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葉芸熙就不怎麼在意這些,只是想著那個叫林山華的傢伙被自己綁在屋裡,既然要抓就乾脆一起抓回去,卻沒想到對方竟這麼幸運,提前落跑了。

也不見葉芸熙有多可惜,乖乖跟在邵瑞澤身後一同回軍部去了。

就是在審問那群罪犯後得知兩方人馬打起來的前因後果頗有些哭笑不得,邵瑞澤更是有些好笑的想著:果然與那小姑娘脫不了關係。

好在人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依舊該幹麻幹麻去。

甚至還很高興的跑來跟他分享在山裡和小松鼠玩的事情,臉上還透著些許意猶未盡。

看著一臉高興,興奮得小臉都有些紅撲撲的女孩手舞足蹈的說著,邵瑞澤微微一笑,心裡卻是又多了個決定。

不過在聽到對方原本是想找野熊玩時嚴厲的教育了對方一頓,雖然以女孩的身手根本不需要擔心,但邵瑞澤還是必須要好好和這個明顯有些異於常人的小傢伙說說才行。

因為這場意料之外的行動,且這次沒有折損一兵一卒,不但逮捕了罪犯數名,其中還有一名S級和三名A級通緝犯,可以說是立了大功,李營長直接大手一攬讓上面通融能讓邵瑞澤將功抵罪,成功讓他回去的時間又提前了數日。

倒是讓邵瑞澤有些複雜,畢竟能成功待補這兩夥人還是因為他們正在內鬥,他不過是出來撿了個漏罷了。

因此決定在離開前多清掃附近周圍的通緝犯,一時忙得有些不可開交,偶爾還架不住葉芸熙的哀求而帶上對方。

不是因為擔心葉芸熙有危險──雖然她那極具欺騙性的外表總是會讓他忘記她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但這仍改變不了對方很強的事實──而是因為她太強了。

是的,就是太強。

要是把葉芸熙帶在身邊,可以說接下來的行動根本不需要他們軍方出手,那這樣他又有何用武之地?

邵瑞澤是個男人,雖說輸給一個女孩挺讓他自尊心受損的,但真正讓他無法接受的是自己的功勳不是用自己的實力得來的。

所以他帶隊行動時大部分時間不會帶上葉芸熙,就是帶上了也會耳提面命要對方在一旁乖乖待著,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貿然出手。

因為他們是軍人,保家衛國是他們的使命,維護人民安全是他們的職責!

其實對這種人葉芸熙還是挺欣賞的,更別說她本就對邵瑞澤有極高的好感度,因此也樂得願意配合對方。

然後眾人就漸漸習慣在自己經歷險峻之後,總有位相貌出眾的可愛小姑娘悠哉坐在樹上逗弄著松鼠、小鳥一類的場景。

想想也是有點醉。

偏偏這小姑娘貌似還是少校的人,眾人除了無奈也不敢說些什麼。

再說人家一個小女孩,實力可是連少校都甘拜下風呢。

於是最近的軍隊裡又有另一番風景,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似的在鍛練,知曉前因後果的李營長只是笑呵呵的送給葉芸熙一套軍事用書。

雖說這個世界大部分和葉芸熙原本世界末世前的情況差不多,但像法律一類的多少還是有些微差別,也因此李營長送得這套書正巧是她需要看的其中之一,於是便一頭栽進書世界去了。

 

