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上課前還來不及校稿就丟上來的,所以改了點錯字跟幾句不順的話這樣。

******

暑假,我沒有一天不是一大早就跑去夏初陽家的,因為他這次買的書真的太多了,如果還要幫他補習的話,那這些書大概連暑假過完了都還看不完。

因為書房裡的書每年都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增加,所以書房裡除了滿滿的書架和書之外,只放了兩張沙發。

我在書房裡看書的時候,夏初陽也會跟著我一起看那些書,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的渡過一天,然後夏初陽會去準備晚餐,準備好了才進來叫我。

雖然每天都過著這種一成不變的生活,但我並不會感到厭煩,夏初陽也沒有露出什麼不耐的表情,所以我很放心。

我好歹也知道我是在別人家裡,要是造成別人的困擾我還是會稍微克制一下的。

暑假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半,今天仍舊早早就起床了,我簡單地準備了下兩人份的早餐,和媽媽一起吃完早餐後才前往夏初陽的家。

「唷!」

才剛打開家門,夏初陽的笑臉和他爽朗的聲音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傳進我的耳裡,靠杯!這傢伙真會嚇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微皺起眉頭看著夏初陽,他昨天應該沒說過要來我家之類的話才對。

「到附近買了點東西,正好經過你家,就來等你了。」夏初陽笑得真誠,卻也過分燦爛了。

盯著夏初陽好一會,我才抬起我的腿朝他走去。

「你買了什麼?」我看著他手裡的大袋子,看起來似乎很重。

夏初陽像獻寶似的,一隻手在袋子裡掏呀掏的,最後拿出了一本厚重的書遞到我面前。

這不是我昨天跟他提到的、最近很想看的那本書嗎?我愕然地看著夏初陽手上的書,一時竟無法回神。

這傢伙,未免也太那個了吧?呃,我想說什麼我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了,現在應該是要謝謝他才對吧?

可是這話是我昨天才說的,但他今天就買給我看,這也未免太……

太有效率了!

我激動地將夏初陽手上的那本書拿了過來,摸了摸它的書皮、翻了翻書頁,好棒!

「你這傢伙效率也太好了吧?這麼快買幹麻?」我頭也不抬地問,耳邊清楚傳來夏初陽的輕笑聲,聽起來非常愉悅。

「不好嗎?」他反問,我這才抬起頭看向他。

「也不是說不好啦,只是你家書房的書我還有很多都還沒看完啊!」我有些無奈的說。

雖然我最近確實很想看這本書,但是光他家書房的那些就夠我享受了,所以我並沒有急著就要看,他這麼快就幫我買來,這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猛然一驚,我這才發現夏初陽對我付出的有多麼多。

有錢人家的生活,花錢都不痛不癢。我暗自嘆了口氣。

「我說你啊,雖然你家很有錢,但你也別花錢花得這麼凶啊!」我瞪了夏初陽一眼,卻見他一臉的無辜。

好吧,他也是為了讓我看才買的,我還這樣對他好像說不過去。

「算了,總之你收斂點啦!」我別過頭,抱著書的手卻顯得小心翼翼。

噢!想不到我能這麼快就看到這本書,真的應該要好好感謝夏初陽了。糟糕!我現在超開心的,夏初陽,你家怎麼這麼遠啊?

滿腦子想著一到夏初陽家就要將自己關在書房裡看這本書的我,毫無察覺到一旁的夏初陽正凝視著我的臉龐,因為太過高興而浮出笑容的臉龐。

 

滿足。

這是我現在唯一的想法。

那本真的是一本好書,讓我看了意猶未盡、還想再看,光就今天,那本書就被我翻了三次左右了,直到剛才將書本闔上,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晚餐時間了。

「宥銘。」

房門被打了開來,我看著夏初陽露出了一顆頭。

「你看完啦?剛好可以吃飯了,快下來吧!」夏初陽笑著說,我點點頭,起身將那本書放好,才跟著夏初陽走出去。

「我等一下還要去買點東西,就跟你一起走吧。」夏初陽有些小心翼翼地說,但我並沒有察覺。

「好啊。」我爽快的回答,似乎讓夏初陽感到意外。

現在的我心情可說是超級好的!所以這頓本就好吃的晚餐現在吃起來更是美好。

啊,今天真是幸福的一天。

和夏初陽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好到甚至哼起了歌。

沒想到那本書對我的影響這麼大,大概是那本書的內容真的太棒了吧?啊,我果然還是最喜歡看書了!

