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瑞澤,你是不是忘了我很厲害?」

邵瑞澤的身體在瞬間僵了一下,她不說,他還真給忘了。

「妳有多少把握?」

「百分之百?」

「不會受傷?」

「嗯。」

俞修馳有些訝異的聽著兩人的低語,沒想到那被喚作邵瑞澤的青年護在懷裡的女孩會說這種話,不禁又好奇起女孩的身分。

「那行,我們行動吧。」一想起葉芸熙的實力,邵瑞澤莫名就放下心來,信心十足的便決定靠兩人解決對面那幫無法無天的傢伙們。

「好。」葉芸熙也爽快,直接應了一聲,隨著被邵瑞澤放開,一個轉身就率先往敵人衝了過去。

有精神系異能的葉芸熙根本不需要邵瑞澤提醒,早已將精神網展開的她哪怕沒有親眼所見也早已摸清敵方人數、位置、實力,也因此才會如此有把握。

當然,這把握也是建立在她有世界第一實力的情況下。

她在這個世界本就無所畏懼,也因此這一動作直接速度半開。到底身體素質與這個世界的人不同,哪怕只使出了一半的速度,那也是比邵瑞澤快了不止一星半點,別說俞修馳的雙眼根本跟不上她的身影,就是邵瑞澤轉瞬一瞥也只看到敵人一個個突然倒下的場景。

這要不是心理素質過硬,恐怕邵瑞澤就停下手邊動作,免不了要挨一陣砍了。

不過轉瞬間,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夥十幾個人就這麼無聲無息的全倒了。

然後,一名長相可人的女孩緩緩從一角走了出來,與之不符的是她那白皙纖細的右手正拖著體型比她大上兩倍的漢子,漢子身上雖沒有傷口,卻是濺了一身鮮血,而拎著他的那隻白晰小手免不了沾染上些艷紅,在她那白皙的肌膚襯托下顯得異常刺眼。

饒是知道她實力的邵瑞澤乍一看到都忍不住眉頭一跳,隨後意識到憑對方身手不可能會受傷,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就是這場面有點讓人不忍直視,身材纖細瘦弱的漂亮妹子一臉輕鬆瑕逸的拖著個糙漢子什麼的……

也只有邵瑞澤和俞修馳有幸見到這副場面了。

邵瑞澤摸了摸鼻子,裝做什麼都沒看見。俞修馳一雙漂亮的鳳眼瞪得老大,最後抹了把臉才恢復如常。

場面依舊混亂,沒有人發現那些人被制伏了,三人匯合之後正想著要怎麼控制場面,就聽不遠處傳來的警車鳴笛聲,越來越響亮,然後──

然後三人就把一夥暈過去的犯人丟在一塊,拍拍手站在原地等警方控制好場面衝進來了。

於是一群警察又是疏散民眾控制場面,又是快速朝現場趕來的,見到的就是三人悠悠哉哉站在那,身後十幾個或男或女明顯暈過去的人堆疊在那。

警察們先是一臉懵逼,還是邵瑞澤主動上前招呼才回過神來。

雖說邵瑞澤的身分不好透露,但處理起這種事來還算得心應手,因此很快就和警方配合起來。

兩人也是在這時候知道那個和他們一起的青年叫俞修馳。

相較於對這世界很多事情還不了解的葉芸熙,邵瑞澤卻是馬上就知曉對方的身分,也驚訝於對方不只在商業方面有頭腦,就是遇上危險也能處變不驚,著實令人佩服。

邵家在T市也是有些名望的,俞修馳早在葉芸熙叫喚邵瑞澤名字時就知曉對方身分,因此更多的興趣還是放在葉芸熙身上。

明明看起來弱不禁風瘦弱無害的樣子,到底是怎麼有那個實力把一群人給瞬間秒殺的?

