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蕾身後跟著的喪屍大約有五六隻,速度都不快,就算是像她這樣不常運動的妹子,正常的跑步速度都能甩掉。

但大概是孫蕾太過害怕,以至於之前走錯了路,因此一度被喪屍追上,於是就變成了這副情況。

不管如何都與唐柔無關,對她的智商也有一定了解,她只想送她呵呵兩聲。

這也算是給孫蕾的第一次警告,要是對方之後能夠乖一點,唐柔不介意將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畢竟這種一看就是白眼狼特質的人,她又怎麼可能會讓對方留下,甚至加入他們即將在M市成立的基地呢?

因為還不打算在孫蕾面前暴露自己的實力,所以唐柔裝出一副什麼都沒做的樣子,就是不明所以的蕭天哲和孫明煦都開始納悶她傻站在那幹嘛,也只有江紀澤知道她是在嘗試,因此也沒有開口催促,更沒表現一絲驚慌的樣子。

畢竟就算失敗了,憑他們的身手,就是他一人上去對付那幾隻在他眼裡猶如龜速慢爬的喪屍實屬不難。

而當異能發動時,唐柔依舊維持著隨意站立的姿勢,臉上表情也依舊平淡無波,但除了背對著而看不到的孫蕾,另外三人卻都看到了她身後追趕的那些喪屍突然像是被什麼吸住了一般,動作停頓了一瞬。

仔細一看,在那些喪屍的中間有個似小黑球的東西,越張越大,球的周圍也似漩渦狀在順時鐘轉動。

──是黑洞。

蕭天哲和孫明煦才剛剛反應過來那個突如出現的黑色球狀物不是球類而是黑洞,就見那些喪屍在瞬間被吸入那黑洞裡,消失無蹤。

從那黑洞出現到喪屍消失,整個過程只過去了五秒鐘!

孫明煦還好,只是呆愣的眨了眨眼,蕭天哲卻是直接傻愣的張大嘴巴,一副「卧槽,發生什麼事了?」的表情。

江紀澤是三人中表現最淡定的,畢竟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因此在發現唐柔終於成功了,下一秒就扭頭看向她。

唐柔把握的時機非常準確,在異能發動後感受體內的異能能量快速流失,身體也漸漸感受到無力感,就在腿軟的快要站不住時快速將手裡的晶核吸收了。

她早已有先見之明,雖然吸收晶核只能一顆一顆的吸收,但手裡握著的卻有四顆。

而當她將四顆晶核全部吸收掉後,沒了能量的晶核變成了粒沙,從她的指縫間滑落,唐柔原本有些慘白的臉色也漸漸多了點潤紅。

雖說這樣的轉變非常明顯,但只顧著逃命,心思也放在算計唐柔上的孫蕾根本沒察覺到分毫。

也因此她也不知道身後那令她恐懼的根源早已消失無蹤。

孫蕾雖然驚慌,但從她看到他們開始就多了幾分鎮定,因此大多數還是在思考要怎麼陷害唐柔,而她眼底的一切轉變並沒有掩飾太好,所以都被四人收進眼底。

要知道現在面對她的四人可都不是什麼普通人,就算蕭天哲和孫明煦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兩人也是不容小覷的,要不前世又哪來的能力成立世界三大之一的基地?

所以當唐柔吸收完四顆晶核,恢復大半後,依舊面不改色地微笑看著朝自己直衝而來的女孩。

「救命!」孫蕾一聲大吼,伸手想要抓住唐柔,卻見後者一個側身輕鬆閃過她伸長的手臂。

唐柔不是良善之人,人都已經明確要動她,她又豈會不回敬?所以在側身閃避的同時,她微笑著伸出右腳踩著孫蕾準備抬起的左腳,就見原本跑得順暢的孫蕾尖叫著不雅地往前撲倒。

蕭天哲在唐柔後面,在看到孫蕾奔來時本想伸手將唐柔拉走,後來又想這女孩給他的感覺應該是不簡單的人,對付像孫蕾這樣的人應該易如反掌才對,因此一直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而唐柔也確實如他所想,根本不需要他操心,所以在見到唐柔側身閃避時,他也下意識地跟著往旁一躲,正巧躲開撲過來的孫蕾。

於是孫蕾就非常華麗的撲摔在地上了。

孫蕾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畢竟在她的想像中,她會抓住唐柔的手,然後裝作不小心地將她往後推送到那群喪屍中,這樣礙眼的傢伙就沒了。

也許江紀澤會怪罪她,但區區一個玩物又豈會被人放在心上太久?孫蕾有信心只要她多做點努力,江紀澤也會變成她的男人!

