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意思是,讓她去色誘那個未婚夫?」蕭天哲的表情有些古怪。

幾人都看過唐柔的資料,因此也知道她口中那個唐蓮的未婚夫,也是她的前未婚夫。

說來也挺諷刺的,那個叫宋原彬的青年和唐柔還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可最後不過和唐蓮相處短短三個月,就讓家裡人替他向唐家提出更換婚姻對象的要求。

也不知道那唐蓮究竟給他灌了什麼迷湯。

提起這個,唐柔依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畢竟上輩子都親自把人給折磨至死了,現在再聽到還能有什麼感覺?

頂多就是能再殺一次的興奮感吧。

不過她這個竹馬……貌似挺特別的。

而且也是上輩子被她報復的那群人中,受到折磨最少的人呢。

「你們到時候表現得差一點,什麼風頭都給他出,孫蕾應該是那種靠身體抓住她覺得有前途的人,看她現在的樣子,大概是想要巴著你倆,到時候我們找個機會離開,把她丟給唐家人,為了活下去,她就是再不想也得去色誘那傢伙。」

「等一下,為什麼要巴著我們?」蕭天哲不解地蹙眉。

唐柔瞥了他一眼,輕笑出聲:「大概是你倆未來混得不錯,她正好聽說了就後悔了,看她對你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怕是上輩子曾背叛過你們,最後才分道揚鑣的吧。」

兩人想了下孫蕾的個性,覺得這個可能性確實挺大的,臉色便有些難看。

「不過你們大概也會挺感謝她的。」唐柔又補了句。

「為什麼?」

「因為經過這場背叛,你們大概才開始真正成長起來。」

兩人頓時就沉默了。

他們在門口竊竊私語,孫蕾根本半點都聽不到,本來還因為自己不小心說溜嘴了而擔心,但看唐柔只是在那邊和江紀澤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久久沒有反應,似乎在商量著什麼,頓時又有些得意。

孫蕾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發現孫明煦和蕭天哲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竟然不見了,不過沒關係,按照便宜哥哥對她的照顧,對方大概是去替她準備傷藥了吧。

於是便心安理得地坐在那等孫明煦回來伺候她了,雖然對於這便宜哥哥沒有先帶她去沖泡冷水這點非常不滿。

不過看在她這明顯願意為她和唐柔作對的舉動,就原諒他了吧。

不過那兩個站在門口如此顯眼,又一直在那邊說悄悄話惹她好奇,這讓孫蕾越看是越不高興,頓時就頗有些不滿地說:「喂,你們在那邊說什麼悄悄話啊?」

既然孫明煦二人不在了,那麼讓這兩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又有何妨?

而且現在就是個好機會,只要讓江紀澤知道自己的用處,為了留下她還不得乖乖聽她的話?

然後就可以弄死唐柔那個賤女人了。

所以她一改先前的白蓮花形象,冷笑了聲:「雖然剛才不小心說出來了,不過現在被你們知道了也無所謂,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確實知道未來六年的一些事情,但想要我加入你們,很簡單,只要把唐柔這個賤女人趕出隊伍就行!」