我們一路上也沒有閒著,雖然我心情好到在哼著歌,但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夏初陽聊著,就在經過商店街的時候,我因為心情大好,所以就答應夏初陽的提議,等他買好東西後讓他陪我走回家。

在一般的情況下我是不會答應這種提議的,因為我是男生,一個人回家不太可能會有什麼危險。我也不會因為一個人走回家而感到寂寞,畢竟在遇見夏初陽以前,我都是一個人,再說我最喜歡的就是安靜的時光,不管是早上還晚上。

我討厭等待,因為等待就等於能夠善用的時間越來越少,但因為今天過得太滿足了,所以我不介意這一點點的損失。

夏初陽買了一些日常用品,很快地就買好了,正準備和我一起回家,我卻因為有個人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而愣了一下。

察覺到我的異樣的夏初陽面露不解地看著我,問:「怎麼了嗎?」

我順著剛才眼睛捕捉到的身影望去,只見一抹熟悉的身影清晰地出現在我眼裡。

羅夜星,他怎麼會在這裡?

夏初陽狐疑地順著我的目光望去,在看到羅夜星的時候猛地一愣,隨即沉下臉來,但正在看羅夜星的我並沒有發現。

沒想到會在非上學日碰到羅夜星,今天還真是充滿了驚喜。

我看著羅夜星,和在學校的時候完全相反,他的臉上明白寫著拒人於千里之外,就連周身都隱隱散發著森冷氣息。

他果然很特別。

一個平常人不會散發出這種氣息,有極大的可能是個危險的傢伙,原來我感興趣的是這種人嗎?

想到這,我不免暗自搖頭嘆氣。

見好就收,所以我決定放下對他的好奇。但絕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看到現在的羅夜星,我心中的警鈴正在瘋狂地敲響著,警告我遠離這個人。

這個人很危險。

微皺起眉頭,我喚了聲身旁的夏初陽,卻沒有任何反應,這讓我皺著的眉頭又更緊了些。

我看向夏初陽,卻見他也在盯著羅夜星,怎麼?原來夏初陽這傢伙也對他有興趣?

我推了推夏初陽,他這才轉頭看向我。似乎是對我突如的動作嚇到了,夏初陽的表情有些呆愣,這讓我緊鎖的眉頭忍不住一鬆、輕笑了幾聲。

「你那什麼反應啊?走了啦!」

「走?」夏初陽的表情更加怪異了,怎麼?我說這種話很奇怪嗎?

「你不是要陪我走到我家嗎?不要我就要走了喔!」我無奈的搖搖頭,這傢伙是不是皮在癢了,所以在耍我啊?

「呃,真的假的?」夏初陽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我,我也很不客氣的直接翻了個白眼給他。

「什麼叫真的假的啊?」我沒好氣地問,這傢伙真的是皮在癢了,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你明明就在看那個姓羅的,怎麼可能會這麼爽快的說要走?」

夏初陽的話讓我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

想來以前的我都是盯著羅夜星,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才會把我的視線轉移到別的地方。現在羅夜星就在那裡,我卻說要離開,這的確很反常。

誰叫羅夜星要讓我看到他的真面目呢?我瞟了一眼羅夜星,他還沒發現我們。

「廢話少說,我們快走吧。」我催促道,手也不忘推了推夏初陽。

在學校裡的一切都是裝的吧?而我看到的那份神秘……應該說是為了隱藏現在的他而做的掩飾,卻沒想到被我察覺了出來。

看來我真的很會觀察人嘛!不過看樣子功力還不到家,要不然怎麼會對這種渾身散發著危險氣息的傢伙抱有這麼大的興趣呢?

想到這點,我都想對自己搖頭嘆氣了,趁著對方還沒發現我們,我們還是趕快溜走吧!

至於開學後嘛……我這麼明顯的舉動一定早就引起他的注意了,只是他不想引起更大的騷動而對我不理不睬的吧?現在還是低調點,別讓他發現,只要逃過這一劫了,之後不再去注意他,他應該就不會找上我。

推著仍舊一臉不明所以的夏初陽往我家的方向前進,我知道我現在很緊張。

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

「嗨!」

身後傳來的聲音很明顯是對著我們的,我假裝不知情繼續和搞不清楚狀況的夏初陽一起前進,但聲音的主人並沒有就此放棄。

「你是柳宥銘吧?」

身體猛地一愣,我有點欲哭無淚了。

連名字都叫出來了,看來是跑不掉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