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給我跪下!」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我看了看四周。

河邊?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狐疑地坐起身,輕撫著有些疼痛的頭,腦海卻閃過火災的畫面,我愣住了。

記得剛才我衝進火場裡救一個小男孩,在快到大門的時候,燃燒著的巨大屋樑倒了下來,然後我將那個小男孩護在懷裡,屋樑就這麼硬生生的打在我身上……然後,憑藉著多年的鍛鍊,我將屋樑丟到一旁,帶著完好無傷的小男孩逃了出去,接著眼前一黑,我在那名婦女的感謝下昏了過去。

然後呢?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而且……

我伸手摸摸我的頭跟背部,除了剛醒來時的些微頭痛,我的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有燒傷的。

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微皺著眉頭,一旁的聲音引來了我的注意。

……沒有啦!剛才真的很抱歉,是我們不知好歹。」

我呆愣的看著五個男人跪在地上,又看向那唯一站著的男人……

說起來,我剛剛好像有聽到有人說「所有人給我跪下!」這句話耶……還有,那個站著的傢伙怎麼這麼眼熟啊?

「因為石高的不敗傳說男鹿,毫無防備地睡著了……

……

重點,我好像聽到重點了。他剛剛說什麼?石高的不敗傳說……男鹿?

「男、男鹿?你是男鹿?」我驚呼著,卻引來了男鹿的注意。

「妳這傢伙是誰啊?」男鹿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問。

「啊!先不用管我,你們繼續吧!」我如是說。

「啊?」男鹿先是微皺著眉頭看著我,隨即又喔了一聲,看向跪在地上的五個人微笑著說:「你們啊,如果對手不是我而是別人,那個人早就死掉了。」

我看著男鹿指向一旁那被鋼筋壓在底下的書包,又看向那五個人。

「對啊,你說的沒錯……」為首的男人微笑著,接著小聲的說:「你怎麼不死一死呢?」

我看著男鹿微笑著,抓起那人的腳走到河邊,接著……

「這塊髒汙洗得掉嗎?」

嗯,依照男鹿的說法,他是去河邊洗衣服,那我呢?我是在河邊看他洗衣服的……呃,死人?死而復生的人?穿越的人?鬼神般的人?傳說中的人?

……什麼傳說中的人?又不是什麼稀有品種,不管是哪個世界到處都有人好嗎?

算了,總之就是,河川上游飄來了一個大叔。

「死、死人啊啊啊啊啊!」

我看著那五個人落荒而逃,又看向將大叔拉上岸的男鹿,然後──

大叔的身體一分為二了。

嗯,很有臨場感。看漫畫還沒什麼感覺,但實際看到大叔的身體一分為二……感覺亂可怕的。

哎呀!我的冷汗都流出來了……但還是要去看看啊!

我好奇地走上前去,一分為二的大叔身體裡有個健壯的男嬰。我看向一旁的男鹿,他的臉上露出了呆愣,還冒出了些微的冷汗。

男鹿似是在思考,他先是呆站在原地幾秒,隨後蹲下身一臉兇狠的說:「嘿,小弟弟……你迷路了嗎?」

我呆愣地看著男鹿先是沉默了幾秒,接著又雙手交叉在胸前,似是在思考,然後轉過身揉了揉臉,沒看到嬰兒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

「好,乖乖,過來這邊!」

這次是眼神兇狠,嘴上卻掛著笑容的兇惡表情,像是意識到這表情還是不對的男鹿再次轉過身揉了揉臉,卻不知道嬰兒已經更加高興地手舞足蹈了。

「嘻哈哈哈哈!小弟弟……我要把你做成蠟像!」

……這個,那個表情已經讓我說不出話來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呆愣了,整個就是傻眼,傻眼到一個極致。

「我說……你到底在幹麻啊?」我有些無奈地看著他,他啊了一聲,臉上冒著冷汗地看著我,雙手卻是微微展開,迎接因為非常高興而跑過來的嬰兒。

……我忘了這嬰兒是魔王,喜歡男鹿這傢伙,要是男鹿不這麼兇狠又怎麼對他的胃口?

