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現階段的喪屍就是想闖入也很困難,但就是闖入了也無所謂,只是唐柔回來看到了大概會很不高興。

畢竟這裡還得再住幾天,而且現在她的空間大了,明顯還可以裝幾棟房子進去,所以她正在篩選是要將自己這棟丟進空間呢,還是選幾棟江紀澤的房產。

反正江紀澤老早就說了,那些東西末世後就沒什麼用了,隨她處置。

現在的這個空間雖然不知道是怎麼來的,但明顯在和自己的空間異能融合後,就相當於是空間異能,換句話說現在的大小也不過是二級,那麼這幾天要是努力點,待她升了三級甚至四級,那空間又會擴張多大?

說不定,還真能把江紀澤的所有房子全帶走呢。

這麼一想,唐柔其實是有些興奮的,要知道上輩子的她幾乎都在外行走,可以說生命無時無刻都沒有保障,因此也比旁人更加清楚,未來的生活會有多艱辛多困難。

所以如果可以,像這種明顯可以讓自己未來的生活得到改善的事,她又豈會不去做?

於是在回去的路上,唐柔就已經在心裡下定決心了,雖然用她研發出的訓練方式,要想在短時間內升級異能,就必須要承受很大的痛苦,不過她是誰?又豈會害怕區區苦痛。

好在江紀澤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然一定會陰沉著一張臉阻止她。

孫蕾就這樣待到傍晚,幾乎都要絕望了,一行人才終於浩浩蕩蕩地回來。

雖然唐柔被趕出唐家,可好歹這間房子也是唐博遠給予的,自然壞不到哪去,因此就算是孫蕾現在所處的房間,那隔音也是挺不錯的,所以並沒有聽到引擎的聲響。

人依舊處在慌恐中,短時間內怕是安心不了了。

江紀澤在將車子駛入車庫後,五人下車就看到院子裡跑進了幾隻喪屍,唐柔瞬間就不悅地蹙起眉頭。

「怎麼回事?」她指了指那些聽到聲音又聞到味道,開始緩緩朝他們邁進的喪屍問:「昨天不是把附近的喪屍都清掉了嗎?」

「會不會是附近有人走動,把喪屍引過來這一帶了?」孫明煦有些不確定地問。

「這附近還有人嗎?有沒有可能因為發現這裡的喪屍昨天被人清掉了,所以故意引到這邊想讓我們再清一次?」蕭天哲也跟著開口。

他的猜測讓唐柔先是一愣,才若有所思地看向了距離自家有一條街距離的隔壁棟住戶。

「有可能,那這幾隻你們先殺掉吧。」頓了一下,她又補充了句:「對了,別用髒我的地方。」

蕭天哲:「……」

孫明煦本來要出手的動作也因此頓了一下,頗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吧小柔姊,反正都末世了,我們在這也待不久吧?這麼在意這個幹嘛?」江睿澤雖然知道這種事不該問,但左想右想仍想不出為什麼,實在按耐不住好奇便忍不住開口發問。

「孫蕾這種玩具,如果就單她一個,沒什麼好玩的。」

唐柔的話讓三人面露冏色,但也知道她的話還沒說完,便沒有開口打斷。

「末世小說都看過嗎?」見三人點頭,唐柔笑著說:「那你們就應該能猜得出來,未來只會越來越難過,要想活下去,就必須不斷提升實力。」

唐柔見那些喪屍越來越近,要想不弄髒自己的院子,除了再將它們引出去,還有直接丟出去。

引出去太麻煩了,她的話又還沒講完,想了想乾脆省麻煩,從空間中拿出一條長棍直接將那些喪屍有技巧的打飛出去。

她身上負重一百公斤已經有一陣子了,力氣自然也有所成長,要將那些喪屍一個個打飛出去還真沒多少困難。

然後三人就再次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個軟萌妹子手持長棍將那些喪屍一個個打飛到隔壁家院子裡頭去了。

江睿澤:好像越來越崇拜小柔姐了怎麼辦?

