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不想忘記,而是那份記憶已經深深烙印在心底。明明很想要忘記一切,但它偶爾還會出現在我的夢境裡。

也許是因為內心的極力抗拒,所以我總是在驚醒後忘記了夢裡的情境、不願想起那份記憶,所以它越來越淡、越來越淡……

直到再次碰到了他,那份記憶又從內心的最深處猛地爆發出來。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我已經記不得了,只記得當年,我真的很愛他──

「宥銘。」

我回頭望向來者,是鄰家的大哥哥。我記得他的名字,叫羅月星,因為他對我很好,我很喜歡他。

「月星哥!」我蹦蹦跳跳得跑進他懷裡,他笑著張開手臂將我抱住。

「月星哥,今天要陪宥銘玩什麼?」我睜著圓亮的大眼,好奇的看著羅月星。

他露出了沉思的表情,看了我好一會,才露出了笑容。

「月星哥唸書給你聽好不好?」

「好!」我高興的漾起了大大的笑容,因為我最喜歡聽他唸那些充滿奇幻的故事,哪怕有些對現在的我來說有些艱深難懂,但我還是很喜歡。

在我聽不懂的地方,我會打岔發問。羅月星也不介意,他會笑著向我解釋,直到我懂了,他才繼續唸下去。

當時的一切是那麼的純真,那個時候的我,就只是很單純的喜歡這個大哥哥,就像家人一樣的喜歡。

在那之前,都是由羅月星來找我的,所以我對他一無所知。

在我升上國中的時候,羅月星早已是即將準備大學考試的高三生了,原本很常來找我的他,在升上高中後就越來越少來了。

對於他的漸行漸遠,我發現不知何時開始,我的喜歡竟變成了不單純的喜歡。

那時候什麼都不懂,雖然覺得喜歡上一個男生的自己很奇怪,但那種感覺卻越來越強烈。

喜歡,喜歡,我好喜歡他……

「我喜歡月星哥。」我緊閉雙眼,不敢看羅月星的表情。

這就是告白吧?有種想找地洞鑽的感覺,好丟臉。

沒有回應,除了沉默還是沉默。我低著頭,眼睛依舊不敢張開,我知道我在害怕,害怕看到羅月星的表情。

一隻溫暖的手輕撫著我的臉頰,毫無預警的觸摸讓我嚇得睜開雙眼,看著眼前掛著溫柔笑容的羅月星,我想我的臉一定很紅。

他答應了,我覺得我高興得快要死掉了。

我們之間的關係一天比一天親密,我甚至在他說他家沒有人、邀請我到他家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就和他回家了。

原本是這麼的甜蜜,但卻沒想到我們的關係在一瞬間變質了。

「月、月星哥?」我一臉驚恐地看著羅月星,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冷酷無情,大概就是在說現在的羅月星吧?

羅月星的身後還站了幾個男生,我認得他們,是羅月星的朋友。

心中的警鈴在瘋狂地敲響,我知道現在的情況很不對勁,但我也知道我跑不掉。

「噢!還挺漂亮的嘛!他真的是男人嗎?」一個男生笑看著我,手還不忘輕撫著下巴。

「喂,月星,真的可以嗎?」另一個男生輕舔了舔嘴,臉上的笑容有增無減。

「嗯。」羅月星淡淡地應了聲,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月星哥!」我驚恐的看著羅月星走了出去,身體被他的朋友們架住,然後便開始痛不欲生的凌遲對待。

我眼神空洞的躺在那,我不知道他的朋友離開了多久,我只知道我的世界崩潰了。

這是對喜歡男生的我的報復嗎?

我的淚痕還沒有乾,我多麼希望我現在能昏過去,但是意識卻如此的清晰,好痛苦。

我以為我們很恩愛,但似乎不是我所想的那樣。只能怪我太天真了,太天真了……

我想擦掉淚水、想離開這裡,但是我的身體好痛好痛,現在就連擦眼淚的力氣都沒有了。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所以要受到這種對待?

我不知道,這種事情不管我怎麼想都不會明白的。我太笨了,沒錯,就是因為我太笨了,所以才會愛上這種男人。

空洞的雙眼漸漸闔起,如我所願的,我終於昏了過去,結束了這場痛苦,暫時的。

 

醒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在哪裡。

不,我看清楚了,是他的房間。

我爬起身,身體卻一陣劇烈的痛楚讓我皺起眉頭,好痛,但比起身體的痛楚,我的心更痛。

撕心裂肺就是這種感覺嗎?我看著天花板,眼神有些茫然。

門被打了開來,是羅月星吧?

「你醒了嗎?」

他的臉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隨即別過頭。

該認清現實了,他根本不愛我,我們之間本就不可能。

我的臉被他強制扳了過來,他的臉再次出現在我眼前。他正不悅地皺著眉頭看著我,似乎對我的反應感到不滿意,我不懂,他到底想要我怎樣?

「為什麼不看我?因為我找人對你做這種事嗎?」他問,卻讓我更加猜不透他的心思。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問我?

我沉默不語,臉動彈不得,但我的眼珠還是可以動。

「看著我!」

他低吼一聲,我卻仍舊不願意看他。

羅月星,你到底想要我怎樣?你給我的傷害還不夠大嗎?你想看我哭嗎?夠了,真的夠了,我已經累了……

如果你不願意,我不會勉強,但請不要再用這種方式傷害我了,太痛苦了。

嘴唇被溫熱的異物貼上,我瞪大雙眼看著羅月星放大的臉孔,不顧身體的痛楚奮力掙扎,奈何力氣太小,怎麼也推不開他,淚水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大概是發現我的淚水,羅月星抬起頭,一臉驚愕的看著我,我用手遮住了我的雙眼。

不要再傷害我了,我已經受不了了……

我緊咬著下唇,淚水卻越掉越快,身體也止不住地顫抖著。我聽到他起身的聲音,然後走出房門。

再也忍不住,我放聲痛哭著。

 

站在學校的頂樓,我看著蔚藍的天空。

在那之後過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每天都過得好痛苦,我好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尤其是在路上碰到羅月星的那群朋友,當他們衝著我露出笑容的時候,我甚至有了殺人的念頭。

是不是只要死了,一切就都解脫了?

我望著天空發著呆,嘴角漸漸地上揚。

「宥銘!」

這個聲音對我來說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很耳熟。我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的羅月星,他正喘著粗氣、一臉的驚疑不定。

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呢?

我不懂,也不想懂了。

「月星哥,我是真的很愛你。」我淡淡的笑著,和他的表情成強烈的對比。「但我想我已經造成你的困擾了吧?所以你才會找你的朋友。」

羅月星的臉上抹上一層驚恐,但我仍舊微笑著。

「我已經累了,月星哥。」

「宥銘!你現在想做什麼!?」

做什麼?

這個問題讓我輕笑了起來。

只是尋求解脫罷了。

「月星哥,對不起,還有……再見。」

我掛上了笑容,然後往後退了一步,身體便急速掉落下去。

「宥銘──!」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