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本文請注意

 

※嚴重OOC

※嚴重雷

※嚴重蘇

※嚴重白ㄘ

※嚴重……主角神(?

※反正就是各種想像得到的經典之作YA

綜上所敘,就是目前為止挖的坑以來,最經典ㄉ經典之作ㄏㄏ(幹

 

本來要等路人甲跟我一起丟文的,但是她好忙ㄛXDDDDD

好!我就先來丟文了!

總之這篇是非常神的速度下產出的,所以十回+心血來潮打的一番外完結

簡單來說就是跳過很多劇情(幹

然後我已經註了這麼多明了,接受各種吐槽但不接受謾罵嘿!

在此獻上我葵花寶典第一章!!(幹

*****

森下月實在不曉得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

就在不久前,他還只是個手上拿著剛買到手的漫畫,準備高高興興回家看後面進度的宅男,但在回家路上卻慘遭殺害,他想對方大概是隨機殺人吧。

偏偏他那一刀雖然刺中要害,卻又沒有一刀斃命的效果,森下月在驚恐中死在街上。

他還記得那時大白天的,附近卻很少人潮,因為他不喜歡太吵雜的地方,所以特地選了個沒什麼人走的小路,誰知道今天運氣特別差,竟就給人捅了一刀,再然後……他醒來卻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什麼都沒有的白色空間,那裡還站了一個自稱神的男人。

那個男人有著一頭黑色俐落短髮,像模特般姣好的臉蛋與身材,配上隨意的黑色背心與窄版牛仔褲穿著,卻還是遮掩不了對方的光彩,但要森下月承認眼前這個穿著打扮跟時下年輕人一樣的男人是神還真不是普通的困難。

他的心思自然被對方察覺到了,結果就以此為由,被對方強制丟到《東京喰種》這部漫畫的世界裡,而且還是個擁有超強實力的獨眼喰種!

雖然說是懲罰,但森下月卻在對方丟給自己的背包中找到了一封信,信上寫著對方讓自己變成最強獨眼喰種的事情,還有一些關於自己的基本情報,像是他的住戶,以及在這裡的名字叫「森下月」等等,然後在信的最下面他還發現了寫得極小的一句話──

『其實我是看原著不爽,你就幫我改改劇情吧!』

「……」除了無言,他真心不知道該如何吐槽對方,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他還想吃好吃的美食啊!

除了哀怨,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能幹麻了。

腦海自然也有一些該有的資訊,森下月知道他身處在第一區,但外表似乎年輕許多,因為他的手變得幼小滑嫩又好摸,身高也明顯縮水一大截,懶得再去思考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拎著背包就朝家裡走去。

或許是因為時間正好接近深夜的緣故,這讓他很快便被盯上,最強的實力讓他輕鬆察覺到帶有敵意與貪婪的視線,這讓他微皺起眉頭。

讓他皺眉的原因不是因為可能面臨戰鬥的情況,對於被人殺死的他來說,那種恐懼感是深植腦海的,也因此從來不曾有過傷害別人念頭的森下月,在會危害到自身性命的前提下卻是可以輕易出手,真正讓他煩惱的是要出手這件事。

身為死宅的他自然有看過這部漫畫,所以他不想因為太過張揚而被CCG盯上,這樣他的日子會不好過。

突然,真的是很突然,他發現今天的運氣真的差到讓他心情不好。

先是被人捅死,再來又被丟到這裡還變成了個小孩子,現在又貌似被喰種給盯上,難道他全身散發著「老子是超級沒用的廢物,趕快來殺我吧!」的氣息嗎?他看起來就這麼好欺負嗎?

雖然被丟到這裡很不爽,但他難得感謝那個神給他最強的實力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找我麻煩,就是同類我也殺!

更何況剛來到這裡,森下月根本一個人也不認識,又怎麼會有一絲惻隱之心呢?

一名高大男子緩緩朝自己走近,臉上還帶著疑似和藹的笑臉,大概是對方的長相實在太過猙獰,卻又勉強扯出笑容的緣故,對方或許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稱得上和藹,但森下月卻只覺得像個智障!

「小弟弟,這麼晚了怎麼還一個人待在這?很危險的哦。」

森下月面無表情,只是抬頭瞥了對方一眼,大概是因為他現在是小孩子的緣故,對方才如此毫無戒心,還一臉勢在必得的表情吧。

絕對不是他看起來好欺負!

說起來,就算赫眼只有一隻,但他至少也是喰種,難道對方聞不出他身為喰種的味道嗎?森下月狐疑地微皺起眉頭,看在對方眼裡卻像是小孩子在警戒大人般的舉動,這讓對方微笑著彎下腰,語氣還不忘放柔:「叔叔絕對不是什麼壞人,你家在哪裡呀?叔叔送你回家好不好?」

對於外表僅七歲,內在卻是個大學生的森下月,自然是把對方的行為當作笑話看待了。只可惜對方沒有讀心術,要是知道眼前的小鬼正在內心嘲笑他,恐怕會直接原形畢露、張嘴就要咬死他吧。

說起來,他記得第一區到第四區是喰種最多的危險地帶,根本不能住人的吧?那個該死的神不但把他變成小孩子,竟然還不把他丟到安定區,明明漫畫的劇情幾乎都在二十區,怎麼偏偏就把他丟到這來了?

還說什麼看原著不爽、要他改變未來,但現在在第一區,是要他改變什麼未來啊?

森下月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而他一直沉默不語,表情卻越來越陰沉的舉動看在對方眼裡卻是解讀成「這個小孩的警戒心很強,要帶走恐怕要費很大一番功夫」,鼻子卻又在這時聞到其他喰種的味道,他知道有不少人要來跟他搶食了。

在看看森下月,小朋友一個,皮膚雖然白皙細緻,但看起來就是太瘦小了,恐怕當食物吃掉還不夠塞牙縫。而這一區確實如森下月所知般,喰種多得常有共食的情況發生,但眼前的獵物本就沒什麼肉了,這要還跟別人共食,要想填飽肚子恐怕有點難度。

反正只是個小鬼,直接殺掉吧。

男人挺起腰桿不再多語,居高臨下的傲視著森下月,漆黑的雙眼被血紅所取代,接著就見對方尾椎骨附近伸出如尾巴般的尾赫,毫不留情地向森下月掃去。

森下月的表情平靜如水,腰部卻是在一瞬間伸出了如觸手般的鱗赫,比對方還快數倍的刺進對方心臟,而對方的尾赫尚還在彼此距離的中間處。

男人驚愕的看著森下月僅單眼變成赫眼,在失去意識的下一秒才驚覺到自己找上了什麼獵物,卻也因此賠了自己的命。

「不就是吃肉嗎?」森下月用鱗赫將對方的心臟取出,腰部又出現了數條鱗赫,邊張嘴吃下新鮮十足的心臟,邊將對方的內臟乾淨俐落割下,再一一往嘴裡送。

「就像吃生牛排差不多吧。」森下月抹去嘴角的血漬,又將嘴裡殘留的血給吐出,接著拉起身上明顯大上許多的黑色連帽衣的帽子,寬大的帽子遮住他的頭髮、他的額頭,甚至他的眼睛。

數名喰種聞血趕到,卻是驚愕地看著眼前的場景──倒在地上被開膛剖肚的高大男子,以及站在一旁只看得到鼻子、嘴巴的小男孩。

夜晚的殺戮,才剛剛開始。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