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櫻哭著撲進我懷裡,我回抱著櫻輕拍著她的背。

「草食動物,妳去哪裡?」雲雀面無表情的看著我,語氣卻充滿了怒意。

「這個嘛……」我看著雲雀,輕笑了起來。「神那裡。」

櫻驚訝地抬起頭看著我,雲雀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看了看櫻,又看向雲雀,或許我的笑容又多了幾分生氣與真實了吧?要不,原本擔心我離開的櫻和生氣的恭彌怎麼不繼續責罵我?

我拉著尚未回神的兩人來到客廳的沙發前要他們坐下,然後拿出存摺放在桌上,我看向雲雀。

「你叫我解釋我也解釋不出來,所以去找煌幫忙了。」我邊說邊將右手放到雲雀頭上,白色的微光自手上發出,沒多久我就將手收回來,而雲雀的臉上則寫滿了震驚。

「雪,妳……」櫻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我,我看向她點頭淡笑著。

「我讓恭彌看我的記憶。」頓了一下,我又道:「只有關於他們的記憶被我跳過了。」

我只有說要告訴他我的一切,可沒說要告訴他他的未來。除了家教的相關記憶,我全都給恭彌看了。

當然,洗澡一類的記憶自然是跳過了。你們這些思想邪惡的傢伙離櫻遠一點!

雲雀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從最初的震驚變成了面無表情。他拿起桌上的存摺,丟了句「房租。」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跟櫻對看著,笑了起來。

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這讓我今天睡了個難得的好覺……十二年來,或者該說有記憶以來,難得的好覺。

隔天,我比平常早半個鐘頭起床,我梳洗完就拿著書包悄悄的走下樓。一走進客廳卻看見雲雀正坐在那。

「恭彌?」我走過去放書包,好奇的問:「你都這麼早起嗎?」

現在是清晨五點,平常為了準備早午餐,我都會五點半起床,而櫻則是睡到六點才被我叫醒。

每次起床都不見雲雀,我還在納悶他到底是幾點出門呢!

雲雀看著我先是一愣,隨即應了聲:「嗯。」

我走進廚房倒了杯牛奶,將牛奶溫熱後拿去給雲雀。雲雀沒說什麼就接過我遞給他的牛奶,我趴在沙發上笑著說:「會這麼早去學校的只有你吧?今天就吃完早餐在去吧!」

雲雀看著我沉默了一會,才點頭表示回應。我笑著起身走進廚房,開始做雲雀的早餐。

雲雀突然走過來,我看著他手上拿著的空杯子,笑著說:「放著吧!等等我在洗。」,然後將培根和蛋盛進盤裡遞給雲雀,又拿了兩片烤土司給他。

雲雀一接手,我又去洗杯子,接著開始準備三人的午餐。

期間雲雀一直站在我身後,我狐疑地翻過身不解的看著他問:「怎麼了?不喜歡嗎?」

雲雀看了眼手中的早餐,又看向我。

「妳不吃?」

我輕笑著繼續準備午餐,還不忘回道:「等我做好便當就吃。」

我聽著雲雀走出廚房的腳步聲,快速地將便當用好,然後才開始準備我和櫻的早餐。

看看時間,六點了,我將廚房整理好,走出廚房準備去叫櫻,卻在走出的下一秒愣住了。

「櫻?妳怎麼起床了?」我不解地問,又看向仍坐在沙發上,早餐卻動都沒動的雲雀問:「恭彌也是,怎麼還沒吃?你不是都很早去學校嗎?」

「是恭彌哥叫我的。」櫻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一旁的雲雀則不語。

難道是在等我?我看著雲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這笑,讓一旁的櫻愣住了。而似是覺得奇怪的雲雀也翻了過來,正巧看到這笑容,為這笑失了神。

