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等人很快就走了,但卻不代表唐柔他們就此閒下來。

唐柔家的電腦和列印機都還在,也能夠使用,只是當初在離開家之前早已將裡面的東西全部刪掉了,因此也不用擔心會被誰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筆電被江浩帶走了,但這裡還有三個人需要看那些資料,唐柔又是個懶得浪費口水的人,能夠整理出那些東西已經是奇蹟了,因此別想她會親自口頭和他們說明。

因此她將放有那些資料的隨身碟交給了江紀澤,然後就什麼事都不管的直接將事情丟給對方。

看起來毫無壓力,一點心虛愧疚的感覺都沒有。

江睿澤見狀也只是頓了一下,畢竟已經見識過自家人對唐柔有多麼喜愛,會這樣寵溺對方也不奇怪。

因為就連他,也忍不住想要對這個只大他一歲的小姊姊好呢。

孫明煦和蕭天哲就有些傻眼了,雖然已經從江紀澤口中得知她是一個不怎麼愛負責這些事的事實,但實際看到還是免不了咋舌。

懶成這樣,也得虧有人願意這樣寵著,要不這女孩該怎麼生存啊?

這樣的想法也只是閃過一瞬,但兩人很快就頓悟了。

一個連在末世這種世界生存,卻連最基本、最平常的,將有用的、有實力的、強大的人留在自己隊伍中都不知道的人,除了獨自一人,還能怎麼生存?

想想不久前才見識到的,對方那強悍異常的身手,又想起這女孩還是個被唐家除名的大小姐,恐怕之前也都是獨自一人在外生活吧?

瞧瞧這間房子,明明是這孩子的家,卻空曠的一點也不像有人住過一般。

也是個可憐的女孩啊。兩人有些感慨的想,看著唐柔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憐惜。

好在唐柔不知道他們的想法,不然一定會忍不住哈哈大笑。

畢竟事實與他們所想的,差很大啊……

先不說這裡有唐柔看好的兩人在,光就江睿澤一人就夠讓江紀澤注重,因此在將資料打印好後他就命令三人立刻開始翻閱:「現在開始看,有問題就問。」

這些資料是唐柔在訓練的那一個月裡抽出時間一點一點慢慢打出來的,她本來是想待之後等比較適合的時機再把這些東西慢慢拿出來丟給江家人,也省得她浪費時間浪費口水一個個解釋,只是後來在見過江家一群人後便改變主意,尤其身邊還有個江紀澤這樣如此寵她的人在,這讓她更沒後顧之憂了,因此這東西拿出來倒也爽快。

而江紀澤,早在昨天就已經先看過一遍了,要不那台他的筆電裡又怎麼會有那些資料?

又因為內容都已經記在腦海裡,也難怪唐柔會如此放心的教給他了。

「那我先去訓練囉。」唐柔微微一笑,她還得多練習一下那個攻擊異能呢。

見江紀澤點頭,唐柔很快就跑進自己房間。

她剛才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異能,本來她的異能就已經隱隱有要升級的跡象,今天二度吸收晶核倒是讓她的空間異能升到了二級,快得讓她有些意外又覺得理所當然。

末世生活讓唐柔有著強悍的學習能力,尤其是在戰鬥方面,因此在百貨公司那次終於成功使用那個攻擊異能後就已經大致掌握使用方法,而現在的問題是自己的異能等級太低,體內的異能能量太少,沒辦法供應她使用那個攻擊異能太久。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快速升級異能等級。

路上打來的晶核已經大半丟給江浩帶回去了,唐柔將剩下幾顆晶核拿出來,爬上床就坐在那看著擺在眼前的各色晶核。

她已經確定那個攻擊異能確實是空間異能的另一種模式,雖然上輩子並沒有聽說過空間異能還可以拿來戰鬥,但她想也許她可以給這個異能取個名字?

可是她又想不到什麼好名字,所以那個要叫什麼異能?黑空間?反空間?破壞空間?