「算了,當我沒說。」我擺擺手,看著男鹿站了起來。

「還沒告訴我,妳這傢伙是誰啊?」

「噢!我叫芽琉草,你是男鹿辰巳,對吧?」我慵懶地看著他,懶懶的說。

「是啊,妳該不會也是來找我打架的吧?」男鹿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問,但手上的嬰兒卻發出了「噠!」的不明呼喊聲。

我依舊一臉的慵懶,懶懶的說:「我看起來像是要跟你打架嗎?」

「不像。」男鹿想也沒想地就回答了。

「這就對啦!」我微微笑著,又看了下男鹿手中的嬰兒。

雖然知道接下來男鹿會帶著這嬰兒到他的好朋友家去,想來我又沒事可做,剛到這也不知要住哪,身上似乎也沒錢……乾脆就先跟著他好了。

「這傢伙你要怎麼處理?」我指著男鹿手上的嬰兒問。

「嗯……」男鹿放開抱著嬰兒的手,嬰兒卻死命地抓著他的衣袖不讓自己掉下去。「這傢伙好像變得很喜歡接近我耶……

我看著男鹿臉上露出的些許苦惱,潑冷水道:「他是很喜歡接近你沒錯啊!」

因為那個嬰兒是魔王嘛!魔王自然是喜歡你這種又強臉又長得可怕的太保啊!

沉默了一會,男鹿像是放棄似地嘆了口氣,說:「算了,就去找那傢伙商量一下好了。」

我看著男鹿拿出手機按了幾個號碼,然後等著對方的接通。

「喂,古市,我有件事情要找你商量,待會就到你家,就這樣。」

我看著男鹿似是不給古市拒絕的機會,直接將電話掛掉收起,好笑地看著他。

「就這樣,我先走了。」說完,男鹿轉身準備要走,卻被我一口喊住。

「等一下!」我一把抓住男鹿的衣服,他啊了一聲,轉過頭不解地看著我。

「我閒著沒事做,你讓我跟去行不行?」我說,看著男鹿微皺著眉頭。

要是不能跟去我就糗大了,因為會很無聊。呃,也不能說無聊啦!得先找到住的地方才行……不對,就算睡在路邊我也能活下去,又不是沒有過。

算了,反正我接下來的行程就看你的決定了,男鹿。

男鹿先是沉默了一會,然後又看了下嬰兒,最後又看向我。

「妳這傢伙……跟來要幹麻啊?」

……看戲。

「我不是說了我閒著沒事做嗎?」我慵懶的說。

……妳真的不是來跟我打架的?」

額頭微露出青筋,我微笑著說:「你想跟我打我也不介意。」

大概是我這無意識釋放出來的殺氣也很合魔王的胃口,總之就是,嬰兒握緊雙拳、雙眼發亮,一臉高興的看著我。

而看到這樣的我的男鹿先是愣了一下,他抓了抓頭。

「那就來吧。」

好耶!既然能繼續看戲,那我就把所有正事的行程延到看完戲為止!

然後我就跟著男鹿一起邁向古市家去,而這一路上我們也沒安靜,不知是男鹿對我的戒心太重還是純粹的好奇,總之就是,他問了我很多問題。

「為什麼妳會在那裡?」男鹿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問。

問我為什麼會在河邊,我自己也很好奇。明明就是要躺在醫院或是要死的人,現在竟然完好無缺地站在一個虛構的世界裡,還和故事中的主角互動著,真是荒謬!

「睡覺。」我也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回答著。

我這麼說也沒錯,畢竟我算是被男鹿吵醒的,也就是他那句「所有人給我跪下!」。

「妳家住哪?」男鹿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問。

……我很好奇你問這個問題幹麻。

「我家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我也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回答。

我這麼說也還是沒錯,我家確實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正確來說根本就不在這裡。換句話說,現在的我就等於是無家可歸的孩子。

「妳這傢伙真的很奇怪耶!」男鹿古怪地看著我,我面無表情地回看著他。

「臭小子!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信不信我揍扁你?」

哎呀!我這個人就是這麼善變,隨便一句話都可以讓我翻臉的唷!再說男鹿這傢伙一直問一些沒意義的問題,還說什麼我很奇怪?我哪裡奇怪了?奇怪的是你好不好!

不,男鹿不是奇怪,是可怕才對。

啊!雖然他笑起來很可怕,但是我本身就是太妹的一員,我又怎麼可能會怕他呢?

「一般的女生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哪像妳,還跟我走在一起,而且一般的女生應該不會單獨在那種地方睡覺才對,因為那邊有很多像我一樣的人。」男鹿恢復面無表情的臉,再次看著前方說。

不,沒有人像你一樣,據我所知,大家都比你差上許多。

不,其實我也不確定。老實說,我漫畫只看到第二集,後面的幾集因為預算不夠所以還沒買,然後今天,我掛了。

掛都掛了,也不能看了,雖然可惜,但至少我現在能夠親身經歷,勉勉強強算是可喜可賀……吧?

