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沒吃多少,要點過嗎?」吃飽的葉芸熙接過邵瑞澤貼心遞來的飲料,那是他在俞修馳點餐時順便替她點的,她眨了眨眼,才後知後覺的問道。

「吃飽了嗎?」邵瑞澤邊問邊伸手摸向葉芸熙的小肚子,有些鼓鼓的,顯然是吃飽了。

葉芸熙被這突如的動作搞得身體一僵,偏偏放在自己肚子上的大手還開始輕輕揉了起來,舒服的讓她忍不住微瞇了瞇眼,身體也漸漸放鬆下來。

邵瑞澤的動作做的太自然了,彷彿做過千百回,看得曹景昊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來了。

眼前這個一臉寵溺的替自己老婆揉肚子的傢伙,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冷清、暴力的好兄弟?

曹景昊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一切卻什麼都沒變,依舊是他看到的那樣,瞬間就覺得世界玄幻了。

貌似吸進肺裡的空氣也充滿了濃濃的酸味,媽蛋,用不著這樣虐單身狗吧!

葉芸熙被伺候的很舒服,但還是不忘又問了遍:「你不餓嗎?」

「還好。」本來就是為了監視而做個樣子,在進來前自然有先吃點東西,所以他還不算太餓。

「哦。你們是要抓住他們?找據點?」

「嗯。」

「那就抓起來吧。」

葉芸熙隨手拿起剛用過的一雙筷子,又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鋼筆,一臉懶洋洋的享受邵瑞澤的服務,就見她拿著一雙筷子和鋼筆的手微微抬起,朝著十一點鐘方向的三人隨手一丟,就聽見碰的一聲,三人瞬間倒了下來。

聽到聲響的瞬間曹景昊反射性轉頭看去,就見三人都呈現臉砸在面前餐盤裡的姿勢,明顯已經沒了意識。

難以置信地看向葉芸熙,曹景昊根本無法想像自己到底看見了什麼。

只不過是隨手一丟,就這樣放倒了三個人?

這要不是看見葉芸熙拿著一雙筷子和鋼筆,他甚至不知道出手的人是她!

不是沒辦法拿下那三人,只是不想打草驚蛇,他們本想著跟著三人離開,如果確定他們沒有和其他人匯合,就抓準時機隱密解決掉,誰想得到這小姑娘竟然說出手就出手?

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沒確定附近有沒有同黨啊!

曹景昊的表情變了又變,葉芸熙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只是淡淡地說:「沒有同夥。」

「妳怎麼知道?」曹景昊古怪的看著她。

邵瑞澤還在溫柔的替葉芸熙揉著肚子。

曹景昊:你倆夠了,這什麼場合還在給人塞狗糧,還讓不讓人嚴肅了!

葉芸熙當然不會說在知道他們的目標位置後就張開了精神網,所以只是笑了笑:「出手前看過了,就那三個。」

曹景昊能說什麼?只能說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邵瑞澤這貨這麼輕易就將他們的任務給說出來了,根本妥妥神隊友啊!

於是他服氣的起身去和店家交涉,編了個滴水不漏的理由將三人給拎走了。

已經將人打包丟上車的曹景昊回來就見邵瑞澤仍舊緊挨在葉芸熙身邊,明顯捨不得離開的樣子,這讓他有些頭痛的扶額。

他實在難以相信,眼前這貨是他認識的那個兄弟。

邵瑞澤會這樣也是情有可原,在察覺到自己的情感後本就一天比一天還要思念身旁的小傢伙,好不容易見上一面,誰知道下次見面又是什麼時候?

要知道他這次的任務可不簡單啊。

但他也知道是時候離開了,所以在看到打理好一切的曹景昊走進店裡後,邵瑞澤深吸一口氣,內心輕嘆,卻還是不得不放開環著葉芸熙的手。

摸摸小傢伙柔軟的頭髮,他略為遺憾的說:「我該走了。」

看著這樣的邵瑞澤,葉芸熙鬼使神差的就問:「什麼時候回來?」

邵瑞澤先是一愣,隨後便有些愉悅。

小傢伙這是在意他了。

不過還是老實回答:「我也不清楚。」

葉芸熙本來還有些懊惱怎麼就問出這種問題,聽見這回答頓時就蹙起眉頭。

「你離開之後處理了幾件任務了?」

曹景昊一走過來就聽到這個問題,這讓他眉頭一挑,乾脆再次坐了下來。

「一件。」邵瑞澤依舊老實回答。

什麼任務搞得這麼棘手?這麼久了都還沒解決?葉芸熙蹙起的眉頭又深了些,一隻大手卻突然伸到眉間替她輕輕揉了揉。

「別皺眉,沒事的。」邵瑞澤柔聲說道。

曹景昊覺得自己一身雞皮疙瘩要掉滿地了。

什麼時候邵瑞澤也會這樣說話了?

