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或許就不會這麼麻煩了,因為我可以裝傻。

但是現在身邊還有個夏初陽,就算我裝傻,但對方都已經叫出我的名字來了,他也會有所反應。

我無奈,沒料到他竟然會知道我的名字,這也應證了我的想反,在學校他不是沒注意到我,而是不想引起什麼騷動。

說騷動或許有些誇張,但我覺得我的推論合情合理。

像他這種人通常都很深思熟慮,遇到我這種人八成會覺得我大概是發現了一些關於他的什麼祕密而對我更加小心,見我總是遠遠的看著他而不見有任何動作,大概就會以為我是在找時機。

但如果這樣的動作持續了將近一年左右的時間,那他大概覺得我是個很有耐心的人,而且正在等他上鉤之類的。

可惜當時的我只是純粹想認識他罷了。

我不知道我的推論有沒有錯,但我想應該差不了多少才對。但是現在人家都找上門來了,我似乎是逃不了了。

我和夏初陽一起回過頭,羅夜星的臉上正掛著溫和的笑容,那是他在學校時、對待每個人的笑容。

是來刺探嗎?

「你怎麼知道他的名字?」夏初陽微皺著眉頭看著羅夜星,問出了我也想知道的問題。

該不會是因為早就開始注意我了,所以特別調查過我之類的吧?

「因為他好像很注意我。」羅夜星如此回道,接著又對我笑了笑。

這句話像在對我的胡亂猜測增添了幾分可能性,不會就這麼剛好,亂掰個劇情都給我掰對吧?

第一次這麼恨自己的想像力。

「只是對你很好奇而已,如果造成你的困擾,我很抱歉。」我說,卻見他搖了搖頭。

「其實我也很想認識認識你,只是一直沒機會。」

這句話對我來說有如五雷轟頂,我是不確定我的猜測是否正確,但如果我的猜測是正確的,那現在的我真的就很不妙了。

但是對方都一副和善的表情想跟我做朋友,再加上我這一年以來的舉動,現在拒絕就顯得很奇怪,不得已,我只好步上那唯一的一條死路。

不,說不定這條路不是什麼死路,我必須要找到其他的路才行。

我沒有看漏夏初陽的表情,他正努力地維持鎮定,眼神卻透著迷茫,大概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我的反應會突然間差這麼多吧?

我點點頭表示答應,我們都知道不需要在互相自我介紹了,因為我們都知道彼此的名字。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好奇地問,就好像剛才沒有看到他一樣。

幸好夏初陽拿出了他的聰明才智,沒有現在就提出一些不該提出的問題。

「噢,我跟我哥到附近辦點事情。」羅夜星笑著指向不遠處一個高高瘦瘦的冷俊男子,那是剛才跟他站在一塊的人。

雖然他們現在所散發的氣質不同,但已經看過剛才的羅夜星的我,毫不懷疑地就接受了那個人是羅夜星的哥哥這件事,因為跟剛才看到的羅夜星實在是太像了,真不愧是兄弟。

「你們呢?」羅夜星露出好奇的表情回望著我們,我用下巴指了指夏初陽。

「他出來買點東西,我要回家。」

簡單明瞭,卻沒有任何多餘的話,我認為還是不要讓羅夜星知道太多對我比較好。

不,不對,既然他已經知道我的名字,就代表他對我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應該很清楚我和夏初陽是朋友。

也許他知道得更多。

……希望這只是我想太多了。

「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羅夜星笑著說。他露出了一臉羨慕的表情看了我們一會,才嘆了口氣道:「真好,我也好想要有個兄弟。」

但根據我這一年以來對你的觀察,你似乎完全沒這個意願啊!

「誰說你沒兄弟的?你剛不是說那是你哥嗎?」夏初陽怪笑著說。

羅夜星愣了一下,才笑著說:「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想要的不是這種兄弟情誼,是友情。」

這是暗示。

我看著羅夜星的笑臉,微皺起了眉頭。

他正在暗示要我們跟他做朋友,就不知道對象有沒有包括夏初陽了,畢竟他一開始只有叫我的名字,至今為止的對話也不曾叫過夏初陽的名字,連他到底知不知道夏初陽的名字都無從得知。

不過照他那隱藏在笑臉底下的個性,說他知道夏初陽應該無誤。

我該相信我的猜測,還是把那些毫無根據的猜測給拋諸腦後呢?我陷入了沉思,但這個時間並沒有太久。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著羅夜星,心中的警鈴卻越來越響亮,而且他的臉越看我越覺得眼熟,這太奇怪了。

