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瞬間,所有人都沉默了。

還是江睿澤先回過神來,才有些遲疑地問:「唐家,是指那個唐家嗎?」

「對啊,不然是哪個唐家?」唐柔不解反問。

江睿澤摸了摸鼻子,乾笑幾聲。

「雖然能理解妳恨唐家,不過把他們當玩具,是想要玩死的意思嗎?」蕭天哲好奇地問。

雖然不清楚這些年來唐柔過著怎樣的日子,但短短兩天的相處就大概能摸透對方的個性,當然這有很大原因是因為唐柔在他們面前毫無隱藏。

所以他們毫不懷疑,唐柔所謂的玩,絕對是玩到死的那種。

當然,他們也不會因此而覺得反感或恐懼,畢竟也是唐柔讓他們知道,面對今後的生活,哪怕現在末世才剛開始,但他們已經可以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做些改變。

就好比以前,殺人是有罪的,但這點在今後的生活中提起大概會被人嗤之以鼻。

也許現階段不會有這種問題發生,但未來會發生卻是肯定的,如果他們能夠早點接受這個論點,那麼今後身邊就會少一點所謂的白眼狼、老鼠屎。

孫明煦和蕭天哲是佩服唐柔的,因為他們昨晚看的那份資料是由她整理出來的。

裡面的內容涉及很多現在的人不會想到的東西,雖然這其中有幾點,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卻能提得出來是很奇怪的,但他們也只當她是按照那些末世小說推敲出來的,而且合情合理,他們寧願相信,反正就算裡面的資料有誤,對他們也絕對沒有壞處。

從中也不難看出唐柔已經做好迎接末世的準備,這點從她乾脆俐落的殺喪屍更能體現出來。

要知道在遇到唐柔之前,他們看到喪屍都是選擇迴避的,而唐柔一個未成年的女孩子卻已經能如此熟練的戰鬥。

這個發現對兩人來說其實相當震撼。

他們都可以想像,如果沒有碰到唐柔等人,沒有決定加入他們,沒有因為他們的話、他們的行動而決定改變自己,也跟著和喪屍戰鬥,恐怕接下來的兩三年甚至更久,他們都會活得很辛苦。

就因為認知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們也改變了自己的思考方式,因此對於唐柔的做法,他們是沒有異議的。

再說了,這唐家人可是前幾天就將唐柔給除名,雖然不清楚實際情況,但把正妻的女兒趕出家門,扶植小三和她的孩子的男人,又會好到哪去?

恐怕唐柔的內心能如此強大還要拜這家人所賜也不一定。

「玩死?為什麼要玩死?我這麼柔弱,怎麼玩得死他們那一家人呢?」唐柔似笑非笑的說。

不要說孫明煦二人,就連江睿澤都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江睿澤:該說不愧是大哥看上的人嗎?果然很好很強大啊……

幾人的反應很快,在無語了一會就轉了過來,唐柔這話是在告訴他們,如果碰上唐家人,她會像面對孫蕾一樣,假裝自己很弱。

「所以小柔姊要把這裡維持的乾淨點,是要證明自己沒有能力出門嗎?」頓了一下,江睿澤又說:「可是這樣不對啊,如果要顯得妳很柔弱,不敢出門,那不是更應該要讓外面髒一點,留幾隻喪屍在外面晃才對?」

「他們沒那麼快來,畢竟憑他們的膽子,還得縮在家裡等人去救他們,才會想起來要來我這給我施捨。」回想起上輩子那一家人一出現所展現的嘴臉,唐柔就一陣好笑,「這附近還有其他人,總會有人在外面晃,所以還會有喪屍被引過來的,不差那幾隻。」

「而且你們剛剛沒看到嗎?我在把那幾隻喪屍扔過去的時候,已經把他們的血肉甩一點在牆上跟地上了。」唐柔眨了眨眼,語氣頗為隨意。

孫明煦:「……」只顧著看喪屍飛走了,哪裡還會注意那麼多?

