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本就瘦小的身體,衣服因為濕透了而緊貼在身上,更加突顯她的瘦弱。

小臉上也佈滿汗水,表情痛苦,卻是死咬著嘴唇不發出絲毫呻吟。

江紀澤不知道在唐柔離開的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大步上前,一把將還在床上亂滾,甚至差點滾下床的女孩抱進懷裡,有力雙臂死死地抱緊對方不讓她動彈。

由於江紀澤在來之前表現得太反常了,因此引起江睿澤的注意,在見到他上樓時後者就悄悄跟了上來。

孫明煦和蕭天哲見狀雖不明所以,卻還是按耐不住好奇,因此三人就這麼跟在江紀澤後頭。

這要是平常的江紀澤絕對開始就發現三人的存在,但內心不安到心神不寧已經使得他方寸大亂,因此便沒有察覺到。

三人一開始見江紀澤走到一間房門口前,畢竟是第一次來,連江睿澤都不知道那是唐柔的房間,也只當他是回房間取東西或幹嘛,不料卻見對方開門後面上一慌,頓時心下就有了猜測。

他想那大概是唐柔的房間,也只有她才會讓自家大哥露出那種表情。

換句話說,唐柔出事了!

這個結論讓江睿澤臉上大變,便也顧不上躲藏,也跟著快步走到門邊。

被丟下的兩人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變了臉色,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因此兩人沉默地跟了上去。

然後三人就在門邊看著房內,男人緊緊抱著懷裡不斷掙扎的女孩,在她耳邊不斷叫喚她的名字。

雖然因為站的位置能看到的不多,但唐柔畢竟面對著他們,偶爾在掙扎中會露出一會兒小臉,因此三人還是看到了那張本來紅潤的小臉現在不但布滿汗水,還很慘白虛弱。

也顯得唇上的血跡更加礙眼。

三人就靜靜地看著江紀澤和他懷中的女孩,一個叫喚安撫,一個掙扎低鳴。

是的,唐柔最終仍是忍不住溢出了呻吟,卻是低不可聞。

要不是此時除了江紀澤的聲音沒有其餘聲響,恐怕還真沒人能察覺到她的聲音。

他們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腿都站得毫無知覺了,唐柔也終於忍不住痛苦哼聲,最後終於漸漸緩了下來,安安靜靜地趴在江紀澤身上。

在確認唐柔是真的昏睡過去後,江紀澤才終於鬆了口氣,眉頭卻仍舊緊鎖。他將女孩輕輕放在床上,替對方溫柔地蓋上棉被後,又去拿了條濕毛巾給對方擦臉。

要不是這裡沒有女性,不然江紀澤絕不允許讓唐柔濕著衣服睡覺。

唐柔準備的那些資料裡,有一部份是關於異能方面的知識,江紀澤實在不放心,因此在腦海裡確認過一遍那些知識後,抓著她的手便開始笨拙地施展精神力進行查探。

唐柔說,每個異能者或多或少都會有精神力,而精神力除了能增加大腦開發程度外,要是運用熟練還可以做很多事情。

就好比精神系異能者,由於他們的精神力比其他人都要強大許多,因此他們會變得非常聰明,除此之外,要是他們能夠成功運用精神力,那麼也可以用這項能力來操控別人的大腦,不管是人類、動物,還是喪屍。

她還說,利用精神力操控別人大腦的這段過程,相當於用人的眼睛去看別人的大腦,找尋他的中樞所在,然後侵入、控制,甚至毀滅。

換句話說,精神力可以當作雙眼來用,來透視別人的身體內部狀況,而江紀澤此刻要做的便是利用自己的精神力來探查唐柔的身體狀況。

他必須要確認唐柔的身體沒有問題,否則實在難以安心。

按照唐柔資料上所寫的方式來嘗試操作自己的精神力,江紀澤可以說和唐柔是同類人,在戰鬥方面都非常有天份,顯然這天份不只體現在體術擊槍術上,還包括了異能的運用。

因此不過嘗試幾次,江紀澤便成功感受到精神力的存在,於是他慢慢將精神力引導到唐柔的身體裡,巡視著她身體的每個地方。

在確定唐柔的身體確實沒有什麼問題後,才終於鬆了口氣。

江睿澤畢竟是江紀澤的弟弟,多少還是了解自家哥哥的,哪怕對方不言不語,因此他在看到自家哥哥明顯就是在嘗試做什麼時,依舊選擇閉口不語。

孫明煦本就不是莽撞之人,因此也一直未曾開口;蕭天哲原本想開口詢問情況,但見另外兩人明顯還在隱忍不發的狀況,便也識相的選擇沉默。

而在江紀澤露出鬆口氣的表情後,第一時間發現的江睿澤就忍不住開口發問:「小柔姊怎麼樣了?」語氣還帶著明顯的急切與擔憂。

「先下去。」江紀澤低聲說道,替唐柔蓋好棉被後又去拿了條藥膏,輕柔地幫她擦在嘴上的傷口,才轉身下樓。

三人都很聽話,江紀澤來時他們早已回到客廳,並拿起資料繼續閱讀,只是表情明顯有些心不在焉,見到他下樓,頓時就抬頭望向他。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這樣,不過剛才檢查過了,身體狀況沒有異常,現在只能等她醒來再看看了。」江紀澤邊說邊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檢查?你怎麼檢查的?」孫明煦面露不解。

「小柔的那份資料裡有關於異能運用的一些介紹。」

「你……該不會都記下來了吧?」蕭天哲拿起手中的資料甩了甩,那厚度大約有一公分左右。

「嗯,她整理出來的東西都很有用,你們最好都記下來,但是不能讓那個女的看到。」頓了一下,江紀澤說:「記完了就把紙燒了。」

要知道唐柔整理出來的東西有太多破綻,像個已經在末世生存好幾年的老手,這在已經猜測出真相的江紀澤眼中倒沒什麼,但在他人眼中就不見得了。

所以這東西只能讓絕對信任的人看,就好比他們江家人,和這次末世前召集起來的那群軍人。

至於眼前這兩個多出來的傢伙,既然得到唐柔的首肯,那麼江紀澤自然不會小心眼的不給他們看。

反正就算出了事,他也會替她解決一切的。

她已經受苦了這麼多年,但他卻覺得她應該要過得更加無憂無慮、自由自在才對。

所以為了她,他甘願做這一切,哪怕她不知情亦或無所謂。

只是他想給予,僅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