沒發現兩人的怪異,我轉身端出我和櫻的早餐。今天,是我和櫻住進這個家的第一次,三人一起吃早餐。

雖然一起吃早餐,但雲雀還是先去學校了。和櫻走在去學校的路上,櫻的心情明顯的很好。

雖然不知道櫻今天為什麼這麼高興,但她高興,我也高興。

「今天是藍波跟碧洋琪出現的日子吧?」櫻笑看著我,我嗯了一聲指著前方。

櫻不解地順著我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見碧洋琪丟了瓶飲料給澤田,但號稱「廢材綱」的澤田不但沒接到,飲料還掉到地上爆了開來,接著一隻烏鴉就因毒死而掉了下來,而牠的位置正好就在澤田前方。

我看著澤田的反應輕笑著,沒注意到一旁的櫻更加開心地看著我。

來到班上的門口,澤田就和在門口堵他……說等他會不會比較好?總之就是,他跟獄寺和山本說剛才發生的事,沒多久就發現藍波正死命地抱著他的腳。尚在努力地將藍波從他腳上拔下的時候……還是拉下?

總之就是,雲雀來了。

「對不起!我馬上把他帶回去!」

我看著澤田慌慌張張地離開,獄寺也追了上去,又看向雲雀。

「你們打算聚集到什麼時候?」雲雀微瞇著眼,冷冷的說:「咬死你們喔。」

除了我們以外的人全部跑開了,我看著走到我們面前的雲雀,笑著問:「又要把我拎去改公文?」

出乎意料的,雲雀說:「無聊再來幫我。」

我呆愣了幾秒,隨即笑了出來。

櫻似乎又更加高興了,而雲雀則是有些呆愣。

對了……記得藍波會用十年後火箭筒吧?突然很像看十年後的藍波,我忍不住看向櫻問:「櫻,我想去看耶……」

櫻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漾開笑容,拉著我朝澤田他們離去的方向跑去。

「啊!櫻!不要在走廊上跑步!」

我就這麼被櫻拉著跑,直到耳邊傳來爆炸聲,我忍不住加快腳步,一把抱起櫻跑了過去。

藍波哭著拿出十年後火箭筒跳了進去,一陣煙霧散去,大人藍波走了出來,有些慵懶的向澤田他們打招呼。

我的嘴角正些微的上揚,正想看大人藍波被里包恩修理,卻在下一秒發現他正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雪!妳是雪吧?」大人藍波一臉高興的走過來。「想不到我竟然還能看到妳!」

雖然我很想問為什麼大人藍波沒有照動畫的劇情演,反而一臉久違的模樣看著我。但看到他眼裡一閃而逝的懷念與難過,閉上眼,我深呼吸了一口。

「呃,妳怎麼了?」大人藍波有些慌張地看著我,我睜開水藍色的眼瞳看著他。

「藍波,你老實的告訴我,十年後的櫻還在嗎?」我看著大人藍波的身體猛地一震。他不安的看著我,似是不想回答,讓我忍不住吼著:「回答我!」

「在!櫻還在!」大人藍波驚恐地看著我,我吐了口氣。

「所以,只有我……死了?」我看著大人藍波瞪大雙眼看著我,然後化為一陣煙霧,變回這個時代的藍波。

我看向櫻,她瞪大雙眼看著我,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

「看來妳的身份很特殊呢!」里包恩笑著跳到我面前,我淡笑著蹲下身將他抱起,又看向櫻變得慘白的臉,哄著:「櫻,先回去上課,好嗎?」

櫻看著我,最後點點頭。

我溫柔的笑著,又看向正一臉呆愣的澤田和獄寺,說:「阿綱、準人,麻煩你們幫我照顧一下櫻。」

「咦?啊!好的!」

「臭女人!誰准妳叫我的名字?」

我看著兩人笑而不語,直到臉上寫滿擔憂的看著我的澤田和有些不甘願的獄寺把櫻帶走,我才帶著里包恩離開。

*   *   *

最後一篇存稿~之後要等七月才會打喔(笑)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