蕭天哲:「……」只顧著被妳嚇尿了,哪裡還會注意那麼多?

江睿澤:「……」不是小柔姐妳說不要弄髒院子的嗎!

唐柔看江睿澤有些扭曲的面孔,大概就猜出他的想法,於是笑著說:「我也是動手了才想到這點,就算今天沒弄髒,過幾天再弄髒也還來得及呀。」

「……」這個很可以,反正妳最熊了……

「先吃飯吧,我餓了。」唐柔起身,卻突然有人遞了東西過來,她垂眼一看,竟是一碗熱騰騰的湯麵。

她先是愣了一下,才順著碗看向手的主人,是江紀澤。

江紀澤的體質在經過改造後,大概也和他的異能是雷系異能有點關係,總之他的聽力變得異常好,就是距離很遠也多少能聽見。

再說對於唐柔接下來的話,他其實不用聽也大概知道她的想法,因此趁著她和另外三人解釋時先去廚房煮了晚餐。

雖然這晚餐早了點,但畢竟他們中午也沒吃,因此大夥其實都挺餓的。

見幾人的談話結束了,便將唐柔的麵給端了過來。

「咦?哥你什麼時候用的?」江睿澤驚訝地看向自家大哥,卻被對方涼涼一瞥。

江睿澤:卧槽,真的不要這麼明顯的差別待遇好嗎?到底誰才是你親弟弟啊!

江睿澤欲哭無淚,最後決定自己去廚房吃自家大哥親手煮的湯麵。

孫明煦和蕭天哲自然是跟著江睿澤走了,開玩笑,人對自家弟弟都這樣了,他們還留在那幹嘛?

不過雖然三人自己去廚房端碗,但最後還是跑回來客廳和唐柔二人一起用餐。

畢竟沒有食不言的習慣,因此幾人的談話便接著下去。

「你們這幾天都待在房間裡鍛鍊身體吧,我觀察過了,對付現階段的喪屍對你們來說沒太大意義,只要固定時間出去一趟打晶核就行,至於訓練菜單,直接把你們手上那份翻倍吧。」

「翻倍?」蕭天哲面露狐疑,那份訓練菜單他看過了,翻倍了……他們還完成得了嗎?

看出他的疑問,唐柔點頭肯定道:「放心吧,你們都是異能者,異能者的體質比普通人強上幾倍,絕對負荷得了的。」頓了一下,她又補充道:「就算負荷不了也沒差,異能者的恢復力很強,躺個一兩天或是幾小時又是一條活龍。」

「那如果我們又再自己翻倍呢?」

「還是一步一步來吧,現在翻倍也只是讓你們每天累得像條狗,再翻倍你們就要躺個幾天,這樣效率太差了。」

「現階段倒是沒什麼問題,但如果唐家的人真的找上門來,我們是要跟著他們的隊伍走嗎?」蕭天哲微蹙眉頭。

「對啊,當然要跟他們走,不然我要怎麼玩?」唐柔非常不雅地翻了個白眼。

蕭天哲摸了摸鼻子,無辜地問:「可是這樣我們之後要怎麼訓練?」

「當然是戴負重了,再說我們大概也不會待太久,找個時機離開隊伍,留著以後繼續玩就行。」

江睿澤眼珠子轉了圈,隨後雙眼發亮:「小柔姐的意思是,把那個孫蕾丟給他們?」

「對啊,孫蕾跟在唐蓮身邊,說不定能學到一些,以後段數高了,我就不愁沒樂子了。」唐柔燦笑著說。

江睿澤突然有些崇拜了。

蕭天哲抽了抽嘴角。

孫明煦溫和的笑著,只是眼底有些無奈。

江紀澤依舊沉默,眼底卻是帶著幾分笑意。

「反正不用急,我們有很長的時間,所以慢慢玩吧。」她說,語氣似溫柔似感嘆,一時讓人看不透想法。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