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你們出去晃一趟就來了個大豐收呀?」有人見到葉芸熙,上下打量過後就露出猥瑣的笑容來。

「哎哎,別別別,都正經點,別嚇著人小妹妹,我還要帶她去見見老大呢。」

「老大?」葉芸熙面露疑惑,「什麼老大?大叔你們該不會是什麼壞人吧?」

「不是不是,叔叔我們雖然長得兇了點,但人可是倍兒好的呢!」那人立刻笑著擺手,「妳看這一路上我們有對妳做什麼嗎?」

「沒有。」葉芸熙搖了搖頭,看起來還有幾分溫順乖巧,看得一群大男人都有些喉嚨發緊。

「我們要是什麼大壞人,早就在半路上出手了,妳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是呢,大叔說得也挺有道理的。」葉芸熙笑咪咪的說。

「這不就得了?叔叔我呢,現在帶妳去見我們老大,也就是我們這村的村長。」

「既然是村長,那為什麼要叫他老大啊?」

「哎!叫老大顯得親近些呀,我們這村裡大夥人的關係可好的呢!」

葉芸熙看了看其他人,隨後點頭附和道:「看起來確實不錯。」

「對吧!」那人搓了搓手,隨後又覺得這動作似乎太猥瑣了點,乾咳一聲拍拍自個兒腦袋才道:「我先帶妳去見見我們老大,其他叔叔先回去準備,一會就帶妳出去見見野熊怎麼樣?」

葉芸熙的雙眼瞬間就亮了。

那人一看葉芸熙的表情就知道有戲,隨即便笑咪咪的說:「瞧妳高興的,我們就別在這浪費時間了,早去早回吧?」

「好!」

於是葉芸熙就乖乖的跟著男人走了。

對方帶著她來到一間明顯比其他間小屋要稍微大點的木屋前,先是讓葉芸熙在外等一會便自個兒進去和他口中的老大說了些什麼,待他出來後便笑咪咪的對她說:「我們老大想見見妳,妳也別害怕,我們老大人挺好的,就是長得有些恐怖了點,妳要做好心理準備唷!」

「好。」葉芸熙笑了笑,便順著對方推開的木門走了進去。

一進到木屋裡,裡面的擺設相當簡單,只有一張木桌椅和木床,看起來非常粗糙,顯示出做工的人手法極不純熟,明顯就是出自門外漢之手。

還有一個簡陋到沒有門板的衣櫃,裡面的衣服被隨意丟放,一眼望去非常凌亂。

桌上也異常雜亂,除了吃剩的食物外,還有許多瓶瓶罐罐,和不知沾了什麼東西的幾條髒布。

地上還有許多被人撕扯的衣服碎片,牆上還沾了些暗紅色液體,葉芸熙一眼就能判斷出那是血跡,而且有極高機率是人的血跡。

角落還有幾個金屬箱子堆疊在那,其中一個放得稍前的箱子並沒有關緊,憑著非常人的優越視力,葉芸熙知道裡面放的是各種槍枝。

看來這夥人的來頭也挺大的啊。

就是可惜碰上她了,畢竟在她眼裡這些人就好比螻蟻。

也許比螻蟻還不如呢。

屋內只有被外面那些人稱做老大的男人在,此刻正大張著兩條腿隨意坐在木椅上,銳利的雙眼直射在葉芸熙身上,儘管坐姿隨意卻仍舊掩蓋不了身上濃濃的血氣。

那是殺人無數所沾染上,怎麼也洗不掉的罪孽。

男人的年齡看起來比先前那個掐她脖子的通緝犯要年輕一些,但身上散發的血氣卻比那人要濃厚點,看得出來手上沾染的人命不在少數。

相較於先前那人臉上佈滿的猙獰傷疤,這人的臉上雖沒有太多傷痕,卻也一臉凶狠得讓人不敢直視。

可惜他今天碰上的是葉芸熙,對這世上所有人來說屬於奇葩的葉芸熙。

所以當男人發現眼前的女孩竟然在看見自己後仍沒有顯露出分毫害怕,頓時就起了濃厚興趣。

「小妹妹,妳叫什麼?」男人咧著張嘴,看起來更加兇狠恐怖。

但可嚇不到葉芸熙。

「葉芸熙。」她聳了聳肩,有些隨意的答道。

「葉芸熙嗎?名字倒是挺可愛的。」男人笑了笑,然後朝葉芸熙招了招手。「叔叔我眼睛不好,已經好久沒看到這麼年輕的俏姑娘了,過來給叔叔看看好嗎?」

話說得漂亮,前提是不要用那雙銳利的眼神直瞪著她看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更別說這話說得雖然像是在商量,其實語氣還是帶上了不容反抗的強勢,聽起來倒也有幾分強迫意味在,著實讓人有些不悅。

這要是普通的小姑娘聽了,在配上對方那張恐怖臉,恐怕早已嚇得尖叫出聲了。

卻是不曾細想過,像她這樣一個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為什麼在這種場合下仍舊處變不驚。

