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雖然是傍晚到家,但又是被外面的喪屍稍作耽擱,後又吃了頓晚飯聊了一陣子,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了下來。

由於在這間屋子裡的只有孫蕾會害怕喪屍,其他不是已經有強大的內心,就是在這短短兩天內讓自己的內心變得強大,因此也不怕會引來那些怪物,毫不避諱地直接就開了燈。

按照唐柔的說法是:開玩笑,以後斷電了就什麼都沒好用了,等下次有電好用時,天曉得是幾年後?

其他人覺得這話挺有道理的,於是也和唐柔一樣,抱持著現在有好享受就好好享受,因為這些將在不久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對了,今天顧著去找那些東西,忘了跟你們說了。」唐柔吃飽喝足後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便用著無所謂的語氣道:「我的空間變異了,裡面可以放活物,所以今天才會連那些牲畜都丟進去,這樣以後我們就不愁沒肉吃啦!」說到最後語氣忍不住多了點歡快與興奮。

末世才剛開始,受到感染的只有人類,所以目前為止街上出現的喪屍都是人類變異而成,至於變種動植物還要等到末世爆發的第二階段。

然而這並不代表這個時候的動植物就是好的,事實上第一階段爆發後,最先出問題的是人類,但動植物體內也已經受到了影響,只是尚未表現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唐柔會這麼直接就將那些農作物、牲畜丟到空間裡的原因。

她在賭,賭那些牲畜喝了空間水後可以清除體內的病毒,賭那些植物、農作物在空間中也會漸漸清除病毒,然後一直維持在最好的時刻。

至於這種詳細的細節就不用告知他們了。

唐柔這麼直接的說出來,這種明顯就是應該要被藏著掩著的大秘密,江睿澤身為護短的江家人,已經將她視為家人了,自然不會做出對她不利的事,但目前還被歸類在外人範疇的孫明煦二人就有些微妙了。

兩人都不是蠢蛋,稍一細想就能明白唐柔這項舉動的含義。

她在告訴他們:她很強,所以不怕告訴他們這個秘密。

所以可以將她的這項舉動當作對他們的信任,可同樣的,也可以視作對他們的警告!

兩人對看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苦澀。

他們是真心想要加入唐柔的隊伍的,只是這小女孩的防備心太重了,根本難以介入哪怕一點點。

也更加體現彼此在面對這場浩劫的巨大差異。

早先說過,他們都是看過末世小說的人,自然也能大致想像得出未來的生活將會有多艱難多苦痛,可到目前為止的生活還算順利,也不見多少難度,因此他們實在很難有帶入感。

他們無法對小說中那些後期的困難生活感同身受,因此在面對現實時總會不自覺得覺得輕鬆,連帶的在一些看法上依舊按照和平生活時的習慣。

可唐柔一夥人明顯相反。

就因為他們已經有帶入感,已經準備好要在末世中生存,所以他們在面對陌生人時抱持著很大的戒備心。

不輕易相信別人,因為在現今世道上,背叛是極其容易發生的。

這麼一想兩人很快便又釋然,他們畢竟才只相處了短短兩天,面對這樣的一夥人會有這種情況實屬正常,只要他們再多努力一陣子,相信這夥人一定會真心接納他們的。

要知道,唐柔收下他們,並願意告訴他們這個秘密已經算很不錯的了,畢竟那個尚在房中不知死活的孫蕾可連知道的資格都沒有。

於是兩人鬱卒的心情沒了,臉上也能掛著淡淡的笑。

也好在唐柔不知道他們的想法,不然一定會捧腹大笑。

她是防備心很重沒錯,可對於知道不少未來十幾年事的重生者,從一開始她就對兩人很放心。

至於告訴他們空間的事,那就真的是因為對自己的實力非常有信心了。

雖然現在的身體還沒練到極致,但對於自己的身手,唐柔還是很有自信的。

更別說現在的她比上輩子更有優勢,多了個攻擊性的變異空間異能。

待她將異能等級練上去了,說她後期可以獨自一人屠殺一座基地大概也不是難事吧。

所以真的是這兩孩子想多了。

話都說得差不多了,眼見其他人也都吃飽喝足,唐柔才發現她似乎還忘了一件事。

「那什麼……」

四人聞言,紛紛都將視線落在她身上,似乎是以為要說什麼重要的事,亦或是和末世有關,表情都帶著點認真嚴肅。

唐柔見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才問:「你們是不是把什麼忘了?」

「什麼事?」

「沒有吧?除了訓練之外,還有什麼嗎?」

「等唐家人出現?還有嗎?」

唐柔眨了眨眼,她就說嘛,絕對不是她無心無情,不懂得關心。

江紀澤瞥了頗有些耍寶意味的三人一眼,才淡淡地吐了個名字:「孫蕾。」

三人明顯呆滯在原地。

唐柔點了點頭,「我們今天出去了一整天,現在也挺晚的了,我估計以我昨天的力道加上她的……呃,嬌氣?她今天是下不了床的。」

見三人還是沒反應,她又補充:「有人給她準備吃的嗎?」

蕭天哲:「……啊。」完全忘了這回事呢。

孫明煦:「……沒有。」完全沒想到呢。

江睿澤:「……啊。」又不關我的事,他在這邊震驚什麼?

「行了,剩下的你們解決吧,待會回去記得先按照訓練菜單做一遍,明天開始加倍。」唐柔揮了揮手,拉著江紀澤一起上樓了。

江睿澤看著兩人上樓的背影,覺得也許自家大哥還是挺有機會讓小柔姐成為他大嫂的,於是心情頗有些愉悅地跟著上樓回房了。

蕭天哲心底的小人在對遠去三人的背影揮舞著小手,孫蕾的事他才懶得管,他也想跟著回房,也好早點開始做訓練啊!

蕭天哲:卧槽,求帶走啊!

心底的呼喊別人聽不到,內心的小手別人看不到,只能看著好友那面對自己時越發溫柔的微笑,蕭天哲慫了。

「別,別再這樣看我了,我跟你去還不行嗎!」蕭天哲淚流滿面。

孫明煦拍拍好友的肩,點頭讚賞:「聰明。」

蕭天哲:「……」媽噠,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