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媽媽?

「別哭了。月星,這裡就交給我們,你也快點回去休息吧。」

……爸爸?

「……我知道了。」

……月星哥……

原來,我沒有死嗎?

我試著睜開眼,眼皮卻沉重的睜不開,想動動身體,卻也動不了。

迷迷糊糊,我又睡了過去,幾次醒來也依舊動不了,只聽見媽媽的哭聲、爸爸的安慰聲。

我又添麻煩了嗎?明明就只是……想得到解脫而已。

我睜開眼,卻是在一個黑暗的空間,是夢嗎?

一個人影出現在我面前,那人面無表情、渾身散發著冷漠,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而且那張臉我認得,是我。

「不想再這麼痛苦,只要把記憶塵封、不再隨意接近任何人就可以了。」『我』淡淡的說,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沒錯,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只要我變得冷漠、不輕易接觸、相信任何人,我就不會再受傷了。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隨後又漸漸地消失……

只要這樣,就不會再受傷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刺鼻的消毒水味隨即撲鼻而來,我知道這次是真的醒了。

媽媽非常的狂喜,爸爸也一副鬆口氣的模樣,我慶幸自己活了下來。

在住院的這段期間,除了爸媽跟學校的一些朋友之外,沒有人來看我,包括羅月星。

出院了才發現,原來一切都變了。

羅月星一家人搬走了,就在我醒來沒多久,似乎是羅月星開口要求的。

正好我跳樓的時候,他也到了畢業的時候,以上學方便為由,要說服他的父母或許很容易吧?

甩了甩頭,我不再多想,他的事情已經與我無關了。

在那之後,我的臉上不再有笑容,喜歡一個人獨處。在學校漸漸地沒有朋友,直到升上高中,我仍舊一個人。

對於我的轉變有很多的謠言,但我不介意,因為一切都無所謂了。

那些痛都比不上羅月星帶給我的傷還要痛。

我試著忘掉關於羅月星所有的一切,但胸口上那個跳樓時所造成的恐怖傷口卻每每讓我想起那時候的事情,但我還是用盡我的全力不讓自己想起,雖然看到胸口上的傷,心就會一陣抽痛,但那時的記憶確實已經變得模糊。

儘管如此,我還是不願意與人接近。

但是,我卻遇到了夏初陽。

我的世界再次改變,卻沒想到會再次碰見羅月星。

「是看到我的影子嗎?」

當時的他看起來似乎很高興,我永遠也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

影子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在他找人凌虐我後,我就徹徹底底的放棄他了。

我已經放棄愛他了。

我看到的不是影子,而是警告,警告我在這麼接近人群,我就會再次受到傷害。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今天真是幸運啊。」

他的笑容在我眼裡看來是異常的刺眼,明明就對我做出那種事情,為什麼還要說這種話?

搞不懂,我真的搞不懂他。

「就這麼討厭我嗎?」

他問,卻讓我很納悶,難道我不該討厭他嗎?讓我受到這麼重的傷害,卻要我不討厭他,這不是很可笑?

「夠了!羅月星!」我忍不住吼著,撕心裂肺的。

不要再接近我了,你太可怕了,我承受不起……第二次的痛楚。

然後,我昏倒了,就像是逃避現實一樣。

 

回想起從前的種種,心裡不免一陣絞痛。

下次,我能夠面對他了吧?

我望向窗外、看著天空,不自覺地發起呆來。

「宥銘?」

一聲叫喚喚回了我的注意力,我轉頭看向夏初陽。

「什麼?」我茫然地看著他,關於我跟羅月星的事,我並沒有告訴他,他也沒有問,那天的事情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在想什麼?」夏初陽好奇地看著我。

想什麼?想令人痛苦的事情吧?

我露出了苦笑,搖了搖頭,便不再說話。

見我不想說,夏初陽倒也不勉強。他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才默默地將視線移回到他的考卷上面。

我看著夏初陽,再次陷入了沉思。

夏初陽對我來說似乎是個極為特別的存在,所以我才能和他相處這麼久。他不曾給我痛楚,甚至可以說是任我予取予求了。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但我知道他在我心中佔的份量一天比一天還大,我不確定這樣到底行不行,因為羅月星的事,這種情形讓我有點害怕。

我又再逃避了。

沒錯,我就是膽小,我害怕受傷,我怕痛。

輕嘆了口氣,我決定坦白一切,這樣或許對我們都好。

「初陽。」我輕喚了聲,他馬上回應般的抬起頭來。

「我……」我看著夏初陽,臉孔變得有些扭曲。

要將自己的傷痛說出來,實在不容易。

夏初陽大概也察覺到我的怪異,他放下手中的筆,靜靜地等待我再次開口。

深呼吸了口氣,我緩緩道出口:「我以前喜歡過羅月星……就是那個羅夜星的哥哥。」

我看著夏初陽的身體明顯一震,臉上的表情寫滿了震驚。也許等我說完後,我們之間的交集也沒了。

這樣也好,我就不用擔心再受到任何傷害了。現在的我,連一點小小的傷害,都沒有那個能力去承受了。

夏初陽靜靜地聽我說著我的過去,我緩緩地道出,時間也一點一滴地流逝著。夏初陽的表情從最初的震驚,到後來漸漸變成了面無表情。

他平靜的反應讓我有些不安,這似乎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反應。

「可以讓我看看……你身上的傷嗎?」

沉默許久過後,是夏初陽有些小心翼翼的問句。

我微皺起眉頭,不懂他為什麼要看,但我沒有多想,就只是傷口,並沒有什麼。

我脫下上衣,胸口的那道將近十五公分長的猙獰傷口看起來相當怵目驚心,但我已經習慣了,所以沒有特別的感覺。

我淡漠地站在夏初陽面前,他直盯著我胸口上的傷口,眼裡似乎流過一絲心疼。

他伸出手,輕撫著我的傷口,接著用有些沙啞的聲音問:「痛嗎?」

對於他的問題,我忍不住輕笑出聲,這麼久的傷口,當然不會痛了。

不,還是會痛的,不管時間過了多久,心中的傷口都好不了的。

突然,夏初陽快速地伸出雙臂,將我擁入懷裡。我嚇得呆愣在那,任由他抱著好一會,才想起來要反抗。

奈何我的力氣比不上他,這才回想起高二那年夏初陽來找我的時候,我因為力氣比他小而任由他拉著走,所以對自己說過要健身之類的話,到頭來我還是沒有去健身嘛!

掙脫不了,一時也只能任由他抱著。我呆站在那,感覺夏初陽的雙臂強而有力、異常溫暖。

「謝謝你告訴我。」

夏初陽的聲音非常的沙啞小聲,要不是因為他在我的耳邊說出,我想我大概聽不見。

「……嗯。」

夏初陽,真的很特別。

謝謝你,讓我們之間的交集能夠持續下去……

能夠認識你,真好。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