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古市家門前,男鹿手上抓著嬰兒,動也不動地仰望古市的房間。

「……你在幹麻?」不快點進去讓我看戲……不是,是看你怎麼向古市說明,還站在這裡幹什麼?不知道門鈴在哪嗎?

唉!不是我想吐槽你,而是因為來這裡的路途太遙遠了,偏偏你問題又這麼多,趕快進去叫古市泡茶給我喝啦!

等一下……記得漫畫中古市根本就不知道男鹿帶了個嬰兒來,也就是說男鹿沒有透過門鈴進入屋內,所以……

我看著男鹿走上前,在門前左邊的花盆下拿出鑰匙,開好門後還不忘把鑰匙放回去,接著轉頭看著我,一副招呼客人的樣子說道:「還站在那幹麻?進來吧。」

「……你當這裡是你家啊?」我嘴角抽搐地看著男鹿。

「啊?」男鹿皺著眉頭看著我,搔了搔頭才道:「古市那傢伙跟我說的啊!說什麼『拜託你不要再用壞我家門把了』……」

……原來你真的不知道他家門鈴在哪嗎?還是說你連什麼叫門鈴都不知道?

古市,我為你默哀一秒。

跟著男鹿走進古市家,男鹿邊帶路邊說道:「待會妳跟嬰兒先在外面等我吧!」

「咦?」我傻眼了。

雖然說漫畫劇情裡,男鹿因為怕古市會大吃一驚而先將嬰兒放在古市的房間外,但我沒想到男鹿會叫我也在外面等,這樣我不就沒辦法看男鹿向古市說明了?

……仔細想想,我一個女生跟著男鹿一起進去,古市也會嚇一跳吧?

「要是直接帶你們進去,古市那傢伙會大吃一驚吧?」男鹿搔了搔頭,在古市的房間前停下,轉過身將嬰兒交給我。

接過嬰兒,我點頭,雖然有點可惜,但我還是在男鹿進去古市房間後坐到門邊。

將男鹿在進去前脫下的外套披在嬰兒身上,我靠著牆吐了口氣。

趁男鹿向古市解釋的這段期間來釐清一下思緒……就現階段來說,雖然沒有印象,但我應該是死了沒錯,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會跑到這個世界。

穿越?這種小說漫畫才有的情節以前想都沒想過,本來還覺得有些可笑的劇情,卻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不知道父親現在怎麼樣了?希望沒有因為我的離開而難過。想到這,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死亡對一個人來說應該狠沉重才對,為什麼我卻這麼的平靜?因為這裡也算是我熟悉的世界嗎?

不清楚,這似乎很複雜。

「噠!」嬰兒睜著大眼看著我,彷彿在向我打氣,這讓我笑了。

我將嬰兒抱起,好笑的說:「你在幫我打氣嗎?但你可是魔王耶!」

「噠!」

「不許一分為二啦!」

房內傳來古市的怒吼聲,看來我就快要可以進去了。

「不許──一分為二──!」

是在說那個一分為二的大叔吧?嘖嘖!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噁心啊!

房內傳來走動的聲音,大概是古市已經聽不下去了,準備叫男鹿離開好去約會吧?可惜啊可惜,古市,你今天是注定沒能去約會了。

房門被猛地打開,男鹿看著我和被我抱在懷裡的嬰兒,面無表情的說:「進來吧。」

……再說一次,男鹿,你當這裡是你家啊?