然而想像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孫蕾沒想到唐柔那個賤女人竟然會閃避她,而且還閃過了!

不但閃過了,竟然還拌了她一下!

孫蕾被這突如的變故嚇得一慌,反射神經又不太好,因此這一撲完全沒什麼反射動作,直接狠狠地跌撞在地上,還嗑掉了一顆牙。

劇烈的疼痛感讓孫蕾瞬間紅了雙眼,她吃痛的爬起身,卻發現鮮血一滴一滴自她的嘴裡流出。

孫蕾尚未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呆愣地伸手摸向自己的嘴邊,在確定那些血確實是從她嘴裡流出後,突然覺得嘴裡似乎有什麼異物,意識到這點的她反射性將那東西吐了出來。

一顆完整的白牙,還帶著新鮮的血液。

孫蕾先是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看起來很懵逼。

「哇,妳這牙崩得挺漂亮的。」唐柔涼涼的說,還帶著明顯的幸災樂禍。

蕭天哲一時忍俊不住,噗哧一聲低笑出聲;孫明煦還有風度些,只是為了隱忍笑意,嘴角正一抽一抽的,看起來也有幾分滑稽。

江紀澤只是瞥了一眼孫蕾就看向唐柔,臉上寫滿了無奈與縱容。他一把將人拉到身邊,將早已握在手裡的晶核塞到她手裡,低聲說道:「調皮。」語氣是滿滿的寵溺。

唐柔嘿嘿笑了兩聲,快速將手裡的幾顆晶核吸收掉,終於再次將異能能量恢復完畢,這才似笑非笑的看著還坐在地上,一臉崩潰的孫蕾。

只見她顫抖著手將那顆牙齒撿起來看了看,隨後啊的一聲刺耳尖叫,響徹雲霄。

唐柔沒想到對方會是這樣的反應,畢竟重生回來雖然安逸了一個多月,但畢竟已經知曉末世即將降臨,因此也鬆懈不到哪去,所以對她來說盡可能降低音量不引起喪屍注意是常識,卻忘了這些人與她不同,因此這一叫頗讓她有些猝不及防。

而孫蕾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被唐柔發現她也是重生這點,實在是因為末世六年,除了最開始跟著蕭天哲和孫明煦往倖存者基地跑之外,剩下的時間全在基地裡輾轉,因此很多對歷經末世多年的人來說是常識的東西,她卻是一竅不通。

更別提要她知道喪屍除了會受人類身上散發的香氣而來,還有著敏銳異常的聽覺了。

兩人明顯的認知差異,結果就是唐柔反射性地一腳踹飛了孫蕾,速度快的讓眾人反應不及。

饒是江紀澤知曉唐柔的實力,也沒料到她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

就見孫蕾一頭撞在扶梯上,下一秒就不省人事。

三個男人扭頭看向唐柔,她眨了眨眼,啊了一聲,「反射動作。」

蕭天哲有些無語,卻還是忍不住嘴賤吐槽:「什麼反射動作讓妳一聽到人尖叫就踹飛人?」

孫明煦的嘴唇蠕動了下,最後還是抿著不開口,看向蕭天哲的眼神卻多了幾分憐憫。

人家破壞力都這麼高了,瞧瞧人妹子身體這麼嬌小,看起來風吹就倒的身材,卻如此輕鬆的一踢就把孫蕾踢飛出去,這在證明唐柔身手不簡單的同時,難道不也是種警告,要他們小心別惹人家嗎?

結果這傻缺現在在做什麼?吐槽人家?

這還是你能吐槽的人嗎喂!