三人組表示很震驚,尤其曾和她相處多年的兩人更是納悶,這人多了六年的記憶反而智商退化得如此嚴重,就某方面來說,這末世生活確實挺……可怕的。

江紀澤這次是連個眼神都懶得給對方了。

唐柔則覺得自己再次被這人刷新了認知。

老實說,這智商……她真有些替她捉急啊……

唐柔沉默了,卻被孫蕾誤以為是在害怕,臉上表情就更加得意。

「怎麼樣?現在這世道,最重要的不就是未來走向嗎?江紀澤,你可要考慮清楚,光是一條情報,或許就能救你一命呢?」高興又興奮的,讓她一時都忘了身上的傷痛。

「怎麼辦,我開始懷疑她到底能不能成為我的玩具了。」唐柔悄聲說道,臉上頗有些惆悵。

蕭天哲直接「噗!」笑出聲。

孫明煦抿了抿唇,嘴角卻還是忍不住微微上揚。

江睿澤倒是沒有跟著笑,而是蹙著眉低聲問:「要不別留了吧?這智商也太讓人胃疼了。」

「不,留著倒是無所謂,你想想啊,大概這幾天唐家人就會到了,我們再忍個一陣子,找機會丟下她離開,之後禍害的是誰?」突然想到這點的唐柔洋洋得意道。

不要說唐柔,就是三人組光用想像的就覺得一陣爽快。

於是孫蕾不知道自己的命差點就交代在這裡,有幸又能繼續活下去。

就在這時,聲音靈敏的幾人聽到外面似乎有一陣騷動,唐柔想大概是那個宋原彬小朋友帶著唐家人前來「救援」她了。

要知道這幾天他們都待在空間裡,江家人離開時又是她先獨自出去挑了個隱密位置才把人給放出來的,接著又悄悄回到家裡,因此在外人眼中,他們五人已經有五、六天沒出門了。

而這幾天外面或多或少也會有倖存者路過,自然會跟著帶來一些喪屍,現在院中就有不少隻,只是都被她給無視了。

確實是挺像被困在家中。

唐柔用精神力又確認了一次,確實是唐家人,三人跟在宋原彬身後,宋原彬前面有三個身著軍裝的人在開路,唐家三人後頭還有三人將他們四個圍在中心,就這麼一路殺了進來。

「唐家人來了。」本來留在這個家的東西就不多,重要的東西也全丟進空間裡了,因此雖然這群人來得有些突然,但唐柔也絲毫不著急。

不過她還是給演技帝孫明煦打了個眼色。

然後就在另外兩人一臉懵懂時,孫明煦臉上掛著溫和微笑,聲音卻帶著焦急的喊道:「小柔!外面有一批人進來了!」

「你們有鎖門嗎?」唐柔的臉現在面對著孫蕾,因此她一臉擔憂地蹙起眉頭。

明顯也是個演技帝。

「鎖是鎖了,但是怕他們硬闖,看起來都不太好惹。」孫明煦這句話自然不是亂說,他們都有特別訓練自己的精神力,雖然範圍無法和妖孽級別的唐柔、江紀澤比擬,但他現在的位置正巧可以探查到院子的狀況,因此便將那幾名軍人裝扮的人都納入眼底。

「先下去看看。」說罷,唐柔就拉著江紀澤一同離開。

孫蕾本來就只能看到站在門口的唐柔和江紀澤二人,兩人走了又遲遲不見孫明煦進門,明顯就是跟著離去,頓時就氣得有些暴跳如雷。

孫明煦這傢伙竟然敢忘了她的傷藥,反正剛才該說的話已經說了,她相信憑江紀澤的智商一定會選擇留下她而捨棄唐柔那個賤女人,這個隊伍成為她的一言堂的日子就不遠了。

看來也得給這個便宜哥哥一點教訓才行啊,怎麼可以忘了他最最親愛的妹妹呢?孫蕾的表情有些狠毒,不過她現在躺著也不過是裝裝樣子,眼下所有人都離開了,見自己身上一片狼藉,便乾脆拿了乾淨的衣服就去浴室做個簡單清理。

就是疼得她有些死去活來的,讓她又將這筆帳記在了孫明煦和唐柔頭上。

而在她進浴室的這段期間,唐柔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大廳。

在過來的路上唐柔就問了江紀澤:「他們認得你嗎?」

江紀澤很快就回答:「不曾見過,我的身分特殊,軍中檔案是加密的。」

換句話說就是宋原彬身分不高,沒資格知道他。

於是唐柔又更加放心了。

「那行,你也好好當個廢物吧。」唐柔調侃地拍拍他肩膀,嘻嘻笑著。

江紀澤有些無奈。

三人組倒是直接噴笑出聲,然後就得到當事人冷冷一瞥,瞬間就慫了。

然後在聽到外面人開始劇烈敲門時,唐柔面上隨意,語氣卻帶著慌恐不安地問:「誰、是誰?」

雖然剛剛就已經見識過了,但又看到這副場景,蕭天哲和江睿澤就覺得非常佩服。

還很想笑。

這表情配這語氣,要是沒看到也就算了,偏偏人就在他們眼前,實在是太出戲、太喜感了。

所以這兩人忍笑忍得有些內傷。

「小柔,是我。」一道帶著慵懶的男音,透著幾分漫不經心地傳了進來。

是宋原彬。

唐柔頓了一下,一聽就認出了這個人的聲音,嘴角就忍不住彎了彎。

還真是……挺久沒見呢。

不過語氣卻是緊張帶著幾分驚喜的回答:「是原彬哥嗎?」

江紀澤的眉頭跳了跳。

原彬哥,還真是……讓人不悅的稱呼。

「對,是我,小柔別怕,我是來帶妳離開的。」似乎是對她這麼輕易就認出他的聲音而愉悅,連帶的語氣也輕快了幾分。

不料卻聽屋內女孩有些緊張的說:「可、可是原彬哥,我這裡還有五個人……」

宋原彬的雙眉頓時就蹙了起來。

雖然還有問題想問,現在那些怪物也還挺容易對付的,但一直站在外面可不是什麼好選擇,所以宋原彬先壓下心底的疑惑,「小柔,妳先開門讓我們進去好嗎?」

「哦。」唐柔回應的聲音有些細小,徹底展現出一名害怕多日的女孩該有的模樣。

可惜,屋內的她卻是一臉不以為然地揮了揮手。

蕭天哲覺得自己憋笑得肚子都有些疼了,可惜卻還要隱忍著不發出聲,著實是有些辛苦,見唐柔一副「開門吧」的表情,覺得得緩緩情緒的他自告奮勇的去了。

外面一群人的動作很快,開門不過短瞬間就通通跑了進來,因此彼此都沒有那個心思關心彼此的表情。

但是當蕭天哲將門關上鎖好後,轉過身,他就變成了一個沉默的小夥子了。

再看看另外四人,唐柔一副見到救星的表情,表情有害怕有慶幸,還有點劫後餘生之感;江紀澤依舊面無表情;江睿澤則表現出十五歲的孩子該有的畏縮與害怕;孫明煦雖然一臉溫和,卻又能看出他的懦弱與恐懼。

