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原彬對唐柔沒有愛,也沒多喜歡,頂多就只是看得順眼,因此當看到她被唐蓮那對母女欺負時,他沒有出手相助,沒有在唐蓮提議將她推給一群男人輪姦時出面阻擋。

現在的唐柔可以理解宋原彬的做法,但這並不能否認在他面無表情看著她被一群男人拖走時,讓她覺得內心被一根稻草給壓垮了的事實。

上輩子的唐柔之所以恨宋原彬,不是因為他對自己的淡漠態度,就算是嫌棄她的無能,只要一刀捅死她,或者直接推她出去送死,恐怕她都不會介意。

可宋原彬卻任由唐蓮將自己送給了一群男人,而這代表她將活得生不如死。

所以在爆發後,宋原彬也有幸成為她報復名單中的其中一位。

卻沒想到會發現他神經病的一面。

想到此,唐柔就忍不住嘴角抽搐,大概是當初的心理陰影太重了點,以至於哪怕現在的她天不怕地不怕,看到這人還是有種想避著走的憋屈感。

而之所以說唐柔能理解他的做法,不外乎是因為現在的她在某方面和他挺相像的。

像是明知他父母會死在W市,唐柔也絲毫沒有要告知對方一聲的意思。

早死早超生,再說那兩夫妻貌似只是個普通人,死了也不用多受苦難,不也挺好的?唐柔有些不負責任地想著。

兩台車一前一後開進了市區,相較於宋原彬這人不喜歡吵鬧,因此車上沒有絲毫的對話聲,唐柔五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看起來還怪悠哉的。

讓人完全不覺得自己身處末世。

前車的人可不知道後車的人是如何輕鬆逍遙,雖然現階段的喪屍還算好對付,但現在已經是末世爆發後半個多月,一級喪屍的身體已經不像最初那般脆弱,速度雖然依舊緩慢,卻是比最開始要快上許多,要是被圍攻了,在唐柔五人有心裝死的情況下,他們也是會有危險的。

因此前頭負責開路的人必須異常專注,就怕自己一時不慎出了什麼差錯,進而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宋父派來接應兒子的六人都算是心腹,因此都將宋原彬的命看得極重,頗有種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意味在。

也不知道是被灌了什麼迷湯。

上輩子的唐柔沒那個心思分神想東想西,現在回想起來,這六人確實到最後都在負責保護宋原彬,可架不住隊伍裡有個攪屎精,加上第二階段爆發後,喪屍也變得愈發難纏,因此死的死、傷的傷,最後自然只能死在她手下了。

唐柔倒是佩服這幾人的忠心,雖然他們的忠心是建立在宋父上,但不能否認他們確實做得挺好的。

就是有些可惜跟錯了主兒。

「我說小柔啊。」

就在唐柔還在想些有的沒的時,突然聽到蕭天哲的叫喚,抬眼一看,就見他嘿嘿笑得狗腿。

「那什麼,我還是很好奇啊,妳不說說那個宋原彬怎麼個神經法,我們怎麼知道如何避開他?要是一不小心做了什麼引起他注意的事就不好了,妳說是不是呀?」

感情還沒放棄打探消息,唐柔也是有些無語。

抬眼又看向照後鏡,後座另外二人,雖然都一副他們其實不想知道、他們不會問的表情,但眼底的好奇還是出賣了他們。

唐柔想了想,既然孫蕾都重生了,這幾人又明顯很快就接受的樣子,那乾脆她也坦白一次,省得這一路上他們一些問題她答不出來,還得避開或想些謊話,那多麻煩?