這要是能想到,恐怕長年身處在危險中的男人還會升起一股警惕,可惜葉芸熙的外表真的太具欺騙性了,實在讓人難以相信這麼一個小女孩會有什麼危險性可言。

所以男人老神在在地看著葉芸熙。所以葉芸熙淡定自然的走上前去。

然後男人一個伸手握住葉芸熙白皙纖細的手腕,使力一拉就想將人給拉進懷裡。

可惜葉芸熙可不喜歡被一個老男人,還是長得難看的老男人碰,因此在被抓住手腕的下一秒,身體順著對方拉扯的力道前傾,手卻是一個用力推了對方一把,就見原本穩坐在木椅上的男人在下一秒連同椅子一起翻倒在地,發出碰的一聲巨響。

門外幾人只當自家老大在裡面激烈的疼愛那位可愛的小女孩,一時間眾人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猥瑣的笑了笑,便不再在意。

倒是方便葉芸熙了。

葉芸熙看著倒地不起的罪犯老大,實在沒想到自己不過輕輕一推就把人給砸暈過去,不禁仰頭望天,對這世界的安全度又刷新了認知。

就是不知道要怎麼把人給帶回去軍隊了。

葉芸熙突然有些後悔沒有把邵瑞澤的定位器給帶在身上。

但是她是誰?

她是葉芸熙。是從另一個世界,還是末世的世界來到這個和平世界的葉芸熙。

出手看心情的她又怎麼可能會有警察、軍人身上帶有的所謂正義感?因此她此刻要做的不是帶著這群倒楣罪犯回到軍隊,而是丟下這個罪犯老大,出去尋找看有沒有機會能碰上一頭野熊玩玩。

至於這個暈過去的罪犯老大嘛,葉芸熙隨便找了件衣服,麻利的將人手腳綁緊,還不忘在他嘴中塞了塊碎布,接著拍拍雙手走了出去。

當葉芸熙走出房門時,在外看守的人無疑是懵的。

這進去才多久時間?雖然這段時間就那麼一下大聲響,之後就什麼也沒聽見了,但就這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妹妹又哪裡打得過自家老大?想必一定是被老大給吃得一乾二淨了。

只是這時間會不會太快了點?

而且這小姑娘貌似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

難道老大……咳!

眾人忍不住抖了一下,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還是趕緊將腦海裡那些不敬想法給忘了吧。

「喂,你們的人說這附近有野熊,知道在哪裡嗎?我想去看看。」葉芸熙才不管這些人詭異的眼神,直接就直奔主題。

一群人看著老大屋門的表情更加詭異了。

這小姑娘難道不是處?還是真是老大他……咳!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了。

幾人將內心的震撼給壓下,這才和顏悅色的看向葉芸熙。

畢竟被人強暴還能一臉自然的和他們對話的小姑娘可不多,也許是這女孩神經太大條?或是本就是個樂觀向上的孩子?

不管怎樣,只要不哭不鬧他們就喜歡。

更別說這代表之後待老大玩膩了輪到他們,這小姑娘仍舊不哭不鬧的機率很大。

是個好操控的。

這麼一想,看著葉芸熙的表情自然是各種溫和,雖然這溫和在他們恐怖難看的外表下一點作用也沒有。

看屋內老大一點動靜也沒有,想來是對這個小姑娘異常滿意,便高興的任由她胡鬧吧。一干手下也不敢擔擱,眼前的女孩既然能讓自家老大高興,自然要把人當祖宗一樣拱起來哄她開心了。

至少在老大玩膩前都是要拱著的。

所以眾人一下就開始行動起來,這裡招呼著拿槍,那裡說著誰留下、誰跟著葉芸熙出去獵熊,一時間倒也有些熱鬧。

葉芸熙笑咪咪的看著大夥上竄下跳的,內心的興奮是怎麼也無法壓下。

一想到待會就有可能看見野熊,她就興奮的想要大吼大叫!

大概是以為葉芸熙現在是自家老大的心頭寶,再加上她極具欺騙性的外表與目前為止的表現來看,大夥只覺得這是個毫無自保能力又愛往危險地方湊的小姑娘,老大又不管外面如何鬧騰都不出來,最後只好讓一半的人跟著出去保護這小姑娘了。

然後葉芸熙就在一夥人的帶領下再次往山林深處邁進。

雖說莫名其妙睡一覺就跑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也許是件不幸的事,但對一個生活在末世這種水深火熱時代的人來說,來到這個世界無疑是幸運的。

但葉芸熙莫名就覺得自己人生中的所有幸運全用在來到這個世界上了。

要不明明一天都還沒過完,怎麼她就接二連三的碰上一些鳥事?

葉芸熙被十幾個人團團圍繞在中間,而他們這群人此時正被另一夥人團團圍繞,她粗略估計對方人數少說也有三十幾人。

這是什麼住的越深處勢力就越大的概念?

最重要的是,這已經是她今天第三次被圍堵了。

第三次。很重要所以要說兩遍。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