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嗎?」艾倫有些不確定地看著自己手上的動作,身後的利威爾卻是輕點著頭應聲道:「沒錯,就是這樣。」

拿著小刀的手換了個地方,艾倫像個愛發問的好奇寶寶又問:「這樣呢?」對方也像個熱愛教學的好教師般,不厭其煩地回答:「也不錯。」

艾倫又接連換了好幾種方式,手上的工具也不斷轉換,嘴巴更是不曾停歇過半刻,他一邊試用一邊詢問利威爾意見,也順便熟悉這些他尚未用過的工具。

利威爾從最初站在對方身後就近觀看,到現在坐在後頭的柔軟沙發上,他靜靜地看著對方玩弄那些他特地為對方準備的各類工具,唇角卻是忍不住微微上揚。

他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起對方的,只知道自己的視線早在不知不覺中緊緊跟隨著對方,他想或許是對方身上總是散發著溫暖耀眼的光芒,刺眼的令他感到礙眼也不一定。

就只是想把對方的光芒染上一層黑,他的黑。

或許是因為對方真的太耀眼了,也因此就算只是一個小污點也可以快速擴散開來,利威爾沒花多久時間就達成自己的目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忍不住勾起唇角。

與倆人或好奇研究,或平淡觀望的反應不同,艾倫身旁的木椅上有名男子坐在那,臉上佈滿了驚恐。

更正確來說,男人是被綁在椅子上了。

要問他為什麼會陷入極度恐慌中,就得看看坐在他隔壁,正被艾倫上下其手的男人的遭遇了。

與其說是上下其手,說蹂躪或許更貼切。

艾倫從最初拿著鉗子將對方手腳上的指甲拔掉,到拿著小刀在對方的肚子上劃出一條又一條的洞口,男人驚恐地看著這名將自己抓住的瘋子不斷拿起一個又一個工具,每使用一個工具就會開口詢問諸如「這樣對嗎?」、「這樣可以嗎?」一類的詢問,他知道對方絕對不是在問自己的意見,而這樣的行為在他眼裡就更顯瘋癲。

──他是個瘋子,貨真價實的瘋子。

正在被艾倫玩弄的男人早已斷氣,男人知道他逃脫不了,濃烈的絕望湧上心頭,連帶的也讓他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感到有些麻痺。

濃濃的腥味不斷充斥腦門,男人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也不知道艾倫玩弄那具屍體多久,只知道對方拿著刀子朝自己笑著走來時,自己連掙扎的意志也沒有,就只是等著自己的死亡降臨。

或許任何人在見識過一個瘋子不斷拿著各類工具玩弄人體直至對方死去,還毫不停歇地將屍體又割又扯,弄了一地的鮮血與臟器,都會讓人喪失求生意志也不一定。

至少男人就是如此。

他已經放棄了,放棄無用的掙扎。

男人的反應卻讓艾倫皺起眉頭,語帶不解地問:「真奇怪,你怎麼就不掙扎呢?」

對他的話忍不住嗤笑了聲,對於無法動彈還遭受視覺、嗅覺、聽覺與精神衝擊的他,掙扎又有什麼希望?

「那傢伙放棄了。」後頭的利威爾笑著。

「咦?這樣就放棄了?我明明什麼都還沒做呀……」艾倫納悶地轉頭看向對方,這舉動看在男人眼裡就更顯詭異。

「艾倫喲,人類就是這麼脆弱。」利威爾不以為意地說。

「是嗎?」艾倫回頭看向男人,隨即掛起溫和的笑,那笑明明是能讓人感到異常溫暖的,但身上卻又沾滿了新鮮的鮮紅血液及令人想吐的噁心腥味,強烈的對比讓男人的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出一個詞──天使中的惡魔。

「噗哧!」

利威爾突如的笑聲讓艾倫面露不解地回望他,但前者只是笑著擺擺手,接著一個手勢催促後者快點動手,後者也不疑有他,拿起小刀直接就往對方喉頭劃去。

「對他這麼好?」利威爾挑眉,對對方竟讓男人如此痛快死去感到些許不滿。

「因為他不會反抗,無趣。」艾倫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男人不知道該慶幸艾倫給自己痛快,還是該懊惱自己就這麼死去。隨著血液迅速流失,他的意識也越飄越遠,他突然想在最後仔細看一下艾倫後方,因為對方總喜歡轉身向空無一人的沙發上和空氣對話。

是的,空氣。

打從他被帶到這裡開始,艾倫時不時就會轉身對著後方沙發說話,但不管他怎麼仔細觀看,都看不到那裡有任何人影。

他也因此更加認定對方是瘋子,也只有精神不正常的傢伙,才會如此喪心病狂地抓人到這間偏僻的廢棄倉庫進行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他意識越來越遠的同時,他似乎聽到另一道男音。

一直看著艾倫玩弄另一人的男人,自然也有觀察四周環境好尋得一線生機的時候,也因此他很確定這間倉庫除了那具屍體,就只有他和艾倫而已。

但現在聽到的另一道男音又是誰呢?

男人的眼皮沉重的有些睜不開,耳朵也出現些許耳鳴,但他還是隱約聽到了兩道男音正在進行對話──

「誰說他不會反抗的?只要給點苦頭,包準他叫得跟殺豬一樣。」

「真的嗎?」

「你是在質疑我?艾倫喲,你倒是說說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嗯……好像沒有。」

「不是好像,看來你也想嚐點苦頭了。」

「好吧,是沒有。」

「很好,這傢伙就快死了,死掉的傢伙也沒什麼好玩,趕快把他處理掉,我去幫你找新玩具。」

「真的?太棒了!」

男人很好奇,儘管自己快死了,他還是想知道,知道和這個瘋子對話的傢伙到底是誰。

他微抬起頭勉強睜開眼,努力讓自己的視線對焦,卻是在看清沙發上的男人而猛地一抖。

「你這小子出乎預料的頑強嘛?」利威爾嗤笑出聲,接著站起身。

「就送你份禮物吧。」

這是男人聽到的最後一句話語,不是出自艾倫口中,而是出自這位頭上長著紅色尖角,背上還有對血紅翅膀的男人。

再之後,男人只覺一陣烈火熊熊燃燒,將自己燒成灰燼。

也是在這時他才明瞭,原來艾倫不是瘋子……

而是被惡魔迷惑的玩具。

*****

微博的活動,玩了一下,已經……一天又不知道幾小時只睡了十分鐘所以不知道在幹嘛(幹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