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馬路要怎麼找呢?除了到處亂跑,現下的他似乎也別無他法。

看了看時間,晚上十一點,沒有多加細想的阿貴就直接東西一丟,直接睡覺了。

比起找路,他更想睡覺。

完全不覺得晚上溫度涼爽的找路會比白天曬太陽要好上許多,阿貴的想法很簡單,早上很熱,最晚頂多像今天一樣睡到十二點勢必就會被熱醒,這樣他就不能繼續睡了,晚睡無疑是大大減少他的睡眠時間,要他繼續找路他才不幹!

至於路嘛,自然是等他睡醒再說了。

而隔天阿貴醒來的時候,不意外的仍舊是十二點整的時候,他延續昨天的行程,到附近晃了一圈,吃飽後便開始上路,不同的是這次他不是朝右手邊走,而是隨便挑了個方向碰運氣。

阿貴其實並不著急,反正路上隨便亂晃都有現成的食物好吃,差別只在於沒有水源讓他喝、讓他洗澡,也因此他雖然處在迷路的狀態,但卻還是彷彿出來散步般,一臉的輕鬆愉快。

嘴裡哼著不成調的歌曲,那是他家鄉的老歌,就是小朋友都要會。那歌非常輕快,是首描述感謝上蒼賜福恩惠的歌,也是他很喜歡的一首歌。

倒不是因為歌詞非常有意義,而是因為那首歌的旋律令他滿意。至於詞嘛,要不是村裡的大人們一個個盯著他,甚至讓他三天不能睡覺,就為了逼迫他將歌詞背起,他也不會特地耗費腦力去記下這令他作嘔的詞句。

如果是從前的高科技時代,也許會有許多年輕人能夠對這首歌的歌詞深表認同,但現在卻是個神魔滿天飛的時代,別說要感謝上蒼了,阿貴對那些路過村子、老是一臉厭惡地看著自己的神們可是討厭到了極點!

也許在還沒見到真正的神之前,阿貴對神族是有所尊敬的。但是當他見識到神族,那些不是一臉鄙視的看著自己,彷彿自己的身分高高在上,而他只是豆點般的渺小存在,亦或是一臉猥瑣地看著村裡的女人……甚至是他,內心的崇高形象瞬間一落千丈、萬古不復了。

也是那時候,阿貴才認清事實──神族,不過是和人類相差無幾的種族,差別就在於對方會魔法,而人類不會。

但對現今的世界,神族與人類的混種也早已打破這樣的差別,少部分的人類也能夠使用魔法,要阿貴說神族和人類有什麼區別,大概就是神族的人總是會鄙視人類,卻沒想過現在的人類之所以會用魔法,全是因為他的同胞對人類出手吧。

再看看人類,就以阿貴村裡的人們來說,大家看到神都還是一臉和藹可親,免不了也有些崇敬,所以阿貴總能看到極其兩極的反差畫面,每每令他不是滋味,恨不得可以刀子一拿就朝對方砍下去。

但是,他還是有理智在的。

他當然知道不能這樣做,所以他隱忍了下來,總是對那些出現在村裡的神族視而不見,但這樣的舉動卻在某個對他圖謀不軌的神族出現後而崩壞。

這件事大概是發生在一年前,但阿貴的記憶力實在是差得令人髮指,所以他也只能說個大概,無法確定。猶記那天是個風和日麗的早晨,阿貴仍舊賴床到了十點,醒來卻發現村裡鬧哄哄的非常熱鬧,於是他起身下床,快速打理好自己後便出去一探究竟。

原來那天早晨就來了個不速之客,而對方正是神族,那個受村裡人崇敬的神族。

說到這實在不得不說說阿貴這個人,到底還是這村裡的奇葩存在,畢竟一個偏僻小村,村裡人說有多純樸就有多純樸,也難怪大家會對神族感到尊崇,而這樣對比下來,對神族感到厭惡的他真的太過怪異了點。

但是他一向懂得掩飾,雖然沒有表現得很熱情,卻也不會太過冷淡。他總是能拿捏好分寸,這次也不例外。

然而出乎預料的事情卻發生了。

就在阿貴出去一探究竟的時候,對方也正巧朝他看了過來,眼底頓時流露出訝異,隨即掛起了一抹淺笑。

那笑很溫暖,很有親和力,阿貴並不討厭那樣的笑,只當對方是個難得友好的神族,便跟著回以微笑。

畢竟剛起床,而起床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要找東西吃、填飽肚子了,所以阿貴很快地便將對方拋諸腦後,轉身就要覓食去了,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那個神族竟然在他轉身離開後向村裡的人打聽他的事情,就在他剛找到食物、準備開動的時候,他也跟著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自己身後。

阿貴還記得自己當時被嚇得不輕,倒也沒表現出來。對方先是朝他露出善意,邊看著他進食邊隨意的閒扯幾句,然後在他吃飽喝足後,對方提出了到他家參觀的請求。

想來兩個男生,況且只是參觀家裡,大概是神族都太過富裕了,沒見過這種鄉下小村,因此對這裡的住屋環境感到好奇,而其他人或許都太過熱情,所以才會找上他這個明顯表現不同的孩子吧。

至少在那之前,阿貴是這麼想的。

但是當阿貴帶對方到自己家參觀後,隨後的發展至今都讓他每一回想就雞皮疙瘩掉滿地。

詳細內容就不多說了,阿貴也實在不願再多想起那些事情,總之就是,他的貞操還在。

好的,這歌倒是讓人扯到天邊去了,我們回來吧。

哼著歌的阿貴踩著輕鬆的步伐,也不知道是心情好就會有好事發生,還是接連兩天的迷路過程讓神也看不下去,就在他走到太陽西下的時候,奇蹟終於發生了。

是馬路。

「喔喔喔喔喔!」阿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沒想到竟然能在今天之內就找到馬路,他甚至做好明天,甚至後天才會找到馬路的心裡準備了,卻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一定是因為我太帥了,連神都忍不住要膜拜我。」嘴裡吐著令人作嘔的話語,阿貴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一點也不覺得害臊。

但隨後阿貴又直搖著頭,但吐出的話依舊讓人聽了會吐血:「不對不對,是因為我太帥了,連神都不忍心讓我再迷路下去了才對。」

完全不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不對,阿貴滿意的點點頭,不同以往的慢走,這次他改用小跳步,一跳一跳的朝馬路跳去。

大概是他剛才的話讓神給聽到了,亦或是命運也忍不住想要捉弄他,總之就是,還沒到馬路上,他就一個不小心絆到石頭,熱情的給大地一個激吻了。

*****

我好想吶喊為什麼會多出這種劇情XDDDDD

可惡,我後面會很MAN的!

因為我是帥哥!(操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