最重要的是,那個把比她身形要大上兩倍的壯漢單手提起的力氣是哪來的……

俞修馳面上不顯,眼裡卻流露出一絲興味的看著葉芸熙。

畢竟是經歷過末世的人,警惕性絕對不比身為少校的邵瑞澤低,也因此在俞修馳將視線放在自己身上時葉芸熙就察覺到了,只是隨著對方盯著自己的時間越來越長,她也忍不住蹙起眉頭。

「怎麼了?」將事情處理完的邵瑞澤一眼就發現葉芸熙的反應,想著該不會還是在剛才的行動中受傷了,便趕緊關心問道。

看到邵瑞澤眼底露出的明顯擔憂,葉芸熙回以一個讓對方安心的笑容,才微皺眉頭看向俞修馳問:「你一直看著我,是有什麼事嗎?」

邵瑞澤這才看向俞修馳。

「只是好奇妳的身手是怎麼來的。」俞修馳直言不諱的說,臉上掛著輕淺淡笑。

邵瑞澤和俞修馳雖然外貌差異有些大,不能否認的是兩人都是極其帥氣出眾的,站在一塊誰也不比誰差,再加上掩飾用的眼鏡此刻並沒有被戴上,這一笑要是打上分數絕對能打上一百二十分的高分。

葉芸熙有那麼一瞬被他的笑晃花了眼。

莫名就想起當初剛來這世界的第一天,也是第一次碰上邵瑞澤的那天,她也是被他的笑容晃得一瞬的恍神。

難道說,和平的世界,帥哥就是多嗎?葉芸熙心裡有些好笑的想著。

儘管葉芸熙的失神只有一瞬,但兩人都是觀察力極強的人,因此也發現到她的失態。俞修馳只是微微一笑,而邵瑞澤……

抿了抿唇,邵瑞澤壓下心底突然浮出的不悅感。

短瞬的失神可沒讓葉芸熙忘了俞修馳的問題,她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笑著反問:「怎麼,你也想要這樣的身手?」

沒有從葉芸熙的臉上看出絲毫被冒犯的不悅,俞修馳放下心來的同時抿唇一笑:「要是可以,學著點也不錯。」

「這樣啊……」葉芸熙笑了笑。

這個問題邵瑞澤也問過,但得到的答案語焉不詳,明顯就是不能告知的,所以他不認為葉芸熙會回答。

然而就在他張口準備打發俞修馳時,耳邊卻傳來女孩清晰柔軟的甜美嗓音。

「也沒什麼,只要滿國的逃跑五年就行了。」

兩人面露錯愕的看著女孩,卻見女孩笑咪咪的回望著他們,俞修馳搖頭失笑,只覺得葉芸熙這話不過是用來打趣他的,當不得真,但邵瑞澤就不同了。

和葉芸熙相處已經有段時間的邵瑞澤,莫名就覺得她說的這段話是事實,這讓他微皺眉頭,心底跟著翻湧起各種情緒,對小傢伙的心疼、憐惜,種種一切更讓他下定決心以後要好好呵護、愛護她。

