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過去了,在那之後我都沒有看到羅月星,這讓我鬆了口氣。

恢復到原本生活的我,依舊每天到夏初陽家看書,而我們之間也沒有任何的變化,依舊跟平常沒兩樣。

但開學日就等同於會看到羅夜星,對於羅月星有沒有告訴他我們之間的事情雖然感到好奇,但我想在我的內心深處最害怕的還是再次見到羅月星吧。

幻想總是美好的,我終究還是不確定在面對羅月星的時候,我能不能夠冷靜。

在那之前,我從來不曾認真想過,羅月星到底是用什麼眼神在看著我。

「我想跟你談談……我哥的事情。」

把我叫出來的羅夜星用著渴求的眼神看著我,因為不放心而跟著來的的夏初陽也看向我,我沉默了。

談羅月星的事情?有什麼好談的?

「不需要。」我淡淡的說,羅夜星的臉上卻多了幾分著急。

「我、我知道我哥對你做了很不好的事,但是……」

難堪。

知道我的事情的人,現在又多了一個,這讓我現在覺得好難堪。

「我還是希望你能聽我說。」羅夜星的臉上寫滿了認真與哀求,我卻只能夠沉默、沉默、再沉默。

「……宥銘。」

我望向夏初陽,他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我想,你最好還是聽一下。」

為什麼?

我面露茫然地看著夏初陽,他先是憋扭地看了我好一會,才嘆了口氣。

「就只是聽聽而已,沒差吧?」

羅夜星聽到夏初陽這麼說,心中染起了一絲希望,他一臉緊張地直盯著我就是一陣點頭。

沒錯,就只是聽聽而已,沒什麼關係的。

我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見我點頭,羅夜星激動的向我道謝,這讓我開始好奇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了。

「其實,我哥喜歡你。」

簡潔有力,我和夏初陽都愣住了。

「一直以來他都是喜歡你的,就連現在也是,只是……」羅夜星的臉孔有些扭曲,他實在很不想說自己的哥哥內心已經扭曲了的這件事情。

我們靜靜的聽著羅夜星說著他哥哥的一切,我這才逐漸明白為什麼羅月星的表現都如此的怪異。

從小,我們就玩在一塊,而羅月星更是在一開始就喜歡上我。

他喜歡看我的笑容,所以他時常跑來找我玩,他總是非常珍惜與我相處的時光。

升上國中,他知道這樣的性向不正常,而且遭人鄙視,所以他將這件事小心翼翼地埋在內心深處,不讓任何人發現。

隨著年紀的增長,羅月星發現他對我的情感越來越強烈,他知道如果再跟我見面下去,終有一天他會受不了,所以他開始減少和我見面的時間,為的就是藉由少見面來降低對我的渴望。

然而不能見到我卻讓他痛苦異常,他開始瘋狂的唸書,好轉移注意力。但書總有讀完的時候,而且他發現長期沒有見面並沒有讓他對我的情感有所淡化,反而越來越強烈了。

就在他快崩潰的時候,我來找他了。

對於我的告白,羅月星感到非常驚喜,他甚至懷疑他是在作夢,忍不住用力捏了把大腿,痛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他這才相信這不是夢。

跟我在一起的那段時光,他覺得就像身處在天堂一樣。

但是他最在意的事情卻發生了──

「喂,聽說你和那個國中生在交往啊?」

室友臉上的笑容,讓羅月星一陣厭惡。然而,他還是知道「同性戀」對大多數的人而言,是個無法接受的詞彙。

只是聽到「同性戀」這三個字,就可以有很大的反應了,更何況是真的碰到。

羅月星知道這件事曝光了會有什麼後果,所以他只能否認他和我的關係,但他知道,就算不是在我的面前否認,他也覺得非常痛苦。

但是很多人並沒有就此放過他,反而將這件事傳了出去,越來越多人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他,眼裡有著滿滿的厭惡與鄙視。

這是個令人討厭的世界。

許多不實的謠言也越來越多,羅月星開始痛恨起這個世界。

只是因為身為同性戀,就要受到這種對待,羅月星的怨念一天比一天還要濃厚。他不再有笑容、不再有情感,包括家人都能明顯感受到他的改變,但唯獨一個人仍能看到他的笑容、他的情感──我。

那時候的我根本沒發現羅月星有什麼改變,只知道每天都和他過得很開心、很幸福。

直到有一天,他被人撞見他和我在一起,而且動作親密,接著一連串的欺負霸凌朝他襲捲而來,他的心智因此而完全扭曲。

他的表情越來越森冷,路途也越走越偏,人生也因此走向無法挽回的地步。

他向散播謠言的那些罪魁禍首們邀約,聲稱可以對我做他們愛做的事情,接著忍受內心的痛苦,讓他們狠狠的傷害我。

他暗自將他們對我做的事情錄製下來,然後以此要脅他們做些不乾不淨的事情,直到把他們推向監獄、再也出不來為止。

他要報復的對象太多了,他已經不知道什麼叫愛了,這個世界太黑暗了。

扭曲的心讓他認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他甚至認為受到如此傷害的我會原諒他的,然後在他打造出更完美的世界之後,我仍然會一直跟他在一起。

這是種病態。

雖然羅月星也有查覺到,但讓他真正了解這件事的,是在看著我跳樓的那一瞬間。

當時的他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突然,他明白他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然而事情也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了,他拜託父母搬離現在的家,在確定我沒事之後。

然後,他開始了沒有我的生活。

羅月星的心智已經完全扭曲了,他知道他已經改變不了,所以他也就這麼繼續過下去。

這讓他的生活充滿了危險,雖然因此惹到不少不好的人,但卻也因此讓他有很大的勢力。

這些年來,羅月星知道他還深愛著我,而且這份感情永遠都不會改變。

本以為不會再見到我,卻沒想到後來我也搬了家,而且還跟羅夜星考上了同所學校。

他想清楚了,他知道我絕對不會原諒他,而他也不需要向我解釋,因為已經沒有必要了。

那一晚,他對我說得每一句話,他都覺得心在淌血,尤其在看到我流淚的那一霎那,他甚至想要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但是這個念頭隨即就被他給打消掉了,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我,就夠了。

在看到我昏倒的時候,他真的慌了。

抱著我,緊張地檢查,在確定我沒事、就只是昏了過去後,他才又恢復了平常。

他拜託夏初陽將我帶回家,才頭也不回的離開,因為他知道對現在的我而言,最重要的人已經不是他,而是眼前的男人了。

「他說他會一直喜歡你,直到死去。」頓了一下,羅夜星又接著說:「我不是故意要聽你的過去,只是從我懂事以來,我都不曾看過我哥笑過,所以我很好奇,就跑去問他了……

「不過他會跟我說倒是出乎我的預料,看起來好像是因為放在心上很久了,所以想說出來好減輕心裡的負擔吧。」

我仍舊沉默著,事情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不,應該說,我從來不曾想過這個問題。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自然知道身為同性戀這件事會受到怎樣的對待,但我卻不曾因此想到當時的羅月星。

我摀著臉,覺得有些難受。

之後再也沒有人說話,沉默了許久,我才用沙啞的嗓音開口:「謝謝你告訴我。」

然後,我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