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拿著書包,嘴裡咬著吐司,我隨意地抓了抓頭,拿下吐司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今天天氣真好啊……我忍不住又打了個呵欠。

雖然手錶上已指著十點,但我依舊很從容。原因無他,光就我身上那完全不符合校規的穿著打扮就知道了──素行不良。

我的名字叫芽琉草,或許有人會覺得這名字可愛到與我非常不搭,但我卻覺得非常適合──像小草一樣的堅忍不拔。

這句話也是我的座右銘,只因為我是T市的傳說──鬼姬。

基本上我只在T市活動,所以我知道我在T市非常有名。至於為什麼是鬼姬……好像是因為我平常都一副慵懶且弱不禁風的樣子,打起架來卻跟鬼神一樣。在一次打架中,某個找我打架卻在看到我在極短的時間內撂倒七十幾人而嚇得喊出「鬼姬」之後,我就聞名T市了。

至於為什麼是傳說……因為我這個人講好聽點是很隨性,講難聽點就是很善變,所以我不只會打架鬧事,偶爾還會扶老人家過馬路、幫忙抓強匪,甚至是幫警察打擊罪犯,成為人們口中「不是不良的不良」,所以在T市倍受愛戴,無一不認識我。

大概是因為不良卻還會做善事這種從沒發生過的事讓他們覺得很神奇,才幫我掛了個「傳說」吧?

從我懂事以來我就沒有父母,當時的T市治安太亂,就算路邊躺了一具屍體也不奇怪。為了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我必須要會打架,而且還要比每一個人都強。

治安差不代表T市裡沒有小康家庭甚至是有錢人。他們的小孩是在溫室裡長大的,自然比不上我的成熟穩重與堅強。

一天比一天厲害,我為了整頓T市,將那些殺人犯全數送去警察局。當時的我十一歲,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身材瘦小的像皮包骨,但力氣卻大得足以拎著兩三個大人。

第一次出現在警察局,警察們只是呆愣地看著我把那些殺人犯丟到地上,我一個漂亮的九十度彎腰,然後轉身離開。

第二次出現在警察局,警察局裡的姐姐們將我留下來,帶我去洗澡、買衣服和吃飯。

第三次出現在警察局,那個臉上總掛著溫和微笑的警察哥哥邀我去他家,並且給我「芽琉草」這個名字,供我吃住還讓我上學,成為我名義上的父親。

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的小孩又怎麼會喜歡上學?父親只是笑著說想去就去,不用勉強,但我還是有努力地在吸取各類知識好充實自我,但學校裡那一成不變的生活還是讓我很討厭去上學。

我偶爾還會去買幾本漫畫來消遣,所以非常嚮往《惡魔奶爸》這部漫畫裡的學校生活。

說嚮往有點奇怪,只是喜歡他們那充滿混混、太妹的學校,就算不去上學、在學校打架也沒關係。

雖然我不怎麼喜歡打架,但重要的是他不會跟普通學校一樣一成不變。

雖然很少去學校,但我的成績沒有因此而滿江紅,相反的,我是全校第一名。

或許有人看我這樣會很羨慕、很不爽,但……我也沒辦法。

本來嘛!讀書這種事除了天分還要努力,你又何必在那怨天尤人呢?

「失火啦──」

不遠處傳來的叫喊聲讓我猛地抬頭,一棟燃著熊熊烈火的房子突兀地豎立在那,我趕緊跑了過去。

「孩子!我的孩子啊!」

我看著被其他人阻止上前的婦女,丟下書包衝了進去。

玄關處設置了洗手台,我轉開水龍頭快速地將自己潑濕,拿了條毛巾弄濕,我摀住口鼻朝二樓衝去。

記得剛才在大門上方,那二樓的窗戶看到人影……我一路狂奔到那房間,一個小男孩正眼角泛著淚光地縮在那。

我衝上前去一把將男孩抱起,手上的毛巾改摀住他的口鼻,我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說:「你真勇敢。」

男孩抹去眼角的淚水,雙手緊壓著摀住自己口鼻的毛巾,我笑著放開拿著毛巾的手,緊緊抱著他往樓下衝了下去。

本來想從窗戶直接跳下去,大不了摔斷一條腿,但火卻意外地由上往下燒了過來,走原路就顯得安全許多,而這條路也是現在唯一的路了。

我三步併兩步地跑下樓,就在快到門口的時候,男孩大叫一聲。我快速地翻了過去,只見烈火燃燒的巨大屋樑朝我們快速地倒下……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