夠折騰的,但明天開始大概會更累吧……

 

七點,雙眼準時睜開,我看了看四周,卻因為腦袋尚未正常運轉而呆愣了好一會。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想起來我已經死了,而且還穿越到《吾命騎士》的世界裡,成為他們的一員。

而且待會還要去找審判。

我坐起身,隨意地抓了抓頭,這才爬起身換衣服。一個夜晚的時間雖然無法讓衣服完全晾乾,卻也足夠讓我穿上了。

再摸摸太陽的衣服,或許是材質的問題,倒是乾的讓人不覺得是昨天晚上才洗的,想了想,我拿起太陽的衣服來到太陽的房門外,抬手毫不猶豫地輕敲幾下。

雖然敲門的動作沒有絲毫遲疑,但因為不確定太陽有沒有這麼早起,所以敲的力道非常小力。我側耳傾聽,很快便聽到太陽故作精神,卻明顯有些沙啞的嗓音。

「請問門外是哪位兄弟在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提醒之下,前來尋找太陽討論光明神的仁慈呢?」

那明顯剛睡醒的語調讓我微微一驚,該不會是我吵醒太陽的吧?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我小聲地回道:「那個、格里西亞,是我……」

房內沉默了好一會房門才被人打開,看著穿著整齊的太陽出現在我面前,不難猜出方才的沉默是他在換衣服打理自己,這讓我心中的愧疚感又增加了些。

「什麼事?」在我面前不需要說太陽語,儘管還是花了點時間打理好自己,但他還是簡短地詢問,語氣倒也沒有一絲不快,這讓我稍微鬆了口氣。

「對不起、吵醒你了,我是來還你衣服的。」我將太陽的衣服遞給他,他很快地便接過手,臉上有著明顯的不以為意。

「妳也不用這麼緊張,晚點再還給我就好了啊。」

儘管太陽並沒有別的意思,但這句話聽在我耳裡卻彷彿在說:「真是的,妳晚點再拿給我就好了,幹麻為了這種小事七早八早跑來吵醒我?」這讓我尷尬的低下頭輕聲道歉:「抱、抱歉……」

我的反應讓太陽一陣莫名其妙,語氣也跟著不悅起來,「我說妳呀,不會又想到哪裡去了吧?」

「咦?」

「就跟妳說了想法不要老是這麼悲觀,妳現在可是叫『向陽』喔!」太陽略顯無奈地看著我說:「不管何時何地,都要面向太陽才行啊!」

「說、說得也是……」我乾笑幾聲,頭也跟著微微一縮,不太敢直視太陽的眼睛。

這種辜負別人期望的滋味真的不太好,也因此現在的我根本不敢和太陽對視,甚至巴不得快點和他道別。

太陽或許也看出我的想法,只見他輕嘆了口氣,隨即擺手說道:「算了,妳還是快點準備準備,去找審判吧。」

語氣裡有著濃濃的無奈感,這讓我的心猛地刺痛了下。

「好。」

看著太陽的房門漸漸關起,在我眼裡卻像是慢動作,令我難受得想哭。

*****

因為有人求更新所以就打了,只是當初並沒有思考後面要怎麼寫所以才跑去打別的坑,拖了這麼久真是非常抱歉!!

都不忍說是因為下禮拜期中考所以才跑來碼字了(你好意思

總之請各位客官笑納哦我超乖ㄉ有沒有(屁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