畢竟他們還得跟在她身邊好一陣子呢。

於是唐柔就用著淡漠的語氣,丟下了炸彈般的訊息:「我也是重生者。」

後座三人先是怔愣了會,隨後就炸了。

「妳也是重生的?」蕭天哲的語氣充滿了難以置信。

「我也不知道我活了多久,畢竟這種日子過久了,對時間也沒概念了,不過我確定自己有活超過十年。」唐柔微微頷首。

超過十年。

「那,妳死之前的世界……變得怎麼樣了?」孫明煦輕聲問道。

唐柔輕笑了聲,才低聲回答:「大概就跟地獄差不多吧。」

車內一時間沉默了,最後還是江睿澤打破了沉默。

他先是微蹙眉頭,才有些不確定地問:「哥,你該不會早就知道了吧?」

江紀澤淡聲回應:「嗯。」

唐柔在這時候失笑著說:「我也是剛才才知道他老早就發現了。」

本來江睿澤還以為是唐柔只跟自家大哥說而有些不滿,現在這麼一聽,連帶另外兩人都用一副敬佩的表情看向江紀澤。

「不過妳怎麼突然坦白了?是因為我問妳那個問題嗎?」蕭天哲好奇地問。

「算是吧。」唐柔頓了一下,才解釋道:「老實說,我其實也沒特意隱瞞自己重生這件事,畢竟十幾年後的世界並沒有比較好,頂多就是知道該怎麼更容易的活下去而已。」

確實,一想到十幾年後世界仍然處在末世,心裡就莫名有些沉重。

不過又想到他們因為唐柔而老早就得到了強悍實力,心下又輕鬆起來。

「我當初是隻小白兔呢。」說到這唐柔就忍不住輕笑起來,「我被孟欣蕊養廢了,個性也很膽小害怕,平時被唐蓮欺負陷害了也不敢吭聲,再說唐博遠也從未相信過我,最後被趕出唐家時,我其實是慶幸的,因為在唐家還要三不五時面對那對母女,自己在外面住至少安靜多了。」

「末世爆發後,我因為害怕,家裡又剛好有足夠的食物,所以一直都躲在家裡沒有出門,直到唐家人帶著宋原彬一副救世主姿態的跑來說要帶我走。但是這個隊伍裡有那對母女倆在,我的日子自然不好過,那對母女可以躲在車上不幹活,我卻被他們推出去殺喪屍,最後在一次被唐蓮推進喪屍群裡又被救下沒多久,她趁著大夥不注意時把我毀容了。」

唐柔說話的語氣很平淡,彷彿是在敘述別人的故事般,但聽到這裡,就連開車的江紀澤握著方向盤的手都緊了緊。

「雖然我戰鬥力差了點,但幸運的是我有覺醒異能,就是空間異能。」唐柔頓了一下,解釋道:「不過就是普通的空間,沒有現在的那麼變態。」

後座有人發出低低的笑聲。

「之後又留在隊伍中,只是喪屍越來越難對付,物資也越來越難搜集,然後在遇到一支全是男性的隊伍時,唐蓮提議將我推出去和他們換食物。」

似乎有人倒吸了口氣,駕駛座上的男人氣壓也低了低。

「後來衣服被撕了,身體都給人架住了,只差最後一步時,我就想著讓他們通通去死,結果人全部都不見了。」

聽到唐柔最後還是沒被怎樣,所有人都狠狠鬆了口氣,畢竟這女孩一生都過得很淒慘,要是還要經歷這種事,那也太過悲慘。

不過江睿澤還是好奇地問了:「不見?是那個像黑洞一樣的異能嗎?」

「對,我姑且叫那玩意兒變異空間,不過上輩子發生那種事,等我回過神時他們已經全部不見了,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一直到死我都以為我只是普通的空間異能者。」唐柔笑著說。

「那後來呢?」孫明煦問。

「後來……」唐柔咧嘴笑著:「後來我回去拿衣服穿,有人看我身上的痕跡還想來上我,被我一刀殺了。」

語氣帶著明顯的愉悅,唐柔接著說道:「我繼續跟著宋原彬的隊伍,不斷提升實力,順便看他們苦苦掙扎的可憐模樣,最後等我有足夠的實力應付所有人後,就開始我的折磨大業了。」

「我把他們一個個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哭著求我給他們痛快,但我怎麼可能會那麼輕易就放過他們呢?大概是積怨太多又一次性爆發,我就徹底回不去了,但也多虧他們,我終於成長為一隻兇猛野獸呢。」唐柔笑得很愉悅,語氣聽不出一絲陰霾。

似乎對這樣的過程還有些感激。

雖說在面對這樣的世界,能夠從一隻任人欺負且隨時有可能死在戰鬥中的小白兔,變成一隻可以任意欺負人且能夠活得長久的兇猛野獸也是件好事,但對唐柔來說,他們卻覺得這代價……太大了。

本來就挺心疼這小女孩的,現在聽到她上輩子的遭遇,車上四人對她的憐惜又更重了些。

「我呢?妳沒有遇到我嗎?」江紀澤突然發問,嗓音還有些沙啞。

「有啊,在我還是隻小白兔的時候。」唐柔點了點頭,「那時候太憔悴了,根本沒注意到你,還是後來唐蓮想泡你跑去問你名字,我聽到了才認出來的。」

被那句「想泡你」給驚住了,江紀澤的臉瞬間黑了,後座三人被嗆的被嗆,被驚呆的驚呆,卻又因為前座男人的超低氣壓忍不住抖了一下。

三人都覺得有點委屈,說的人不是他們,想泡他的也不是他們,用得著這樣不要錢的對他們放強烈冷氣嗎摔!