蕭天哲忍不住在心底感嘆:大家都是演技帝啊……

接著依舊該幹嘛幹嘛去。

「原彬哥!」唐柔先是驚喜的喊了一聲,隨後再看到他身後的三人後膽怯地往江紀澤身後縮了縮,之後才怯怯地喊了聲:「唐先生。」

此時此刻的唐柔內心絕對是無比愉悅的,因為她終於不用再喚唐博遠爸了。

唐先生,瞧瞧這是多麼諷刺的稱呼啊。

眼底滑過一絲笑意,轉瞬即逝,因此並沒有被人所看見。

倒是江紀澤四人差點笑出聲來。

不過江紀澤是見識過,但三人組卻是低估了唐家人不要臉的程度。

只見唐博遠大跨步走上前來,見站在唐柔身前的江紀澤就是一陣不悅,語氣便多了幾分不善:「小柔妳叫得這麼生份幹什麼?爸爸都說了將妳除名只是給妳個教訓,只要妳想通了還是會讓妳回唐家來的,但是你這孩子怎麼還跟這小子在一塊?」

宋原彬聞言,饒富興味地上下打量了下擋在唐柔身前的男人。

事實上關於自己的婚姻,未婚妻是誰他根本不在乎,當初之所以會答應讓唐柔成為自己的未婚妻,不外乎是看在她乖巧聽話的份上罷了,隨後突然冒出的唐蓮還以為他很愚蠢,連她那點拙劣的把戲都看不出來,考慮到這樣的女人或許更適合跟在身邊,邊乾脆成全對方的打算,將他的婚約對像改成了她。

沒多久就聽說唐柔被趕出了唐家,當時的宋原彬是慶幸的,畢竟像她這般容易被人欺負的性子,實在不配站在他身邊。

至於之後唐家人要怎麼折騰他便沒再管了,反正等人進到他家了,一切都得聽從他的。

畢竟對待唐蓮,他也依舊沒有絲毫愛意,而對於不愛的人,他可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

這次突然爆發,末世降臨,街上也變成了喪屍滿街跑的景象,宋原彬雖然平時不著調了點,但好歹也是被迫丟進軍中幾次的人,身手還是挺不錯的。

更別說身邊還有他父親從軍中派來保護他的軍人。

本來他是接到父親的來電,說是派了人前來護送他過去找他們,這才待在T市的家中等待那群人到來,不料唐家三人竟然不請自來跑到他家尋求庇護。

雖然沒愛,但人好歹也是自己未婚妻,且照她的心計,或許能在這段路上給予他點幫助,便答應了下來。

結果唐蓮卻在他們離開之際提出了順道去帶走唐柔的要求。

宋原彬想著,就算被自己退婚了,好歹也還是自己的小青梅,便再次答應跑這一趟了。

卻沒想到小青梅的身邊已經有新人了嗎?

想想也是正常,本來唐柔對他也不過是兄妹情誼,在被他退婚時眼淚也沒流個一滴,恐怕擺脫這個婚約心底還在偷偷高興也不一定。

沒了婚約,自然就能放心地找對象了。

宋原彬覺得唐柔的眼光還是挺不錯的,雖然他一個男生也做不出拿自己和對方比較長相這種幼稚的攀比,但還是能看出對方和自己明顯是不同的類型。

看起來似乎還比他可靠。

不過這種想法也不過浮現一瞬,要知道他可是在軍中待過的人,說不定這人只是外表看起來可靠,其實是個膽小懦弱的面癱呢?

宋原彬沒心情參和唐家的爛事,會答應前來很大原因還是看在唐柔是自己的青梅,還是個乖巧討喜的好孩子,換句話說就是不讓他討厭,自然是願意跑這一趟。

但這不代表他的耐心很多。

所以他蹙起眉頭,不耐煩地說:「不要浪費時間了。」也不看唐博遠訕訕的表情,對著唐柔就問:「小柔,妳這邊是怎麼回事?」

「這個……他們幾個是我的朋友,外面出事之後,他們覺得我家比較大也比較安全,所以就都跑過來了……」越說聲音越小,彷彿怕人生氣似的。

看起來還有些可憐。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