可惜他卻不能長期陪伴在她身邊。至少在他退伍前不行。

邵瑞澤有些懊惱,抿了抿唇,還是將心中所有思緒壓了下去,臉上表情也跟著恢復如常。

儘管也有些好奇,既然葉芸熙滿國逃了整整五年,為什麼他卻一點風聲也沒聽見,但他也絕對不會開口問她。

他們的談話已經結束了,能回答的葉芸熙已經告知過他,不能回答的,邵瑞澤說過他不會勉強。

更重要的是,他已經說了相信她。

葉芸熙一直都在暗中觀察邵瑞澤的反應,也因此他一系列的轉變都被她收入眼底,這讓她嘴角掛起輕淺的笑。

真是,相處越久,越讓人捨不得放開的人啊。

三人的談話沒有持續太久便隨著警方回去做筆錄,令人意外的是俞修馳並沒有使出特權離開,相反的他還很配合。

讓葉芸熙更加意外的是,在他們分開之際,俞修馳提出了交換聯繫方式的請求。

他說:「不介意交個朋友的話,能不能交換一下聯繫方式?」

邵瑞澤莫名就覺得:還好他還沒替小傢伙買手機。

「我還沒有手機耶。」葉芸熙轉頭看向邵瑞澤,一雙大眼撲閃撲閃的,看得邵瑞澤都有些好笑。

「行了,待會帶你去買。」

「那麼記下我的號碼吧,隨時歡迎你們聯繫我。」俞修馳也不氣餒,緊接著就說道。

於是兩人收下了俞修馳的私人手機號碼,反應是出奇平淡。

畢竟一人不知道俞修馳的身分,一人的家世與成就也不比他差,哪怕他的私人號碼有多稀有,兩人也不覺得有什麼。

兩人的反應也不出俞修馳意外,反而更加滿意了。

儘管碰上了這檔事,但俞修馳還是因為意外收穫而心情愉悅的回去,而葉芸熙二人本就非常人,因此也像沒事人般又繼續到處逛逛了。

就是可惜這條商店街不能逛了,畢竟發生這種事,大部分店家不說受到波及,就是想繼續營業也沒那個心情。

兩人又是買手機又是逛書店,餓了就去吃吃美食,還不忘逛逛景點,總之怎麼悠哉怎麼來,就連最後一天也是從早玩到晚,也多虧兩人體力好,要不還沒辦法這麼瘋狂。

而送走邵瑞澤的葉芸熙直接就搬離了邵家老宅,來到邵瑞澤家中,裡面的布置本就完善,這兩天更是塞滿了兩人逛街買來的東西,尤其邵瑞澤還貼心的整理出一間書房給葉芸熙,因此她直接就一頭栽進書房裡翻閱起滿房間的書本了。

邵瑞澤沒有說這次離開要多久,葉芸熙也沒問,因為她已經大約知道對方的身分恐怕不單只是少校這般簡單,恐怕連他本人都不曉得下次回來是什麼時候吧。

而一個人住的日子也悠哉,葉芸熙也沒有把整天時間都泡在書海裡,畢竟從距離邵家老宅不遠這點就不難猜出他們家也不小,但她卻沒有也拒絕請傭人來家裡,而是事事親為,自己上街買菜回家做飯打掃洗衣服什麼的是常態,就是沒去考駕照不能開車這點有些可惜了。

身為孤兒的葉芸熙當然會做飯,甚至她的手藝可以說非常好,可惜末世後食物越來越匱乏,就是想自己動手做些好料也沒什麼好食材,現在來到這個有許多新鮮豐富食材的世界,儘管外面也有不少美食餐廳,但她更喜歡吃自己煮的菜。

大概是太過懷念,以至於一時間有些欲罷不能吧。

至於開車,葉芸熙確實會開。

雖然末世開始時她才十五歲,但為了逃命,還有什麼是學不會的?

尤其還是逃命技能。

葉芸熙敢說,現在就是把她丟到軍隊裡的菁英部隊裡尬車,她也絕對能輕鬆獲勝!

畢竟五年以來,她還真什麼車都開過呢。

而且為了逃命,那速度……新手上路就油門踩到底的膽識可不是人人都有。

錯了,是和這個世界的人比。

她也實在不習慣專車接送的待遇,所以大多數還是選擇靠雙腳,正好當鍛練了。

甚至她還玩起了線上遊戲,雖然操作是硬傷,但好在她還有手速,成績暫時不上不下,倒也有趣。

又因為有了電腦手機,所以她知道俞修馳的身分,還傳簡訊打趣過對方,卻沒想到簡訊傳過去沒多久就接到對方的來電,說約她出去吃頓飯。

葉芸熙自然是爽快答應了。

所以現在的葉芸熙正和俞修馳在一家高級法國餐廳裡。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