孫明煦:果然是,嗯,溫柔的人呢。

蕭天哲:這畫面總覺得有點辣眼睛啊不忍說……

江紀澤和他們看到的就不同了,他眼尖的發現唐柔的身體素質似乎又提升了,恐怕昨天那個空間融合的過程也對她的身體進行了改造也不一定。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剛才路上幾乎沒什麼動手,現在立刻就察覺到了,唐柔面上不顯,心裡卻免不了一陣訝異。

看來她的訓練菜單又要更新了呢。

將長棍丟進空間中,唐柔率先往屋內走去。

之所以能夠確定將喪屍引入她院中的人是隔壁鄰居,實在是因為那戶人家雖躲在窗簾後偷窺,但那視線對她來說實在太強烈了。

明顯就是等著看她的笑話,亦或是一種試探。

既然如此,那麼笑話就免了,直接給他們一場震撼教育吧。

她早已不是十六歲的唐柔,又豈會讓別人這般隨意欺負?又不是她特意留下的玩具,她才懶得費工夫裝柔弱呢。

唇角微微勾起,唐柔領著幾人到客廳內坐下,才繼續方才的話題:「在末世,除了為了活下去,每天不斷提升實力之外,未來的環境就算再怎麼改善也絕對不比現在好,而當我們有足夠的實力橫行在這世上了,如果喪屍的問題依舊無法解決,那你們覺得生活會過得怎樣?」

「呃,危險困難?」江睿澤抓了抓頭。

「每天不斷提升實力,有足夠的能力橫行在危險中,還哪來的困難?」唐柔好笑地反問。

蕭天哲的想法和江睿澤差不多,聞言兩人都沉默了,臉上透著茫然。

孫明煦若有所思,最後才淡淡開口:「無趣。」

兩人猛地看向他,表情卻有些震驚。

唐柔則有些讚賞地看向他,「沒錯,就是無趣。每天除了提升實力還是提升實力,喪屍來了不用怕,因為有足以抗衡的實力,除此之外,滿街蕭條,內心不夠強大的人,哪怕擁有在高強的實力也仍會不安,就是想放鬆也困難。」

「只有少部分的人,擁有強大的實力和強大的內心,這種人在面對這種情況只會覺得無趣,這個時候就得要找些樂子。」她看了三人一眼,才笑著說:「這就是我留下孫蕾的原因。」

三人沉默了。

江紀澤就不說了,但在他們眼裡,現在的唐柔不過就是普通卻有點實力的十六歲少女,但她現在這番話明顯就是在告訴他們,她目前就已經有足以面對外面那些怪物的實力,且有強大的內心,已經能看到未來那個無趣的自己,所以已經開始在物色能夠讓她增加點生活樂趣的玩具。

看來,他們還差得遠了啊……

「可是孫蕾的段數不高,如果只有她一人,相信我玩不了多久的。」這也是為什麼除了那意外的一腳,她都還沒對她動手的原因。「所以我必須多找點玩具啊。」

她最後這句說得溫柔繾綣,卻讓三人莫名覺得背脊發涼,狠狠打了個冷顫。

江睿澤頭腦轉得快,很快就察覺到不對勁,有些好奇地問:「那小柔姐,妳是不是已經物色好下一個玩具了?」

孫明煦二人聞言,紛紛看向了女孩,眼底帶著明顯的好奇。

顯然也是頗認同她的這一番理論的。

唐柔眼底帶著笑意,簡單的一場對話就讓她知道,這三人也是擁有強大內心的孩子。

江睿澤就不說了,雖然不了解江家的教育到底是怎樣,但無疑每個人都很優秀。

而另外二人,或許前世在建立基地前遇到了各種艱難困苦,但能成長到如此地步,又豈會差到哪去?

她笑了笑,然後給予肯定回答:「嗯,早在孫蕾之前就已經物色好了。」

「是誰啊?」

「唐家。」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