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進小巷裡,劉墨來到巷子的末端,他起手一揮,原本空無一物的巷子便多了棟房子。

這裡是劉墨的家,也就是無名。劉墨走進屋內,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他起手一揮,屋內的幾個架上便多了幾個古董,這些都是他這次出外旅行的收穫。

想想上次旅行,自己花了五年的時間,但這次雖然只收集了十幾個古董回來,卻只花了半年的時間,劉墨坐在椅子上,不免陷入沉思。

時間的差距絕對不是因為自己的功力變得高強,劉墨閉上雙眼,他很清楚這時間的差距所代表的意義──世界腐敗的速度正逐年增快。

墨綠色的眼瞳掃了眼最後拿到的紫色杯子,杯身正被紫色的詭異雲霧繚繞,散發出更加詭異的氣息,但劉墨並不在意,反而輕笑著說:「我知道。」就好似在跟那紫色杯子對話般,所幸這裡就只有劉墨一人,不然必定會造成旁人的恐慌。

門被輕輕打了開來,常人聽不到的特有鈴鐺聲傳進劉墨的耳裡,劉墨往門口望去,只見一名西裝筆挺的棕髮男子站在門口四處張望。

劉墨看了眼棕髮男子,站起身便不疾不徐地朝他走去。棕髮男子起先是一臉震驚地看著屋內擺設的各種古董,在看到劉墨之後便掛上笑容,像個拍馬屁的小職員般縮頭縮尾的搓搓手道:「你就是劉老闆吧?你好,我是張仲胤先生介紹來的。」

聽到熟悉的名字並沒有讓劉墨臉上的表情有任何改變,劉墨也沒有露出更加熱情的接客態度,這讓棕髮男子在心中感到一陣奇怪。

「挑到喜歡的就告訴我。」劉墨也不多說廢話,他微笑著說完這句話後,便讓出一條路給棕髮男子,棕髮男子也只得將心中的疑問給拋諸腦後,向劉墨笑了笑後便走過劉墨的身旁,開始慢慢地逛起這裡的古董來。

劉墨沒有說任何話,靜靜地跟在棕髮男子身後,但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的腳步聲讓棕髮男子毫無察覺劉墨的跟隨,雙眼依舊一個又一個緩慢地在架上眾多的古董上一一瀏覽過。

無名比從外面看要大上許多,原本以為只要一些時間就可以把這裡所有的古董都看過一遍的棕髮男子,終於在看了三十分鐘後,前方卻還有眾多的古董尚未看完而感到奇怪,但對現在的他而言,與眼前的眾多古董相比,這些問題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要怎麼把這些東西都帶走呢?棕髮男子皺起眉頭,陷入了沉思,卻被身後突如的話語給嚇了一跳。

「怎麼?沒有中意的嗎?」

棕髮男子有些驚恐地回過頭,在看到劉墨正微笑著站在他身後,他的背冒出了一絲冷汗。

「呃,劉老闆,你一直都在我後面嗎?」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劉墨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讓人看不清他的思緒,這讓棕髮男子感到一絲不安。

「不,沒什麼。」棕髮男子搖了搖頭,再次邁開步伐,朝屋內深處行進。透著些微驚恐的雙眼雖然仍在眾多古董上游移,卻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棕髮男子將注意力放在聽力上,他仔細聽身後的腳步聲,但劉墨的腳步聲卻一步一步清晰地傳進自己的耳裡,這讓棕髮男子納悶了起來,難道是自己被眼前的古董沖昏了頭,導致自己沒注意到劉墨就跟在身後?

這樣一想,棕髮男子頓時覺得自己太過大意鬆懈,緊張恐懼的心情也稍微放心了些,放在古董上的視線這才又稍微專注了起來,這讓他沒發現在這之後,劉墨的腳步聲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棕髮男子的視線掃過架上一個又一個古董,內心卻是無比掙扎,因為他每個都想帶走,但又想到劉墨在身後,他根本無從下手。

想來這是一家古董出租店,棕髮男子忍不住便開口問道:「我說劉老闆,你這古董只能帶走一個嗎?」

這是棕髮男子打聽到的消息,這家古董出租店,一個人只能帶一個古董出來,目前為止還沒聽說過有人帶兩個以上的古董出來的。

「每個人都只有一個適合自己的古董。」

這句話間接承認了棕髮男子的問題,這讓棕髮男子又陷入了苦思。

劉墨看著棕髮男子好一會,隨即笑著說:「您慢慢挑,看到中意的再帶來給我吧。」說完便轉身離開,這讓棕髮男子愣了好一會,隨即往自己的臉頰上狠狠一捏。

「痛!」棕髮男子緊皺眉頭,胡亂地搓了搓被自己捏疼的臉頰,隨即為自己的好運而高興。

他更加快速地瀏覽起架上的古董,簡單挑了幾個小物便丟進自己的大口袋內。

這些東西雖小,但應該也能賣上不錯的價錢。棕髮男子如此想著,手上搜刮的動作又增快了些。

但這間屋子卻不像外面看到的那般小間,棕髮男子在搜刮了一個小時後發現這仍看不見房子的末端後,他看了看身上稍為鼓起的眾多口袋,決定下次再來搜刮一翻。

思至此,棕髮男子點了點頭,便轉身準備去跟劉墨說本就想好的說詞──「沒看到中意的,我還是下次再來好了。」

但一個轉身,一個紫色的杯子卻印入眼簾。棕髮男子像著了迷似地直盯著那紫色杯子,他沒有心思細想這個杯子是不是本就在這,他只覺得杯子有種迷幻的氛圍繚繞,令他沉迷。

他忍不住伸手拿起那個紫色杯子,棕髮男子終於了解劉墨那句「每個人都只有一個適合自己的古董」的意思了。

打從看到這紫色杯子開始,棕髮男子的心中就有道聲音在不斷喊著:「就是它。」

「您中意它嗎?」

劉墨的聲音再次突地出現,也再次嚇到了棕髮男子,但棕髮男子這次很快地便定下心神,臉上掛著笑容道:「嗯,就這個。」

劉墨點點頭,說了句「請跟我來」,便領著棕髮男子來到了門口。

「出租的費用是一千萬,無期限,最重要的一點是一人只能帶走一個古董,如果您確定租這個杯子,除非您取消契約,否則不再接受您的租借。」頓了一下,劉墨又接著說:「如果您同意,我會再找時間找您收錢。」

「好。」棕髮男子微笑著,內心卻是對不能再來這裡搜刮古董而感到惋惜,但又想到自己拿到了這令他著迷的紫色杯子,又覺得這趟走得非常值得。

「那麼,」劉墨微笑著替棕髮男子打開大門,「謝謝光臨。」

棕髮男子笑著走出店門,在劉墨的目送下隱沒在黑暗的巷子中。而劉墨也不急著入內,在門口站了一會後,便聽到令人聞之喪膽的淒慘叫聲,他這才笑著關上大門。

屋內,被棕髮男子偷走的眾多古董,以及那紫色杯子,正靜靜地放在架子上。

*****

試閱就貼到這裡為止,因為內容本來就不多,所以能貼出的也不多(乾笑

畢竟是自創本,所以感覺賣得不是很好,希望釋出這些內容能夠讓各位覺得有收藏的價值(笑


本子還有很多,願意購買的請到露天拍賣下訂,謝謝!!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20727632914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