跟著男鹿一起走進去,我將嬰兒放到地上,然後坐在一旁,向遞茶飲給我的男鹿道謝,便開始努力當空氣,安靜地在一旁看戲。

「你很快就叫我把嬰兒帶進來,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男鹿臉上冒著薄汗,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

古市全身冒著冷汗,無言地看著地上的嬰兒。

「瞧,這是真的嬰兒吧?」男鹿一臉「我沒騙你吧?」的表情看著古市,後者的身體開始些微顫抖。

「你……」勉強說出話來的古市吐出了一個單音節,還帶了點抖音。

男鹿聽了,面露不解地看著古市。

「你?」

「你一直讓他們在房間外面等嗎──!」

「因為突然帶進來的話,你會大吃一驚的!」

我看著古市挫敗的跪坐在地,嘴裡還喃喃著「為什麼要把他帶來……別人的家裡……而且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姐……」,繼續喝我的茶。

直接將古市的反應省略掉,男鹿抱起嬰兒面無表情地說:「古市,說話要算話。我要繼續講下去囉!」

「心地善良的年輕人非常吃驚。」男鹿一臉正經地開口道,換來的是終於受不了的古市的怒吼。

「夠了,別用那種語氣講話了!」

男鹿開始敘述當時的經過,也因此讓我得到了解答。原來當時男鹿會露出那種笑容,純粹是為了裝爽朗,因為他認為他要用大人的態度對待嬰兒,卻沒想到裝爽朗這麼困難。

聽著男鹿的敘述,我也想起漫畫中的他確實是這麼說的。

爽朗嗎?我看著男鹿邊說邊冒出冷汗,就連古市都忍不住問他到底在幹什麼,嘴角勾起一抹笑。

對太保來說,要裝爽朗確實是很困難,因為人們對太保、混混、流氓一類,被貼上負面標籤的人的定義就是凶神惡煞,僅此而已。

沒錯,就只是因為長相凶神惡煞,所以有很多人因此被人看不起、被欺負、交不到朋友,最後就變成真正的不良少年了。

不過就男鹿來說,他應該是表裡如一的太保吧!

太保當慣了,平常又是那張臉,也難怪男鹿裝不出爽朗的表情。

男鹿繼續向古市說明事情的經過,被他這一說而讓我想起漫畫的劇情後,我又對他說的話沒了興致。

因為,都已經知道了嘛!

不想再聽下去的我頓時倍感無聊,原本坐在古市書桌前的我索性拿了一本參考書直接躺到古市的床上去。

想不到古市挺認真的嘛!滿滿的都是筆記……女人名字和電話的筆記。

「喂!我說妳啊……」

「嗯?」我一手撐著頭看著正指著我的男鹿,不解地問:「幹麻?」

「妳以為這裡是妳家啊?還躺在床上!」男鹿皺著眉頭看著我。

一旁的古市聽了吐槽道:「這裡也不是你家。」,但臉上卻有些微紅。

對於古市的反應我深感不解,一般會讓男生臉紅,應該是因為女生穿得很少、若隱若現的那種吧?我穿的不但是褲子,還是長袖長褲包得密不透風的那種,他為什麼要臉紅啊?

嗯,男生的思想果然也很複雜。

「古市介意嗎?」我慵懶地笑看著古市,他的臉卻更加通紅。

怪了,我有做什麼嗎?

算了,好像真的很複雜。

「不、不介意。」待會一定要在那床上滾個十幾回!古市一會正經,一會幸福的表情看著我道。

「古市都不介意了,你還囉唆什麼?」我燦笑著看著男鹿。

「……」

看著男鹿面無表情的臉,我懶懶的爬起身,伸了個懶腰後爬下床,將古市的參考書放回原位。

「這樣總可以了吧?」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臉頰卻有些鼓鼓的。

只不過是躺在床上,又沒礙到你們,為什麼我不能躺啊?雖然說是我自己要跟來的,但已經想起男鹿會說的話了,所以會不想再聽第二遍是人之常情嘛!

再說,男鹿現在在說的劇情我當時也在場,根本就不必再聽了嘛!所以我到底是來幹麻?做複習嗎?這個考試會考嗎?需不需要做筆記啊?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跟來了!應該快點去處理吃住的問題才對啊!

不對,待會那個惡魔侍女會來,那段應該很有趣,只是我這種行為是在玩命……怎麼我現在才驚覺到我在玩命啊?

算了,反正來都來了,不小心再死一次也無所謂。死了說不定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就算不能復活,至少讓我看一看父親嘛!

