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是有目標的掃蕩,再加上目前喪屍腦內已經形成晶核的真的不多,因此唐柔的動作也快,沒多久就跑回車上。

雖說現在的晶核還小,但現在畢竟還是初期,再說以後的喪屍只會更不好對付,當務之急是盡可能地讓更多人增強實力,因此這一路回去走走停停,收穫倒也不錯。

江紀澤將車子駛入唐柔家後,附近的喪屍明顯已經被清理過了,因此幾人悠悠哉哉地下車,拿背包的拿背包,背人的背人,就這麼入屋了。

來開門的是江浩,見到生面孔的三人,雖然一個似乎是昏迷中,但他的臉卻是變都沒變,側了身就讓幾人入內。

「爸,這兩個可以留,那個女的我留著玩的。」唐柔一進客廳就發現所有被叫來這裡的人都在客廳待命,也不避諱直接就丟了這麼具爆炸性的發言。

在場除了江睿澤,其餘都比她年紀大,聞言又不好說什麼,因此忍得面孔有些扭曲。

還有看向蕭天哲和孫明煦的眼神帶著明顯的同情,畢竟那個女孩貌似是他們的同伴。

蕭天哲和孫明煦倒是沒太大反應,畢竟剛才在車上已經領教過了……

江睿澤的年紀最小,也沒什麼太大顧慮,因此直接就好奇地問:「小柔姊,妳怎麼能在他們兩個面前這樣說啊?那個女的不是他們的人嗎?」

唐柔一副「你怎麼連這都不知道」的表情看向他,理所當然地說:「當然是因為那女的被拋棄了啊。」

聽得當事二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說得好像他們是什麼爛人似的。

尤其在接收到不少異樣眼神後,內心升起的無奈感似乎更重了些。

「你們幹嘛這樣看著他們?」唐柔不解地眨了眨眼。

一旁的江浩呵呵笑著:「能被小柔看上的人哪會差到哪去?應該是那個女孩有問題吧。」

蕭天哲頓時雙眼發亮,覺得這個男人真是睿智!

孫明煦則乾笑幾聲,在看到好友反應後更是有種想捂臉的衝動。

也好在蕭天哲沒有做出什麼更加搞笑的反應,不然孫明煦絕對會裝作不認識這傢伙。

「我跟你們說,那傢伙是朵黑蓮花喲!」唐柔雙眼撲閃撲閃著,但隨後又黯淡了些,有些惆悵地說:「就是段數和唐蓮相比根本是天與地的差別啊……」

江睿澤嘴角抽了抽,已經有些明白這個姊姊的屬性,根本就是披著白兔的外表,內裡卻是不折不扣的狼啊!

不能惹。

就在這一刻,江睿澤深刻體認到一項事實,那就是惹誰都可以,就是絕不能惹唐柔!

這也是在場不少人內心的想法,只是他們都善於藏在心裡,面上依舊淡定。

開玩笑,要是表現出來被唐柔看到了、盯上了,天曉得她會做出什麼事?所以這個時候就是再有想法也絕對不能表現出來!

蕭天哲和孫明煦也和這些人一樣,雖然沒見過那個叫唐蓮的女孩,卻還是知道對方是原本唐家二小姐,現任大小姐的那位,在感慨對方原來是朵黑蓮花的同時,也得知了一個事實。

段數和孫蕾比是天與地的差別,雖然這樣的形容也無法讓他們具體想像出來,但簡單來說就是很難對付對吧?

如果說危險係數用武器來比喻,和孫蕾一起行動大概就是被美工刀劃過,那麼和那個叫唐蓮的人一起,是不是就是……被飛彈炸?

所以說,能和這樣的人相處愉快,甚至以此為樂的唐柔,實在是太無敵、太強大、太……變態了。

兩人決定把唐柔的危險係數在往上提升兩個檔次,並列入永遠、絕不招惹名單內。

江紀澤倒是和眾人不同,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唐柔。

不過他還算是挺了解唐柔的,因此說了句讓眾人哭笑不得的話:「小柔想留著玩,你們注意點別把人玩死了。」便不再廢話,開始發號施令:「這兩個人明天開始由我訓練,這位是蕭天哲,那位是孫明煦。」

分別指了兩人為眾人介紹後,又接著說:「這裡不用留太多人,三人就好,其他人回去,從明天開始負責當帶隊隊長,帶其他人出去練習殺喪屍。」

「我要留下!」江睿澤立馬當先地報名。

江紀澤只是看了自家弟弟一眼便看向唐柔,將決定權丟給她。

「老實說我叫你們過來也不是為了什麼掩護,而是要安排一下接下來的事情。」唐柔走到最近的椅子隨意地坐了下來,江紀澤緊接著在她身旁坐下。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聚集過來,表情也多了幾分嚴肅。

