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倩奏搞的,但是她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看了眼格里西亞。「總之,在找到倩奏之前,就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吧!」

「等……慢著!你要扮演我?」格里西亞呆愣的看著我,其他十二聖騎的臉也扭曲了下。

我不解的看著十二聖騎,問:「怎麼了嗎?」

「小森,你別開玩笑了……扮演太陽?不、不可能啦!」希歐乾笑著。

我挑眉看著其他人,其他人是猛地點頭。

「喔--」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在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提醒之下,太陽深感榮幸能夠和各位兄弟一起沐浴在這充滿光明的房間裡。只是不知道各位兄弟是否在掛記著桌上那滿滿的罪惡,導致心神不寧呢?」

白話一點就是「你們是不是想多改幾份公文?」,我燦笑著看著眾騎士再次扭曲的臉。

「各位兄弟是否因為太陽聽不見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所以想提醒太陽光明神的教誨,讓太陽去休息?」

「不、不用!你扮演的很好!真的!」希歐哭喪著臉。「所以我拜託你千萬不要休息!」

我一臉惋惜的嘆了口氣,說:「唉!我還以為可以不用改公文了……」

希歐慘白著臉,正想開口卻被雷瑟打斷。

「好了!」雷瑟看著我跟格里西亞。「總之,你們就辦演各自的角色,『太陽』留在會議室改公文,『小森』去找倩奏。」

我點點頭,又看向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正皺著眉頭,我不解的問:「怎麼了?」

「雖然我很想說好,但……」格里西亞看著我,拿起我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項鍊。「如果倩奏不在項鍊裡的話,又在哪裡?」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