原本被延長半年的駐兵時間,因為各種軍功而被生生縮短了三個月。這三個月邵瑞澤逮捕了不少罪犯,實力也大幅提升,人跟著越發沉穩起來,也算是收穫甚大了。

而葉芸熙不但把李營長送給她的那套軍事用書全看完了,甚至還跑進深山林裡和野熊玩了幾回,真真是過了一把好大的癮。

離開時李營長特地來送他們,年紀有些大的他看著這群年輕小夥子,想起這幾個月他們的努力,眼角不禁有些濕潤起來。

車子越駛越遠,葉芸熙都還能透過後照鏡看到那站得筆直的高大身影,以及標準的敬禮姿勢,內心難免有些許觸動。

可惜,她要想融入這個世界,很難。

邵瑞澤雖說有那麼一次重大過失,但這三個月以來也造就了不少亮眼成績,因此成功申請到一陣短暫假期,所以他決定帶著葉芸熙回一趟老家。

葉芸熙的身分問題早在李營長的幫助下解決了,因此現在的她就是個從鄉村出來的小姑娘。

就是在知道葉芸熙已經有二十歲時驚訝了下,畢竟就外表來看,邵瑞澤一直以為這小姑娘還只是個高中女孩,卻不料原來已經是個大姑娘了。

「我們現在要去哪?」葉芸熙眨巴著一雙圓亮大眼看著一旁駕駛座上認真開車的青年。

「我家。」頓了一下,邵瑞澤才看了眼沒什麼反應的女孩,柔聲解釋道:「芸熙,我知道妳是好孩子,所以我也不問妳以前到底過著怎麼的生活。我既然說要照顧妳我就一定會做到,只是我的身分沒辦法常常待在家裡陪妳,這幾天放假我會帶妳到處逛逛順便認認路,雖然我是和我家人一起住,但妳也不用擔心他們不喜歡妳,他們……挺和善的。」

邵瑞澤的最後一句並不是在講反話,只是他的家人,尤其是他母親,該說是……熱情過頭?

希望不會嚇壞小姑娘才好。

「等見過我的家人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以後什麼都不用擔心,安心住下就是。」邵瑞澤邊開車邊笑著揉揉女孩的頭髮,然後安慰似的輕拍了拍。

像極了哄孩子。

葉芸熙有些不滿的嘟著嘴說:「我不是小孩子了。」

看得邵瑞澤都覺得可愛得有些好笑。

嘴都嘟得能掛壺了,還說不是小孩子。

「好,我們芸熙不是小孩子。」

「……」

「乖,先想想需要什麼,待會就帶妳去買。」邵瑞澤笑了笑。

葉芸熙的雙眼瞬間就發亮了。

然後就將邵瑞澤遺忘在一旁,腦海不斷想著待會要買什麼什麼書,還有買什麼什麼用品,或是很久沒喝過,都已經有些忘記是什麼滋味的牛奶來喝。

一整個不亦樂乎的狀態,看起來還有些傻萌。

邵瑞澤的家庭是軍閥世家,也因此車子在駛離市區後,就直奔向略顯安靜的富豪區。

家裡的男人大多從軍,除了成家立業會在外買幾棟房子,但大部分還是選擇一起住在大宅裡,也因此這個家庭人數還是挺多的。

而且熱鬧些,老一輩的也才不會覺得孤單。

也因為人數眾多,因此老宅建得就大了點,這讓好久沒見到這麼大座豪華宅院的葉芸熙狠狠驚艷了一把。

看著葉芸熙眼裡撲閃撲閃的光芒,邵瑞澤就忍不住抿唇一笑。

「喜歡嗎?」他問,手跟著撫上那令他愛不釋手的柔軟秀髮。

「喜歡!」

「喜歡就好,這裡以後就是妳的家了。走吧,先去見我的家人。」

葉芸熙就像個乖巧的孩子安靜的跟在邵瑞澤身後,只是她那不斷左右晃動、看這望那的小模樣看在他眼裡實在可愛的令人髮指,內心更加感嘆究竟是什麼生活才會讓這麼可愛的孩子有如此可怕深厚的實力?