「石矢魔哪來的『一般的女生』?」我嘴角正不易察覺地抽動著。

「妳是石矢魔的學生?」男鹿狐疑地看著我,我搖搖頭。

「不是。」頓了一下,我又接著道:「也許不久後就是了。」

這句話是隨便說說的。

我到這邊身無分文,吃住都是問題了,又怎麼可能有那個閒錢讓我去讀書呢?

唉!不能怪我一直唬爛男鹿,畢竟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再說除了這句話,我講的一切都是真的!看啊!看看我這純真的眼神!你現在知道我說得有多誠懇了吧?

啥?你說你沒看到?小子,你想死嗎?

「不久?」男鹿又狐疑地看著我,臉上透著些許的好奇。「妳是剛搬到這裡的人嗎?」

……我都不知道男鹿是一個好奇寶寶,哪來這麼多問題啊?我翻了個白眼,只是男鹿看不到,因為我是在心裡翻。

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煩,我當然是……繼續說實話啊!

「老實告訴你吧!我因為某些原因,現在是無家可歸,但目前還不想處理那些事情,可以說是閒得發慌,所以才想跟著你,看會不會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我看著男鹿,燦笑著說:「這個回答你滿意嗎?」

男鹿先是呆愣地看著我一會,接著又轉頭看向前方。

「跟著我哪會有什麼有趣的事……

我聽著男鹿的低咕,微微笑著。

當然有趣囉!只可惜你還不知道,再過不久你的人生就要整個大便……不是,是大變了。

啊啊!但是漫畫我只看到第二集,所以後面的劇情我也不知道你的人生還有什麼精彩劇情,真是可惜啊!

嗯?你說我怎麼好像在幸災樂禍?不不不,我怎麼可能會是這種人呢?看啊!我這純真的眼神!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啥?你說你才不會相信一個太妹說的話,而且這句話我說過了?小子,你這是歧視!歧視懂不懂啊?太妹就不能說真話嗎?太妹就不能有純真的眼神嗎?小子,信不信我一拳打爆你?

嗯?你問我都不用管形象的嗎?拜託!我是誰?我是太妹耶!太妹還管什麼形像?管形象會讓自己變強嗎?會讓敵人說「噢!你真有教養。」就放過你嗎?形象能幹麻啊?你說啊你說啊!

咳!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我不應該這麼激動的,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唉!實不相瞞,其實我還是會維持我的形象的──慵懶的形象。

只不過是把本性露出來而已,你們就別再吐槽我了啦!

「你怎麼知道沒有趣事?」我笑著反問。

男鹿先是搔了搔頭,才認真的回答道:「我是太保,會發生的事情只有跟人幹架,也就是說妳覺得這是件趣事?」

……老實說,男鹿說的很有道理。

如果我完全沒看過這部漫畫,我現在絕對不會跟著男鹿跑,因為一看就知道會惹上麻煩,以我的個性我才懶得跟他在一起。

男鹿的思考邏輯也很正確,會發生在他身上的事確實就只有打架,因為剛才就在河邊發生過了。

如果我不知道他是誰,我只會在一旁冷眼旁觀,既不會插手也不會向男鹿說話,我只會很納悶自己會什麼會在這裡,也許看到河上飄來的大叔屍體會嚇得呆愣在那看著男鹿將大叔拉上岸,然後驚訝地看著大叔的身體一分為二,再來無言地看著男鹿對嬰兒露出恐怖的微笑,想著這人是不是白癡。

如果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話,也許現在就不會跟男鹿走在一起了。

但是現在,我知道後來的劇情,我知道男鹿,知道他手上抱著的那個嬰兒,知道那個一分為二的大叔,知道漫畫第二集為止的劇情,所以……

跟都跟了,你還要我怎樣呢?

「老實說,我對打架沒興趣。」

我承認我是太妹,說這種話很沒說服力,但我真的很討厭打架,因為血的味道讓我很反感。

可惜現在的男鹿,不,是這個世界都不知道我芽琉草是個太妹,而且石矢魔也有很多的太妹,我就顯得很渺小了,這樣也挺好的!很清閒,我可以過得更加悠閒了。

「那妳到底為什麼要跟著我啊?」

我盯著男鹿一會兒,他似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然後我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在男鹿呆愣地看著我的同時,嘴唇微微開啟。

「你這個人怎麼會這麼煩呢?」

……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