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雙臂,除了就坐在他身旁的俞修馳有所感,對面兩人根本沒管他做了什麼動作。

「你們盯上的那三個是握有什麼有利消息?」要不然怎麼會特別盯著那三人。

「嗯。」不過也要看他們願不願意說出來就是了。

當然,詢問的手段絕對不會很溫和。

「那我跟你們去吧。」葉芸熙直接拍板定案。

相較於邵瑞澤的高興,曹景昊就有些傻眼了。

「這不好吧?」雖然剛才見過葉芸熙的身手,確實了得,但就算這樣又如何?跟去了也不能幹麻呀!

邵瑞澤倒是沒想太多,只是覺得要是小傢伙能跟著去就代表他們相處的時間又多了些。

當然他並沒有被高興沖昏腦袋,也知道這事不太好,所以伸手攬上葉芸熙的纖腰得點小福利,輕聲哄道:「妳去也不能幹麻,在家乖乖等我,我盡量早點解決這事。」

要不是這次的事情涉及範圍太大,他也不會搞這麼久。

當然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發言權不在他這,上面還有個扯後腿的人在指手畫腳,確實挺礙眼的。

邵瑞澤眼裡的銳光一閃而過,但在看向葉芸熙時又溢滿了柔情。

「我會催眠。」除去開始的些許彆扭,葉芸熙已經不覺得邵瑞澤的親密動作有什麼了。

大概很大原因還要歸功於她不討厭他吧。

至於催眠,利用精神系異能控制別人的大腦,讓對方吐出她想要的資訊,說是催眠也不算騙人。葉芸熙眼帶笑意的想著。

邵瑞澤自然也有發現小傢伙並不排斥自己的親近,欣喜之餘還不忘注意葉芸熙講的話,因此在聽到她的話後著實一愣,頓時就認真起來。

連一旁一臉事不關己的曹景昊都隨著氣氛的轉變跟著嚴肅起來。

「有用?」

「百分之百。」

「妳不是還在上班?」邵瑞澤有些猶豫的瞥了眼沒什麼說話的俞修馳。

反倒是俞修馳開口答道:「芸熙現在雖然是我的秘書,不過我們的關係可不是上下級,而是偏向合作夥伴。」

「合作?」

「嗯,她現在是我公司的股東。」

邵瑞澤有些訝異,沒想到才多久沒見,小傢伙不但和俞修馳搭上線,還拿到對方公司的股份了?

不過要想知道更詳細的,就等他回家了在好好問問。

「那好,芸熙我先帶走了?」

「行。」俞修馳笑了笑,反正不管有沒有葉芸熙,他也可以處理好一切。

只是多了個葉芸熙,那效率可不是提升一星半點。

俞修馳也不是沒想過多放她幾天假,偏偏葉芸熙嫌無聊,硬是沒請過一天假,天天準時報到,這才讓俞修馳的事業在短時間內衝升得飛快,甚至大大超出他預期。

所以葉芸熙現在要走,他還真不介意。

葉芸熙就這樣跟著邵瑞澤二人走了,他們帶著昏迷中的三人來到軍部,一進去陌生的女孩自然獲得無數人的好奇觀望,但邵瑞澤二人都沒有多做解釋,直接讓人將三人帶走,便帶著葉芸熙去找隊長了。

邵瑞澤這次歸隊和曹景昊一起被分到這個隊伍中,表面上一個少校一個上尉,沒人知道他們更深一層的身分。

而這個隊伍的領頭人馬良豪是一位上校,據邵瑞澤了解,這位馬上校能爬到這個位置,靠得可不是什麼光明磊落。

本來還不覺得有什麼,只要任務一完成,他和曹景昊就會離開,怎麼知道這上校起不到絲毫作用就算了,竟然還盡扯些後腿,這一拖就害他離家超過半年,沒直接翻臉就已經很給面子了。

所以當邵瑞澤帶著葉芸熙來見馬良豪並說明來意後,卻見對方挺著顆大肚子色咪咪的看著小傢伙看時,頓時就一陣惱火。

要不是一旁的曹景昊悄悄打了他一下,邵瑞澤大概一腳踹翻面前的桌子了。

葉芸熙也不喜歡這種眼神,這讓她很不悅。

雖然安逸日子也過有一陣子了,卻不代表持續將近五年的殘酷生活所養成的血性就此被磨掉,所以葉芸熙不高興了,自然就表現出來了。

不只表現出來,她還說出來了。

「你的眼神讓我很不高興。」

葉芸熙的眼神很冷,語氣也帶著冷意,可惜都被她的外表和軟綿的嗓音給消掉了。

馬良豪一聽直接就板起臉不悅的說:「妳知道妳在跟誰說話嗎?」但眼裡的精光卻是讓在場三人都見得清清楚楚。

可惜他不知道葉芸熙的可怕,不然絕對不會這麼做。

「那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葉芸熙微微一笑,抬腳就放在面前的桌上。

她不喜歡穿裙子,所以身上穿的正裝是褲子,完全不用擔心做出這樣的動作會走光。而這樣不雅觀的姿勢被她做得慵懶隨意,還帶著特有的清雅韻味,不但不讓人反感,反而讓人有種欣賞美景的感覺。