嗯,說到吃住的問題……我餓了。

眼前突然出現一塊蛋糕,我呆愣地看著手的主人,男鹿仍舊一臉的面無表情。

「……幹麻?」

「什麼幹麻?」男鹿皺著眉頭看著我,「看也知道,給妳吃啦!」

「喔……」我呆愣地接過蛋糕,卻不知道該不該吃。

並不是因為我不相信男鹿的為人,基本上他是不可能下藥,在正常情況下也沒有人有辦法下藥的,重點是男鹿跟古市根本就沒藥好下。

呃,不對,說不定有瀉藥……但我跟他們無冤無仇的,他們不會害我的。我納悶的也不是這蛋糕是哪來的,因為漫畫的男鹿在一開始出現在古市房間的時候就在吃蛋糕了。

呃,我記得那時候的古市在戴隱形眼鏡,桌上也沒其他蛋糕,就連剛才我走進來的時候也沒看到有蛋糕,連茶都沒有,男鹿到底從哪拿出來的啊?

……好複雜,所以這件事就到此為止。

我納悶的是──男鹿為什麼要給我蛋糕?

讀心術,知道我餓了?不,雖然我漫畫只看了兩集,但我確定男鹿沒有讀心術這種能力。所以是……

啊,這個也好複雜。

「那個,芽琉小姐……」

古市的聲音找回我的思緒,我看向正對我友善微笑的古市,用從頭到尾都是一樣的慵懶表情回看著他。

「男鹿是因為妳一個女孩子隨便躺男人的床不太好,才會叫妳起來的,妳就吃點甜點,別跟他計較了吧?」

……原來蛋糕是用來收買我的啊?是說我剛才有露出生氣的表情嗎?

「呃,妳剛才嘴巴鼓起來,看起來像在生悶氣……」而且非常可愛。古市再次解釋道。

奇怪,為什麼古市都知道我想問什麼?我狐疑地看著古市,就連男鹿也是一臉的好奇。

「呃,因為妳的表情寫著你的疑惑嘛!」真的超級可愛的啦!古市微笑著。

我理解的點點頭,開始吃起手中的蛋糕,看來暫時不用擔心食物的問題了。但是住嘛……

嗯,我是不可能借住古市家的,因為他家似乎沒有空房。男鹿也不太可能,因為嬰兒跟侍女會住進去,為了不要讓事情變得更複雜,我還是放棄吧!

啊,好複雜,晚一點再想好了。

說起來,那個惡魔侍女怎麼還沒出現?

「男鹿,」我邊塞了口蛋糕邊看向正不解地回看著我的男鹿問道:「你說完了嗎?」

「……還沒。」

點點頭,我丟了句「嗯,那你繼續吧!」就繼續吃我的蛋糕。

不得不慶幸我的成長環境讓我就算一天只吃這塊蛋糕也可以撐到明天都不餓不叫,所以才說今天的食物算搞定了。

基本上就算不吃不喝我也能撐上一個月左右,只是那樣太痛苦了,所以今後要是沒飯吃就來找男鹿或古市吧!

這麼說起來……我現在身上好像半毛錢都沒有,這是不是意味著要露宿街頭了?

啊,好複雜,不想了,讓腦袋放空吧!

拿著吃得乾乾淨淨的盤子走到床邊,我看著男鹿繼續向古市說明。

「嬰兒非常地……喜歡接近我。」男鹿冒著冷汗地說著結論,一旁的古市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吐槽了,而被男鹿抓在手裡的嬰兒則是雙手高舉著,發出「啊──」這種疑似歡呼聲的吶喊聲。

嗯,那個嬰兒看起來很高興。我笑著將盤子放到桌上,然後做到床沿邊。

差不多了吧?那個惡魔侍女……

不出所料,一道陌生的女音傳進我們耳裡。

「他喜歡接近你?」

一個身穿黑色系歌德蘿莉服,手上還拿了把洋傘的金髮女子站在書桌上居高臨下地看著男鹿。

「哼!這會錯意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