不過看葉芸熙天真無邪的小模樣,邵瑞澤最後還是決定不過問對方過去的生活了。

想必不是什麼美好回憶,就這樣開心下去也挺好的。

邵瑞澤在來的路上早就向家裡說過葉芸熙的事,將人接回家照顧也是經過家裡人同意的,因此家裡上下不論男女老少都知道他今天要帶個小姑娘回家,一個個極盡所能的請假回家,因此大夥都坐在客廳沙發上閒聊,就等著人將小傢伙帶給他們看看了。

他也知道自家人都是個什麼樣,因此在領著葉芸熙進門時看到一票的人他也不意外,只是怕小姑娘嚇到了而眼帶關心的看了一眼,手還不忘輕拍她後腦勺以示安心。

這下意識的關心動作落在客廳內一些有心人眼裡,尤其是邵瑞澤的母親溫雅姍眼裡,心下頓時就有了計較。

要知道她這個兒子什麼都好,就是這麼多年身邊都不見一位女性這點惹急了她,還以為這兒子就要這麼一頭栽進軍隊裡,連個女朋友都不找了,卻沒想到竟然會有那麼一天能看到自家兒子帶著個小女孩回家。

還是特別細心呵護的那種。

溫雅姍頓時就笑了,望著葉芸熙的表情越發和藹可親。

卻是讓葉芸熙有種莫名的怪異感。

要是不曾經歷過末世,也許她還看得出溫雅姍看著她的表情就像是在看兒媳婦般,可惜她經歷過末世,很多事情早已分辨不清了。

尤其是與性命無關的事。

畢竟在末世中,最重要的除了自己的命還是自己的命,其他什麼都不重要。

邵瑞澤就不同了,他不但看到自家母親在見到葉芸熙後放光的雙眼,還看出那眼底隱藏的含意,莫名就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他確實是對葉芸熙頗有好感,但還不到在一起的地步。之所以會把人給帶回來,還是因為女孩雖不知道經歷過了什麼,身上的氣息卻乾淨純粹,非常難得。

就是連很多常識都不清楚這點有些讓人頭疼。

邵瑞澤的眼光還是很好的,看得出來這小姑娘是不會對自己造成不利。既然沒有危險,自己又挺喜歡這小姑娘,為什麼不帶回家好好照顧呢?

他絕對不會說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這小姑娘長得真像自己小時候養的小白狗,尤其在見到感興趣的東西時,那雙眼發亮、睜著圓潤大眼直盯著自己的表情,可愛得總讓他想要抱抱。

雖然這隻小白狗不像表面那般無害,而且挺兇殘的。

葉芸熙在邵瑞澤的介紹下一一認識了邵家成員,後者則再次見識到前者出色的記憶本領。

她的記憶力本就因為精神系異能而非常強大,只是已經練就出沒興趣的事就省略不記的本領,這也是為什麼她會記錯林山華名字的原因。

不相干人的不相干事,她又為什麼要去記呢?

但邵家人就不一樣了,因為這裡是她即將居住的地方,而邵家人……似乎會成為她的家人?

暫時沉浸在邵家人熱情提問中的葉芸熙決定晚點再問邵瑞澤這個問題。

邵家人原本只是大約聽邵瑞澤提起這小姑娘的事情,當然由於邵瑞澤並沒有向本人提問太多過去的私人問題,因此他知道的也不多,所以邵家人知道的也不過是邵瑞澤所知曉的那些,以及他親眼所見的一切。

本來還想著有著比邵瑞澤還強大實力的小姑娘究竟長得有多魁梧可怕,卻沒想到竟然是個可愛漂亮的小妹妹,驚訝之餘忍不住就多問了些問題,卻是越聊越發喜愛這位小姑娘,大夥瞬間變得更加熱情,熱情到葉芸熙都有些招架不住。

還是一旁的邵瑞澤出面打圓場才稍停一些,只是沒多久眾人又如洪水猛獸般,每個人都想拉著葉芸熙說上幾句話,家中小輩更是異常喜歡這個看起來漂亮溫柔的小姊姊,年紀大的就說要一起出去玩,年紀小的直接抱著人大腿嚷嚷著晚上一起睡覺。

葉芸熙雖然有些受寵若驚,但更多的還是覺得倍感溫暖,臉上笑容越發柔和,看起來就更加討人喜愛與憐愛了。

就是一旁的邵瑞澤看得有些心塞,莫名有種心愛的寶貝被人搶走的錯覺。

所以最後在忍無可忍之下,直接以要帶她去買東西為由將人給拉走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