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那天唐柔和江浩提到的,會錄一段影片,那就更簡單了。

她將一間小房間清理出來,並用黑色布料遮蓋四周形成一片黑暗,接著換上平常出去搜物資的一身漆黑打扮,再在隱蔽得不容易讓人發現的地方裝上變聲器,就這麼錄了一段影片。

「瞧瞧那些警察,什麼國家的人民保母,出了事還不是什麼都查不到?」說著,唐柔拿起放置在腳邊的箱子,狀似隨意的將裡面的東西一一拿出又隨便丟進,然後一臉諷刺的對著屏幕,漫不經心道:「看啊,不只是這些東西,就連國家的東西……也是這麼容易就能拿到呀。」

只見那帶著黑皮手套的纖手往後一撈,一把M2白朗寧重機槍就被她輕鬆拿在手裡。

要知道光就這把空槍,重量也有三十八公斤,而唐柔雖然將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卻仍能讓人輕易看出她瘦弱纖細的瘦小身材。

而這樣一個嬌小的人,卻毫無壓力、輕鬆自在的單手將重達三十八公斤的重機槍給拿起!

這個人不簡單!

這是每個看過這段影片的人共同的想法,原本還漫不經心的表情也漸漸被凝重所取代。

「哦,我錄這段影片不為別的,當然是為了挑釁囉!」唐柔說得自然,甚至稱得上囂張,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就是有本錢囂張。

「為了讓我多點樂趣,我想也是時候增加難度了。我,Satan(撒旦),將在七月二日在江家進行屠殺!」說罷,唐柔勾起一抹嗜血笑容,哪怕透過屏幕仍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當然,在唐柔高超的偽裝下,看過影片的人甚至連她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畢竟送來的影片可不像監視器那般模糊,為了不暴露身分,她自然是要做好萬全準備。

就是沒想到毫不知情的江紀澤一眼就看出影片中的人是誰。

不是因為唐柔對身分的據實以告,而是那天他職業病發作特意觀察過女孩的所有地方,因此很簡單就能從影片中的體型、眼睛及一些細小動作判斷出。

江紀澤心底無奈,面色卻絲毫未顯,只是一慣地冷著一張俊臉和江浩特地召集起來的士兵們沉默不語。

江浩不像江紀澤這般心細,畢竟早已上了年紀,難免會有些疏忽,因此絲毫沒發現影片中的人是唐柔,只是面上威嚴,心底震怒,卻也有些訝異唐柔交給他的竟是這樣東西。

難道小柔被盯上了,就因為和江家扯上了關係?

想來這個可能性最大,畢竟唐柔本身和江家沒關係,不過幾天前被江紀澤帶回家中,這就被牽連上,對方怕是盯上他們江家已久,正好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是個很好的突破口。

這麼一想的江浩就更加愧疚了,卻沒細想過某些反而因此變得不太合理的地方是怎麼回事。

尤其唐柔曾說過──她會錄一段影片。

可見江浩這次是真的將唐柔放在心上,這才會一時慌神,連這麼簡單的破綻都沒發現。

由於唐柔在影片結尾曾說過要他們不要聲張,否則到時候就不單只是屠殺江家這麼簡單,因此江浩算是秘密召集,人數少不說,還各個都是菁英中的菁英。

不過在看影片前,江浩找的人大約有十三人,看完影片後倒是將人數增加到二十七人,且全部都是信得過的人,但其中僅次於江紀澤實力的卻只有五人,而江紀澤又要每天到唐柔家報到,對此江浩也沒有阻止,反正大兒子身手好,去了也可以當作保護,便不管他了。

因此這二十七人又分成了五組,分別由實力最高的五位帶隊進行秘密訓練。

當然,這事攸關江家上下所有人,因此除了這二十七名外人外,江家的小輩也全被叫回來打散分入這五組隊伍裡進行相同特訓。

這下就除了江紀澤,沒人有時間往唐柔那邊跑了。

江紀澤也沒閒著,平常就和唐柔一起訓練,他不清楚接下來的世界將會如何險峻,但盡可能提升實力還是必要的。

再說每天看著唐柔一個小女孩的訓練菜單,饒是他一個大男人都不得不佩服,又怎麼能比她還差?

然後唐柔就發現這個變態妖孽男似乎有著不亞於異能者的身體素質,瞬間臉都黑了。

果然人比人氣死人,她還是加大訓練強度吧。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