「可以和你們做個朋友嗎?」羅夜星再次丟了個炸彈給我,一下子就將我從混亂的思緒裡拉了回來。

「你在學校不是有很多朋友?」夏初陽皺著眉頭看著羅夜星,問出了很實際的問題。

畢竟在學校的羅夜星,周圍無時無刻都聚集著人群。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羅夜星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頭,似乎是有些難言之隱。

我看著羅夜星,眼角餘光在這時瞄到有人朝我們走來。我反射性地望了過去,是他的哥哥。

那人越走越近,我的雙眼就越睜越大,記憶也像潮水般地瘋狂湧出。

身體止不住地些微顫抖,這讓夏初陽察覺到了我的異樣,正想問我「怎麼了」,卻在看到我蒼白的臉孔而愣了一下。

羅夜星也看到了,他不解地朝我看的方向望去,見我在看那個冷俊男子,也就是他哥哥,這讓他更加納悶。

冷俊男子走到我面前盯著我好一會,對於我看見他所露出的反應顯得有些不滿。他微皺起眉頭,語帶不悅地問:「你那什麼反應?」

大概是以為我只是被冷俊男子的表情嚇到了,而自家哥哥則是因為我的反應而感到不悅,羅夜星趕緊開口道:「哥,他只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冷俊男子一口打斷。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一直看著你的人?」冷俊男子邊問邊點了根菸抽了起來。

「呃,嗯。」羅夜星有些納悶地望著自家哥哥,這樣當著本人的面說出自己做過的、這種稱得上奇怪舉動的事情,會讓當事人難堪吧?這樣他又要怎麼和當事人交朋友?

冷俊男子抽著菸看著我,沉默了好一會,他才彎下腰,讓他的臉與我的視線平行。

「是看到我的影子了嗎?」冷俊的臉龐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顯示出他現在的好心情。冷俊男子看著我,就好像眼裡只有我。

就連身為弟弟的羅夜星都不曾看過他這種愉悅的表情,這讓羅夜星一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夏初陽則是依舊搞不清楚狀況,但看著冷俊男子的眼神卻多了幾分敵意。

嘴唇微啟,卻明顯的在抖動,我發不出聲音,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想退後,腳卻像被釘在地上般,動彈不得。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今天真是幸運啊。」冷俊男子笑著朝我伸出手,我仍舊動彈不得,只能看著他撫摸著我的頭髮。

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很慘白吧?看來今天不是我的幸運日,還是該說我的好運都被我用光了?

也許從一開始,就沒有好運。

我的眼睛直盯著我的雙腳,這似乎讓冷俊男子再次感到不悅。他趁我反應不及抬起我的下巴,強迫我看著他的臉。

「為什麼不看我?」他瞇起眼,全身散發著危險氣息。

「……讓我回家。」

勉強吐出這四個字,卻費了我大半力氣。

冷俊男子的眼瞇得更細了,他語帶慍怒地問:「你再說一次。」

閉上眼深呼吸了口氣,再次睜開眼時,我像是豁出去似的,重複了剛才的話。

「讓我回家。」

「……」

他現在很憤怒,卻也焦慮,但我看不出來。我現在只想趕快回家休息,我累了。

「就這麼討厭我嗎?」他低吼著,眼裡流露著不易察覺的受傷。

「夠了!羅月星!」我吼著,卻一臉的痛苦。

我忍不住掙脫掉他的手,摀住我的雙眼,從前的記憶還在腦海中不斷地重複播放著,真的,太痛苦了。

淚水忍不住順流而下,我覺得我現在好難堪。

「夠了……真的夠了……」

我喃喃地唸著,也不知道有沒有傳進羅月星的耳裡。

現場陷入一陣沉默,我緊咬著下唇,沒有看任何人的表情。我不知道其他三人現在是什麼反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真的累了,別再折磨我了。

同樣的痛苦,我不想在體會第二次。

手還摀著雙眼,眼前本就一片黑暗的我,只覺得意識越來越模糊,接著身體一晃,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往前倒去,然後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隨即不省人事……

******

因為初陽沒有排版,所以就是邊打邊想這樣,然後這一章不知為何就大走樣了,而且又冒出了新人物……

連我都想問我自己,到底主角是不是初陽了(遠目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