也難怪孫明煦會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蕭天哲了,後者也真心不是傻缺,只是口直心快了點,但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闖了禍,頓時就有些欲哭無淚。

唐柔目前對這兩人的印象不錯,因此也不介意,乾咳一聲才正色道:「喪屍的嗅覺跟聽覺都很靈敏。」

兩人頓時變了臉色,難看的恨不得將孫蕾直接丟在這裡了。

同樣的,兩人也意識到他們對今後的情況並沒有深刻的認知,以至於在應付危險上,他們並沒有選擇更加穩妥的方法。

和唐柔二人相比,他們覺得自己這一趟出來根本是在找死,尤其身邊還帶著孫蕾這樣的人。

「既然暈了我就不管了,她你們要帶上嗎?」唐柔瞥了眼孫蕾,「良心建議你們直接把她丟在這邊自生自滅,不過我個人而言是希望你們帶上的。」

「為什麼?」孫明煦有些驚奇,他以為唐柔並不是那麼善心大發的人,難道他判斷錯誤了?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他的判斷究竟有沒有錯了,因為唐柔下一句話讓他徹底傻眼。

「玩具當然是要留著慢慢玩,不然我上哪找樂趣?」

蕭天哲:「……」惡魔。

孫明煦揉了揉有些泛疼的太陽穴,才無力道:「我們會帶上的。」

「那行啊,我剛剛沒注意力道,她大概明天才會醒吧。」唐柔走到孫蕾身邊,毫不溫柔地將她背上的背包扯下,丟了句:「等我。」便一溜煙地跑走了,沒多久就帶著裝得滿滿當當的背包回來,招呼一聲就要他們往上走。

只是才剛經過孫明煦,唐柔就停下腳步,有些不確定地問:「那傢伙應該是你帶吧?你行嗎?」瞧他背著背包看起來都有些吃力的樣子,她很懷疑他到底還有沒有力氣能再帶一個人。

「呃,應該……可以吧?」孫明煦也有些無奈,他現在才想到蕭天哲不喜歡孫蕾,應該不會想要抱她的這個問題。

換句話說如果要帶上孫蕾,那麼這項重任就落在他身上了。

孫明煦不像蕭天哲時常運動鍛鍊,因此背上裝得滿滿的背包後行動上就已經顯示出他的吃力,現在要再多帶一個孫蕾確實不切實際。

但唐柔明顯不想親自動手,更別提江紀澤了,又體諒到蕭天哲對孫蕾的不喜,孫明煦在苦惱地思考該怎麼將人帶上時,背上突然一輕,這讓他愣了一下。

轉頭一看,就見蕭天哲的背上已經掛了兩個大包。

「你去背她吧。」蕭天哲拍拍孫明煦的肩,「這點重量我還撐得住。」

「謝了。」孫明煦笑了笑,應聲去背孫蕾。

唐柔和江紀澤沒有等他們,老早就先跑上去了,畢竟車子都先讓開回去了,他們得現場找車子開才行。

別說唐柔,就是江紀澤偶爾也是需要一些上不了臺面的技能,因此就算沒有車鑰匙,要讓車子發動對他兩來說小事一樁,兩人找了輛相較來說比較乾淨的廂型車,將背包往後面隨意一丟就先行上車發動。

待蕭天哲和孫明煦帶著昏迷的孫蕾出來時,就看到坐在車上等著他們,一副外出郊遊模樣的兩人。

「總覺得跟著他們,末世都不像末世了啊……」蕭天哲有些感慨地說。

孫明煦雖然哭笑不得,卻不得不認同這句話。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上來啊,想被喪屍追?」唐柔喊了一聲,比了比前方的街道,不少喪屍已經開始朝他們這裡走來了。

兩人這才加緊動作上車,對待孫蕾也沒有絲毫溫柔可言,也不管會不會撞到碰到就直接將人隨意丟進車裡,上了車便乖乖坐好。

「你們也不懂得憐香惜玉。」唐柔說得隨便,卻讓後座兩名男孩無語對視。

從後視鏡看到兩人有些扭曲的表情,唐柔低笑出聲,才用著隨意的口氣說:「我挺相信你們兩個的人品與能力,當然,現在的你們在我眼裡其實一點屁用都沒有……」

一旁開車的江紀澤有些無奈:「女孩子,別動不動就說屁。」

「你管我!」唐柔哼了一聲。

回應她的是江紀澤的大手在她的腦袋上作怪。

「喂!」唐柔不滿地瞪了駕駛座的男人一眼,用手指隨便梳理好頭髮才接著和後面的兩人說:「我看你們應該挺有潛力的,跟著我們就要好好加油,以後你們要想離開我們的隊伍也沒關係。」

唐柔畢竟習慣單獨行動,因此就算組成了隊伍,也沒有要將高手收攏在隊伍裡的想法。

而她這樣完全不像正常人會有的想法著實驚得後座二人瞠目結舌,也對自己即將跟隨的人又多了一些認知。

簡單來說,就是不能用常理判斷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