對自己的取名能力有些絕望,既然是空間異能的變異,就乾脆直接以變異空間異能來稱呼吧。唐柔不負責任地想著,隨後又開始檢查起自己的空間,這一看頓時不得了了。

她是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空間異能都有變異空間異能,但她卻是很確定她的空間異能真的變異了。

原本只是單純不能放活物,時間依然會流逝,空間也不太大,空曠的跟個廢棄地下室有得一比的腦內空間,此刻在唐柔腦中展現出的空間不但範圍加大了,而且還『活』過來了。

簡單來說,唐柔現在的空間異能就真的是一個小世界,裡面有草地有井水,甚至還有蔚藍的天空和漂浮的白雲。

唐柔:卧槽!我重生的外掛是不是越開越大了?

唐柔以前也不是沒看過那些末世、空間類的小說,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只是通常這種特殊空間不都是透過什麼手鐲、項鍊滴血認主才有的嗎?她只有普通的空間異能啊!

唐柔這次是真的懵逼了,不知道自己究竟哪來的運氣能讓她獲得如此好的能力。

嘗試性地進入空間,下一秒唐柔整個人就消失在床上,真的出現在空間裡,她眨了眨眼,最後走向唯一的水源,也就是那口水井。

想想大多數小說中描述的,通常這種水井的水都對身體有益處,什麼洗精伐髓的,不知道她這口井有沒有這種功效?

於是唐柔捧了一手的水直接喝了幾口,很快就感覺到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總之就是身心舒暢,明顯就是對身體有好處,這讓她的雙眼亮了亮。

現在這個空間不大,因此唐柔很快就看完了,終於察覺到有哪裡不對勁──她之前丟在空間裡的東西都不在這裡。

換句話說,這是另一個空間。

「沒道理啊……」唐柔微蹙眉頭,雖然這對她沒有壞處,但空間變異成這樣也未免太奇怪了點。

最重要的是,她之前的物資跑哪去了?

好歹也是她花費時間搶來的,現在全部不見了,唐柔只覺得鬱卒好嗎!

就在她陷入沉思沒多久,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左手腕上不知何時多了個約五公分大小,粉色花瓣的圖案。

「這是什麼?不對……什麼時候有這個的?」唐柔皺著的眉頭又緊了些,摸了摸那片花瓣,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想著要出空間,人是成功出去了,卻見那片花瓣彷彿有光華流過。

雖然只是轉瞬即逝,但唐柔還是看到了,也確定了那個空間就是從這玩意兒來的。

但這東西又是怎麼來的呢?

唐柔想了很久,卻還是沒想到,最後乾脆不想了。

她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空間異能,發現那個普通的空間果然還在,裡面是塞得滿滿的物資,想了想決定把這邊的東西移到剛剛那個空間,卻沒想到下一秒腦袋一疼,緊接而來的是全身上下宛如剮肉般的劇烈疼痛。

饒是忍耐力如唐柔都差點痛得尖叫出聲,她的額頭沒多久就布滿汗水,就連衣服也被汗水浸溼,整個人彷彿在水裡掙扎的溺水者。

唐柔很痛,甚至痛到有種呼吸困難的錯覺,她不知道痛了多久,只知道到最後實在忍不住痛意,卻又不想讓別人發現而疼得直在床上打滾。

怕自己叫出聲,整個過程她都緊咬下唇,連出血了都不知道。柔軟的大床被滾得一片凌亂,卻也不是她在意的重點。

她已經痛得沒有意識了,就連打滾也是毫無意識,以至於她根本聽不到耳邊慌張的叫喊。

江紀澤本來還在等著江睿澤三人將資料看完,但突然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皺了皺眉,在心底越發不安甚至到坐立難安的地步時,終於忍不住起身往唐柔的房間快步走去。

他想沒事的,只是他太過敏感,只要看一眼唐柔,再打通電話給自家父親,確認沒什麼事後就會放心了。

卻沒想到當他打開唐柔的房間時會看到這副場景。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