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紀澤身為正常人,自然也是會做出留下人才的決定,不過既然唐柔都這樣說了,目前以她的一切為主的他自然不會說什麼。

也因為如此,蕭天哲二人對唐柔二人的初印象實在太過特別、太印象深刻,儘管之後有能力可以獨自建立一座基地,也堅決留了下來。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現在這兩個男孩還一點戰鬥能力都沒有,在唐柔眼裡就是個渣罷了。

而孫蕾,當然是「不怎麼有趣但勉強能打發時間的小玩具」啊。

由於有上輩子的認知,因此唐柔並不打算在這兩人面前藏拙,而孫蕾是由她親自踢暈過去的,她有絕對把握對方在明天以前絕對醒不過來,因此很放心的露底:「我很看好你們,就算沒遇到我們,你們也能有不小的成就。」

兩人沒想到不過一個照面,唐柔就給他們這個高的評價,因此都有些受寵若驚。

「可是如果決定要跟著我們,那為了讓你們早點變強,相信你們的日子不會太好過。我再給你們最後的機會,最晚明天告訴我答案。」唐柔透過後照鏡看了眼後座的兩人,微微一笑。

唐柔也許不會親自訓練他們,但不管是由誰來訓練,為了減少江家人的死亡數量,就算是讓別人操練她也會讓所有人都進行最恐怖的訓練菜單!

這兩人就算沒遇到她,雖然會慢了點,但未來還是能有一番成就,而她會願意帶上他們也不過是簡單的順眼二字,因此不介意減少他們走岔路所浪費的時間。

她給他們一個反悔的機會好好考慮,但如果真下定決心了,那麼……

皮可就要繃緊囉。

江紀澤瞥了眼身旁的女孩,見她臉上有些賊兮兮的笑容就一陣好笑。

不過這樣越來越多人氣的唐柔,倒是越來越可愛了。

想到第一次見到唐柔時,雖然刻意收斂了,但敏感的江紀澤還是察覺到對方身上那從心底深處散發出的冷漠與無情,心就忍不住微微發疼。

好在,這一個多月的相處並沒有白費。

而後座那兩個小夥子既然這麼得她喜愛,他倒是不介意好好替她操練一下。

讓唐柔意外的是,她明明已經說得如此清楚,要他們慎重考慮,但這兩人卻是對視一眼後就果斷回覆:「我們要留下來。」

唐柔詫異地回頭,「你們確定?我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這邊的訓練不輕鬆哦。」

孫明煦溫柔的笑了笑,覺得這樣不斷強調的唐柔莫名有些可愛。

貌似還有些溫柔呢。

蕭天哲在這一刻也和孫明煦有同樣的感覺,因此咧嘴一笑就道:「我們很確定,放心吧,不用擔心。」

唐柔要是知道他們的想法一定會噴笑出聲,畢竟她可完全和溫柔沾不上邊呢。會這樣再三確認也不過是看在孫蕾那個玩具的份上,有玩具好玩她心情好呀!

也好在那兩人不知道唐柔現在的想法,不然大概會一口老血吐出來吧。

江紀澤是四人中看得最明白的,對此他只是笑了笑,沉默不語。

於是美麗的誤會形成了,然後就這樣繼續下去了。

「既然你們決定留下來了,我今天心情好,就讓你們明天在開始接受訓練吧!」唐柔笑咪咪地說完,就讓江記澤停車。

街上有不少徘徊的喪屍,江紀澤看一眼大概就猜出唐柔要做什麼,因此很快就停下車,還問了句:「要幫忙嗎?」

「不用,我沒有要全殺。」唐柔頭也不回地答道,動作迅速地下了車。

蕭天哲和孫明煦雖然還沒看過唐柔出手過,卻也隱隱能感覺到她很不簡單,但看到比自己年紀小的女孩就這麼跑下車,難免還是會有些擔心。

「那個……我們就這樣待著嗎?」孫明煦有些遲疑地問。

江紀澤瞥了後照鏡一眼,將兩人臉上的擔憂收入眼底便看向車外的唐柔,「看清楚她的動作。」

兩人先是一愣,反應過來才趕緊看向車外的女孩,就見她身輕如燕的朝前方的一群喪屍衝了過去。

見唐柔沒有一絲遲疑,兩人的心先是一緊,但隨後看到的一切卻是讓他們瞪大雙眼,滿臉驚愕。

唐柔說不打算全殺是真的沒打算全殺,畢竟她會用精神力搜尋喪屍腦內的晶核,而她這一趟下來就是為了挖晶核。

她又不是什麼救世主,也不是什麼富有正義感的人,可沒有義務將所見之處的喪屍全部殺死。

而現階段的喪屍對她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連當她的訓練素材都不行,又哪會浪費時間在這邊殺喪屍?

所以她挑選的都是腦內已經形成晶核的喪屍,晶核挖完了就好回去了,至於剩下沒晶核的,自然是等下次他們腦內晶核形成了再殺了。

唐柔的速度很快,喪屍本就很慢的速度在她動作下顯得更加緩慢,就見她手上拿著軍刀,一個揮臂就倒下好幾隻,也不知是怎麼動作的,喪屍倒下時,她的手裡除了軍刀還多了幾顆晶核。

這是單方面的屠殺。

蕭天哲和孫明煦終於意識到他們選擇的人究竟有多厲害,這完全超乎他們想像。

最讓他們震撼的還是因為唐柔的年紀明顯比他們小,但卻是這樣的女孩輕鬆穿梭在喪屍堆裡,並帶走那些怪物的生命。

「這不是她的極限。」

兩人還處在震驚中,突然聽到江紀澤的聲音就是一驚,反應有些遲緩的意識到是誰的聲音後,才呆愣地看向江紀澤。

江紀澤知道這兩人現在很震驚,他要是沒發現唐柔的秘密、沒和她相處一個月,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但就因為他老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能如此平淡的看待這一切。

當然,還有對唐柔更多更深的心疼與憐惜。

不過他不是個會輕易將情緒外露的人,再說他還要先敲打一番後座的兩人,所以瞥了兩人一眼,淡淡地丟了句對兩人來說宛如炸彈爆炸般的訊息:「她身上有負重,應該有一百公斤。」

負重一百公斤是什麼概念?不要說不常運動的孫明煦,就是蕭天哲都無法想像,更別說現在的唐柔身手矯健,那奔跑的速度哪裡看起來像負重一百公斤的人了?

──怪物。

兩人終於深刻體認到自己跟隨的人是怎樣的傢伙了。

突然想到什麼,孫明煦猶豫了一下,才開口問:「請問,你們的領頭人是?」

江紀澤難得用著讚許的眼神看向孫明煦,雖然只閃過一瞬,但還是被看著他、等他回答的孫明煦看到了。

「是小柔。」

「她?」蕭天哲難掩訝異地問:「可以問為什麼嗎?」

「沒有為什麼。」江紀澤頓了一下,才涼涼的說:「不過小柔很懶,基本上發號施令的是我,至於你們那個女的……」

兩人隨著他的話下意識看向依舊昏迷不醒的孫蕾,但很快就將視線收了回來。

「小柔喜歡把玩具留下,你們記得別隨便解決掉了。」

玩具。

兩人很確定自己的耳朵沒有問題,忍不住沉默了。

這夥人真的,貌似、好像……都有點可怕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