「爸跟媽待會帶著其他人回去,那邊還需要你們,我和阿澤就不過去了。蕭天哲和孫明煦跟著我們,至於睿澤……」唐柔看向被自己叫喚而雙眼發亮的男孩,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跟著我的話,訓練很恐怖。」因為對象是江家人,所以唐柔很有耐心與良心的給予了警告。

「沒關係的,我不怕!」江睿澤拍著胸脯保證道。

江紀澤是和唐柔一起訓練一個月的人了,對她的訓練菜單有一定了解,因此忍不住對自家弟弟投予一道憐憫的眼神。

看得江睿澤都忍不住抖了抖,有些反悔了。

可惜唐柔卻不給他機會,燦笑著說:「那就皮繃緊點吧,沒機會反悔了。」

江睿澤深深覺得,自己這次似乎真的做錯了決定啊……

最後也只能以這樣能早點成為一名男子漢為由來安慰自己,心情很快就恢復平常了。

真是開朗樂觀的孩子啊。

「其他人都跟爸回去,兩人一組帶其他人,我看看……這裡有所有人的資料嗎?」

江浩很快就將一台筆電拿了過來,畫面上正是江家所有人和那二十七名軍人的名單。

唐柔快速看了下,發現裡面不止將變成喪屍的成員都標記好,連獲得異能的、什麼異能,或還不知道怎麼使用異能、不清楚自己什麼異能的,就連沒獲得異能的又有什麼能力、能做什麼都寫得清清楚楚,不禁有些感慨江浩的效率。

唐柔雖然不擅長群體行動,但她的見識多,尤其是和末世有關,因此很快地便將所有人分成數組,然後又將目前在這裡的幾人各分兩人到各組負責帶隊的任務。

「你們直接按照這個分組模式行動,那些要去其他市找家人的明天可以先出發,叫他們今天之前將這份資料看完。」這台電腦本來是江紀澤的,而唐柔在整理末世的相關資料與注意事項,還有安排眾人共同使用的訓練菜單等一系列資料都正好在裡面,因此很快就點開一個資料夾,指著裡面的幾份文件道,然後很快又將畫面切回去名單資料,指著幾組說:「這些應該都是要去的,趁現在還沒斷電,回去先把那些資料列印出來發給這幾組所有人。」

接著又點開另一個資料夾說:「這些則是你們這些留下來的人看的,也是今天之內看完,接下來的七天每天都要去殺喪屍,第八天出發去M市,就按照你們的方案,還滿完善的,我沒什麼要補充,就算要補充的你們應該也會在我給你們看的資料上看到,我就不浪費時間了。」

「為什麼要這麼快就去M市?」江睿澤有些不解地問,「我知道我們是要去那裡建立基地,可是現在末世才剛開始,那裡應該和T市的情況差不多,現階段大部分人都寧願躲在家裡不出來,這樣塞選的工作不是很困難嗎?」

唐柔給予讚賞的眼神,「你的反應很快,但這其實也算不上問題。」頓了一下,她解釋道:「以後的喪屍只會越來越難對付,之後要到M市可不容易。」

唐柔這次沒有用假設的說法,而是肯定,但卻沒有人對此抱有疑慮,而是因為聽信而變得表情凝重。

她也沒為此多做解釋,對於眾人的反應內心感到滿意,不過她可不想再多浪費口水,便道:「很多我都寫在那些資料裡了,等你們看過就知道,如果還有不明白的再問我,我就先跳過不說了。」然後又點開個資料夾說:「你們也知道我就是那個搬空很多倉庫整整一個月沒被抓到的犯人,那些物資你們先帶走,具體如何相信不用我多說你們也知道,總之就是離不開低調這兩個字。地點我都打在這上面了,剩下就交給你們啦!」

在場除了新加入的兩人不知道唐柔的事而面露呆愣,其他人早已知曉,因此表現的都很淡定,這讓兩人頗有種自己太過大驚小怪的錯覺。

「還有我之前說的,關於喪屍腦內的晶核,這在我給的資料裡也有寫,不過畢竟之後我不在,所以先示範一次給你們看。」唐柔拿出一顆晶核放在手中,然後示範了一次吸收晶核,頗有些不負責任地說:「老實說我不太會口頭解釋,資料裡雖然也有大概寫一下,但我不確定你們看不看得懂,但吸收晶核就是這樣,其他的你們還是自己研究一下吧。」聽得眾人都有些無語,卻又不好說什麼。

「對了,我們應該不會太快去M市,因為我大概會在外面玩個幾年。」唐柔補充道。

玩。

這下就是再想淡定也淡定不起來了。

沒想到現在這怪物滿街跑的世界對唐柔來說也不過是一個玩字,究竟是何種強大才能有這種心態?

果然是變態啊……

不少人心裡如此感慨著,但看著唐柔的眼神卻更加敬重了。

唐柔才不管這些人的心裡如何轉變,反正她該交代的已經交代得差不多了,於是大手一揮就開始趕人:「差不多了,你們也趕快回去吧,那些資料可不少。」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