在這個瞬間,本該軟萌無害的氣質變成了高貴優雅,還帶著一絲淺淺的魅惑。

這讓本該上前阻擋事態發展的邵瑞澤一時都忘了動作。

然後就見葉芸熙不過微微抬腳,接著迅雷不及掩耳的放下,碰的一聲巨響,面前的桌子就被毀得四處飛散,還有個較粗的木條順著馬良豪的臉頰飛了出去,在他臉上留下一條血痕。

回過神來的馬良豪氣得,肥胖的身體抖呀抖的,對著葉芸熙怒目瞪視:「放肆!妳把軍部當成什麼地方了!」

「什麼地方?」葉芸熙優雅地站起來,隨意走到一旁的牆邊。

這面牆面靠走廊,也就是設有辦公室門板的那面。

本來眾人還不明所以,正納悶著她要做什麼,就見她抬起纖細的手。

在貼身的黑色西裝外套的勾勒下更顯纖細的手臂,裸露在外的素手更顯白皙嬌嫩。

而這樣的動作讓眾人的視線瞬間就轉移到她的手上,她的手指纖細修長,指甲圓潤晶瑩,漂亮得頓時讓人移不開眼。

就見她輕握成拳,微微一笑,接著就如方才踹壞桌子一般,看似沒什麼力氣,但當她的拳頭砸在牆上的瞬間,又是一聲轟然巨響,本該完好無損的牆面就被砸出半人高的大洞。

這突如的舉動不要說在門外站崗戒備的兩名軍人,就是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的三人都是目瞪口呆。

葉芸熙收回手,在衣服上隨意擦拭有些髒污在上的手,這才隨口回答:「不就是隨進隨出的地方嗎?」

雖然接受自己跑到一個全新、和平的世界,也讓自己融入一個全新的家庭,更收起自己的爪牙,但這並不代表徹底改變成無害的小貓。

她依舊是受到末世洗禮後,那個強大的葉芸熙。

更不會因為所謂的身分高低而有所收斂,所以她不高興了,自然是表現出來。

還表現的挺徹底的。

雖然這也不過使出了三成力罷了。

但就是這三成力,也足以震攝所有人。

哪怕親眼所見,都難以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孩,不過輕鬆一拳,看似玩笑,卻將牆壁砸出了個洞來。

難以置信。

尤其馬良豪,心底還升起了濃濃的恐懼。

他知道眼前的小姑娘是在警告他,不得不說他也確實被嚇到了,現在雙腿都還是軟的,根本站不起來。

就在剛才他還想幹什麼?想把這樣的小姑娘拉上自己的床?不擇手段?

現在光是用想得都覺得驚恐,這邵瑞澤到底給他帶回來怎樣的人了,這不是想要他一條老命嗎!

這要是知道葉芸熙是邵瑞澤的老婆,馬良豪一定會直接吐出一口老血來。

曹景昊已經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雖然不久前才看過葉芸熙的身手,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她的身手竟然這麼變態!

你說一腳踹爛桌子,雖然讓她一個看起來柔若無骨的女孩子做出來確實驚世駭俗了點,但也不是做不到,可一拳砸破牆壁什麼的……

曹景昊看向身旁的兄弟,用眼神詢問:你從哪找回來這麼兇悍的媳婦兒?

邵瑞澤和葉芸熙相處有一陣子,多少還是知道她的實力的,因此剛開始雖然也被震驚了一下,卻是最先最快回神的。

而且他隱隱有種預感,葉芸熙的實力恐怕還不只這樣。

在看到曹景昊投向他的眼神詢問時,邵瑞澤只是失笑著搖頭不語。

反正不管葉芸熙的實力有多可怕,他喜歡的也不過是這個人。

震攝過後的葉芸熙悠悠哉哉的回到位置上,涼涼的說:「還有問題?」

「沒有沒有!沒有問題了!」馬良豪直搖頭,他現在哪敢再多說一句?

葉芸熙滿意的瞥頭看向邵瑞澤,後者正微笑著看著她,眼底溢滿了寵溺,看得她都忍不住心臟狂跳,臉頰發熱。

「走吧。」邵瑞澤沒有發現葉芸熙的異樣,只是牽起她的手,滑嫩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

葉芸熙乖順的讓邵瑞澤牽著走,曹景昊也只是隨口低咕著:「見色忘友……」便跟了上去,留下馬良豪一人虛脫的坐躺在椅子上,狼狽不堪。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