不過一想到唐蓮糾纏江紀澤的場景,三人又覺得很想笑,要不是怕真的氣到了他,恐怕已經有人憋不住笑聲了吧。

「那時候膽子還小呢,又挺自卑的,所以也不敢上前跟你相認。」

「那我呢?為什麼我沒有認出妳?」江紀澤蹙起眉頭。

「我那時候已經毀容了,而且很少在你面前晃。」

「……」江紀澤抿了抿唇,又沉聲問:「那後來呢?」

「後來?在那次之後我就沒遇過你了。」

江紀澤這才終於了解上輩子的女孩為什麼沒有在自己的保護下安逸生活,雖然是上輩子的自己,但對於上輩子自己有如見死不救般的舉動有股深深的懊惱與自責。

「宋原彬呢?妳還沒說為什麼不要招惹他呢?」蕭天哲問。

「我們雖然是青梅竹馬,但也就那點情分在,他當初會答應和我聯姻大概是看在我乖巧的份上,後來唐蓮出現了,覺得她的心機比較適合在他的家族存活,就順著她的意把我給退婚了。」這還是後來摸清宋原彬的個性後才發現的,「我在性格大變後其實某方面挺像他的,所以也挺理解他的一些舉動,只是我寧願他一刀給我個痛快,可他卻眼睜睜看著我給那群男的拖走,所以我就把他列入我的報復名單內了。」

「不過他算是得罪我比較輕的,所以我就想著早點拿他出來開刀,然後……」說到這,唐柔的表情有些扭曲。

見她變臉如此明顯,四人都被引起了好奇,蕭天哲更是催促道:「然後什麼?」

「然後,他竟然還覺得很高興,還說要是知道我這麼有趣就早點讓我發生那些事了,他覺得現在的我讓他很興奮。」頓了一下,唐柔略帶委屈的說:「我那時候還沒練出那麼強大的心性,哪受得了那個場面?一不小心就給他一刀了結了。」

蕭天哲:「……」很好很強大啊……

孫明煦:「……」聽起來確實……是該委屈一下。

江睿澤:「……」果然是神經病啊……

江紀澤:「……」他待會下車可以去捅那個宋原彬幾刀嗎?

「咳!」決定轉移話題的蕭天哲眼睛轉了轉,最後有些興奮地問:「那我呢?我和明煦怎麼樣了?」

「噢,我聽說你們在S市建立了一座三大之一的基地。」

「所以妳早上講的那個是真的?」蕭天哲指的是在孫蕾房外時,他還以為不過就是她胡謅出來的呢。

「我也是偶然聽說的,我習慣一個人行動,而且不屬於任何一座基地。」

「那妳一個人睡外面?不是很危險嗎?」

「所以才要不斷提升實力啊,而且自己一個人也挺好的,自由又沒壓力。」

「那為什麼還要江家去M市建立基地?」

唐柔當然聽得出這句話只是單純好奇,而不是反諷,因此也不以為意,很快就答道:「雖然沒確認過,不過上輩子江家應該是在M是建立了基地,也屬於三大基地之一。」

「可是妳也沒硬要我和明煦去S市建立基地呀。」蕭天哲搔了搔頭。

不過這次唐柔還沒開口,一旁的江紀澤就先說:「因為這輩子提前遇到我。」

唐柔頓了一下,隨後便笑了:「對,因為我提前遇到阿澤。老實說上輩子經歷了那麼多,我根本就無法輕易相信任何人,但在遇到阿澤和媽之後,或許也有小時候他們對我好的功勞在,加上他們一直對我發出善意,反正我發現我似乎可以接受他們,所以就決定幫他們一把了。」

「那如果沒遇到哥呢?」江睿澤好奇地問。

「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在這之前的我可不知道你們也在T市,而且我是在末世爆發前一個月重生的,對我來說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你覺得就算我知道,我還記得住這裡的路嗎?」唐柔有些好笑地反問。

江睿澤搔了搔頭,傻笑幾聲。

「那,江家人就算了,但既然妳防備心這麼重,怎麼還會接受我們?」蕭天哲忍不住又問。

「我知道的雖然不多,不過三大基地之所以會被列為三大基地,不只因為它的土地大,還包括戰力、設施之類的。我沒有待過基地,也不清楚你們究竟做得有多好,但偶爾還是能聽到別人說些小道消息,你們和江家建立的基地風評挺好的,能做到這種地步的你們人品總歸不會差到哪去。」

江睿澤愣了一下,問:「照小柔姐你的說法,之所以會幫助我們江家是因為得到我們家人給予妳的善意,他們卻是因為建立了一座基地且獲得好評,可妳不是也說我們江家建立的基地也獲得好評嗎?」

「我其實不知道M市的基地是誰建立的,不過是重生回來後推測出有很大可能M市的基地長是阿澤。」

至於這個推測,不用多說,幾人也知道大概是在決定幫江家之後才發現的。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