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紀澤覺得很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畢竟稍微想一下就猜測得出女孩前世過得究竟是怎樣的生活。

總歸好不到哪去。

更別說還開發出這種修練方式,那簡直就是在玩命了。

明知道要付出何種代價,卻依舊毅然決然的去使用,這說明了什麼?

也不過是讓他更加肯定她活得有多艱難。

後座三人不知道實情,聞言只當唐柔昨晚會那樣痛苦正是因為發現了這種訓練方式並玩命的在一天之內就將異能等級提升到二級,後怕、驚恐之餘,更多的是對女孩的敬佩。

也讓蕭天哲和孫明煦覺得,加入這個隊伍的決定實在是太正確了。

「不過,妳剛剛提到修仙小說,和這個修練方式有什麼關係嗎?」蕭天哲突然想到,便隨口問了句。

「這種方法可以讓人輕易分辨出自己有幾種異能,而在運轉異能的時候必須要讓所有異能保持平衡。」頓了一下,唐柔接著說:「我剛才說的意外是因為我有一種攻擊型異能比較霸道,沒控制住在體內爆衝了一下。」

畢竟沒有實際操作過,聽得還有些雲裡霧裡的,但多少還是摸了點邊,三人理解的點頭,孫明煦又擔憂地問:「妳……真的沒事了嗎?」

唐柔突然發現這孩子還真是溫柔的過分啊,到底是怎麼和蕭天哲那個衝動小子一起組建基地的?

不會是因為末世生活磨練出來,再加上被孫蕾背叛之類的,然後就開始迅速成長,像個開掛的主角,然後就走上巔峰了吧……

唐柔不知道,事實還真就和她猜測的差不多。

同樣的,這一世自兩人決定加入唐柔的隊伍開始,未來就已經開始改變。

不過這些並不是唐柔會在意的事,對於將兩人拉進隊裡也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又看他們順眼,至於之後會怎樣就不是她會浪費腦細胞去細想推測的了。

「沒事。」唐柔微微一笑,語氣還帶了點篤定。

幾人這才終於放下心來。

他們雖然不趕路,但能夠節省時間也能多做些其他事情,因此雖然市內路上障礙眾多,但江紀澤的車技還算不錯,沒費多少時間,四周景物就越顯蕭條偏僻。

一路上都沒有停頓,只在中途行經加油站時特地加滿了油,唐柔還確認了下四下無人,便從空間裡找出一堆空桶子,直將整個加油站裡的油都抽空了,這才在幾個小輩目瞪口呆的瞪視下上車離開。

T市的鄉下地方畢竟不多,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終於將T市內所有鄉下、養殖場、農場等地方跑了個遍,將所有畜牲、蔬果菜類等,不管有沒有感染都毫不避諱地在幾人面前全數收進空間裡,然後就坐上車,一路打喪屍挖晶核回去了。

「既然你們都說想要實戰,那就一路殺回去吧。」唐柔如此說著,然後就從空間裡拿了一些武器丟給後座三人挑選。

對於在部隊訓練過的江睿澤來說,現階段的喪屍真的沒什麼難度;蕭天哲雖然沒什麼戰鬥經驗,但他以前時常運動和鍛鍊身體,要應付現階段的喪屍也不成問題。

就是孫明煦稍微有些出乎唐柔預料。

本來看孫明煦瘦弱白皙的身體,一看就知道是個平常不怎麼運動的孩子,而且臉上時常掛著溫柔的笑,想必是個個性溫和柔軟的人,像這種打打殺殺的事也許會有些排斥也說不定。

最重要的是,他的身手恐怕是硬傷。

卻沒想到孫明煦殺起喪屍竟是毫不手軟。

遙想當年末世剛開始時,唐柔怕得跟什麼一樣,可現在的她不怕,卻是因為這具十六歲的身體,裡面住著的是快奔三的老靈魂。

江睿澤這個待過部隊受過訓練的不說,但蕭天哲和孫明煦還只是個剛成年的青年啊。

蕭天哲的個性擺在那,說他不怕還情有可原,但孫明煦呢?

唐柔盯著孫明煦看了好一會,直把人盯得都有些不自在了,才眼帶迷茫地問:「你不怕嗎?」

「什麼?」沒想到唐柔會突然問這種問題,這讓孫明煦一時反應不過來。

「我講得直白點,你別生氣,但你看起來就是平常沒什麼在運動的人,個性應該挺溫和才對,但為什麼你可以那麼自然的就在這裡殺喪屍還面不改色?」

孫明煦先是愣了一下,才有些好笑的說:「因為有妳啊。」

「我?」

「小柔,」頓了一下,孫明煦有些不確定地問:「我可以這麼叫妳嗎?」

「可以。」

「那麼小柔,妳的名字對我和天哲來說並不陌生,因為就在前陣子,被唐家除名的大小姐,這個新聞還是挺熱門的。」孫明煦有些歉意地看著唐柔。

不過這個話題對唐柔來說根本稱不上冒犯,甚至還讓她有種莫名的爽快感,因此她只是擺了擺手要他別在意便示意他繼續。

在確定唐柔是真的沒有任何不悅,甚至眼尖的發現貌似還挺愉悅的,孫明煦有些好笑,也更加放心的繼續說:「我們雖然只有十八歲,但也恰好成年了,可是小柔,妳只有十六歲。」

不覺得自己十六歲的唐柔一時傻愣在原地,迷茫的眨巴著一雙眼。

「小睿也才十五歲,我們至少還成年了,而未成年的你們都不懼怕,我們又有什麼好怕的?」孫明煦柔和下眉眼。

要說不怕那絕對是假的,孫明煦二人雖然也有些膽量,但到底是和生死攸關,又豈會如此豁達?

所以對兩人來說,比他們年紀小的唐柔二人無疑是一種精神指標,引領著他們邁步前進。

孫明煦或許是這個隊伍中最柔弱的存在,卻不代表當他下定決心出手後,會成為拖後腿的累贅。

唐柔後知後覺的想起,是的,她重生了,現在只有十六歲呢。

確實比他們年紀小啊……

眨了眨眼,不知為何總有種詭異的悲哀感,只是很快又被她拋諸腦後。

雖說在末世,重拾年輕也不是什麼好事,但唐柔畢竟腦迴路和普通人不同,因此很快便又釋懷了。

然後就將注意力放到了更奇怪的地方。

──小睿。

唐柔:哇哦,你們的感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難道一個晚上的挑燈夜戰就讓你們生出革命情誼了嗎?

唐柔的面部表情雖然沒有太大改變,但江紀澤就是覺得這小妮子八成又在神遊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有些好笑又有些無奈,卻是沒有開口喚回她的神智,繼續開著車,見了喪屍就停下來讓後座三人下去練練手,他就在一旁偶爾指點個幾句。

待幾人回家時,也已經臨近傍晚。

而被他們遺忘的孫蕾也早就餓得不行,卻是因為各種原因,連房門都沒出過。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