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因為初陽訂目標20完結,其他坑沒有目標,而且也不太可能一下就完結,所以目前以初陽為主,其他坑就等我打完初陽之後再看看喔(乾笑

******

當我再次醒來,我知道我在我的房間。

是誰把我送回來的?這件事我並沒有多想。我直盯著天花板,腦海再次播放著關於羅月星的一切,眼眶再次忍不住泛起淚水。

我用手臂遮去我的雙眼,從窗戶投射進來的月光再也無法讓我的世界明亮,我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我不記得了,但我知道那段記憶被我埋藏在記憶深處,那是段我極想忘記、卻怎樣也忘不了的過去。

那段記憶已經深深烙印在我心底,永遠也抹滅不了。

沒想到會再次見到他,我也沒想到他的出現對我造成的影響這麼大……果然還是因為那件事嗎?

我深呼吸了口氣,好平靜煩亂的心情。

真沒想到他是羅夜星的哥哥。不,應該說是我忘了,羅夜星、羅月星,只差一個字,為什麼我沒有想到呢?

因為好奇羅夜星是怎樣的一個人,才會散發出那種氣息,卻沒想到換來的是見到羅月星,真是敗點。

我該改改這樣的古怪個性了,但……這種事情豈是說改就能改的?

我輕輕嘆了口氣,在這靜謐的房間裡卻顯得異常響亮。

說起來,我會變成這樣,全都是因為羅月星。都是因為他,我開始討厭接近人群;都是因為他,我開始窩在房裡……

都是因為他。

我這樣好像在推卸,但卻又沒有比這些更貼切的話語,又一次地,我有了想消失的念頭。

還記得上次有這樣的念頭的時候,我付諸了行動。那時連不常回家的爸爸都回來了,爸爸不斷地安慰媽媽,媽媽哭得好傷心、好難過,而我……只是靜靜的躺在病床上昏睡著,隱隱約約聽到了媽媽不曾間斷過的哭聲。

對不起,我不會在這麼做了。

我在心裡對媽媽這麼說,然後我活了下來,直到現在。

移開手臂,我睜開雙眼,眼裡不再有任何的悲傷,有得只是堅定與堅強。

沒錯,我不能夠在這樣下去了,因為我已經答應媽媽要好好活下去,我不可以再讓媽媽這麼難過了。

我知道媽媽的願望很簡單,那就是我能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能連這麼一點小事都做不到。

羅月星的陰影,我終有一天會走出來。雖然這次的碰面讓我再次崩潰,但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沒錯,不會再有下一次。

我必須要堅強起來才行,更何況懦弱只會讓那件事再次發生,我已經不想再體會那種滋味了,很痛苦。

坐起身,我擦掉順流而下的淚水,呆坐了一會才站起身。

打開電燈,看了眼時間,看來我昏倒到現在的時間並不長,這個時間媽媽應該還醒著吧?

我走到衣櫃前,隨意拿了一套衣服便走去洗澡,出浴室後便直接走下樓,只見媽媽正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乎在打瞌睡。

似乎是聽見我下樓的聲音,媽媽整個被驚嚇得彈跳起身。媽媽一臉驚疑不定地看著我,在確定是我後,她露出了鬆口氣的表情,快步朝我走來,接著張開雙臂,將我緊緊的擁入懷裡。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媽媽不斷重覆說著這句話,聽在我耳裡卻讓我非常難受。

我又讓媽媽擔心了。

「對不起。」我輕輕的說,媽媽她抬起頭,笑著輕撫我的臉頰。

「沒關係,只要你沒事就好。」說完,她又給了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我只覺鼻頭一酸,很多的感觸湧上心頭。

我安撫著媽媽,將她哄去睡覺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不能再讓類似的事情發生了。

我靜靜地坐在床沿,將混亂的思緒一一整裡好後,我的眼神更加清澈了。

沒問題的,下次再見到他,我一定能夠好好的面對。

點了點頭,我起身將燈給關了。爬上床,我這才想起昏倒的時候,我好像是往前倒,也就是說,接住我的人是羅月星?

印象中那個懷抱非常的溫暖,那種溫暖,真的是羅月星?

回想起看到他時,全身所散發的冷酷,搖了搖頭,只覺得這個念頭太荒唐了。

一個冷酷的傢伙又怎麼可能會有那麼溫暖的懷抱?還是說,只要是有體溫的人,就算是在冷血的人,他的懷抱也會如此溫暖?

不知道,我的身邊沒有那種人,因為我接觸的人不多。再說這是個無聊的問題,不需要為此費神,只為了找到那毫無意義的答案。

不管接下我的人是誰、送我回來的人是誰,我現在要做的就只有克服我對羅月星的恐懼,僅此而已。

恐懼嗎?

我躺在床上,轉頭望向窗外,圓亮的月亮正高掛在夜空上。

只不過是因為以前的傷痛,導致我不敢面對他罷了,再說今天在面對羅月星的時候,我還有那個勇氣和他說話,也就是說,要克服對我來說應該不難,現在我要得就只是調適心情。

沒錯,就只是這樣。

閉上雙眼,再次將腦海裡的東西一一整理好,雖然無法確定自己下次再面對羅月星的時候是否能夠像跟夏初陽相處時一樣的自然,但我想還是有一定的可能性。

得到這樣的結果不免對自己感到滿意,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我漸漸地進入夢鄉,結束今天這個美好卻又糟糕的一天。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