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芸熙突然覺得心情很不美麗,這讓她一張精緻小臉瞬間陰沉了下來,可惜漂亮的外貌哪怕再怎麼陰沉也難看不到哪去。

一時間還真沒人發現她的不悅。

負責保護葉芸熙的一夥人只想著要好好照看這個老大還沒玩膩的小姑娘,敵方一夥人則在看到葉芸熙的容貌後雙眼一亮,一個個舔舔嘴想著怎麼將人給搶過來。

反正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女人、女孩十有八九都是被擄來的,能不能留下就各憑本事了。

恰巧,他們這夥人正好就比他們要兇狠了點。

「這不是劉老弟嗎?哪裡帶回來的妹子這麼漂亮。」帶頭的男人姓李,正巧就是他們這夥人的老大,他笑咪咪地走上前幾步,朝另一夥帶頭的,也就是站在葉芸熙身邊的男人問道。

這被叫做劉老弟的大哥自然不是他們這夥人的老大,但也算是排名第二的角色,只不過在面對這個李老大,氣勢還是弱了點。

「李哥說笑了,這小妞是我們老大的,說是想要出來看看野熊,不知道李哥來這邊是?」他笑得有些諂媚,卻又不會太過,畢竟人李大哥可不是他老大,像他們這類人哪怕明知道和敵方實力差距甚大,有些人凶狠起來也是很不要命的,因此不需要害怕。

彼此都心知肚明,又是些狠角色,說起話來自然不會太拐彎抹角,因此就見那李大哥笑著說:「反正林山華那傢伙也不在這,就把這小妞給我吧。」

林山華是劉老弟的老大,也就是那個被葉芸熙一推就被砸暈過去,最後被綁起來的可憐男人的名字。對方這句話明顯就是要和他們要人,且不容拒絕,這下是實打實欺負人欺負到頭上去了,瞬間一個個都陰沉下臉,劉老弟更是直接沉聲說道:「我說李哥,我雖然喚你一聲哥,但你也別太蹭鼻子上臉了,真以為我們弟兄怕你們了?」

「這話就說得不對了。劉老弟,你要不要看清楚點,你們這點人要對上我的人……你覺得有勝算?」那李大哥說完就是一聲冷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真動起手來,你以為你們今天還走得了?」

雖說他們這些亡命之徒凶狠起來也是挺不要命的,但大多時間還是很惜命,壞就壞在最近林山華的情緒很不穩定,常常暴跳如雷,誰都不想上去觸碰霉頭,這好不容易帶了個小姑娘能平息自家老大的情緒,又豈會讓人輕易放棄?

要知道這附近可是有不少成群結隊的罪犯,就是他們罪犯自己都不清楚這附近究竟窩藏了多少罪人,而附近除了鄰靠軍部的小鎮外,再來就是開車都要四、五個鐘頭,且什麼都沒有的小村莊。

而這兩處地不管是年輕的還老的,只要是女的都早被抓得七七八八,好不容易遇上這麼極品的女孩,這要是給眼前一夥人帶走了,他們又上哪再去找一個極品妹子給自家老大玩?

所以他們不能妥協。

顯然李哥也發現劉老弟眼底閃過的精光,他知道對方是選擇反抗了,這讓他忍不住嗤笑出聲。

「我說劉老弟,都逃竄這麼多年了,你的眼力還是一樣差,難道這麼容易都看不出你們的處境嗎?」

「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有種你就搶呀。」

「哼,話可是你說的,我今天他媽不只要搶,你們今天一個也別想離開!兄弟們,上!」

葉芸熙:你們怎麼就不問問我的意見?

葉芸熙覺得有些委屈,也懶得和這群人在這邊浪費時間,眼見一夥人開始混戰起來,一個個還掏出手槍,她看得都有點醉了。

多大點的事,用得著掏槍?

有些難以理解的搖搖頭,葉芸熙趁亂走出戰區,獨自朝山林深處邁去。

葉芸熙發誓要是再遇上這種破事破壞她的心情,一定立刻將人給滅了!

誰都不能阻止她找野熊。

誰都不能!

一名長相出眾的小姑娘按理說走到哪都會引起人注目,偏偏在場眾人目前都將注意力放在彼此的對手身上,且誰又能料到她一個女孩子竟然會溜走,因此一時間還真沒人發現她的離開。

葉芸熙這次終於學乖了,為了不再碰上那些在她眼中跟螻蟻別無二樣的罪犯,她決定使用精神系異能,直接就將精神網張開擴散,這一探察瞬間驚訝了下。

竟然還有不少人在。

倒是讓她慶幸自已的這項決定,先行探查就能夠避開人群,也更方便她接下來的行動了。

就是有些可惜,精神網範圍內沒有看到任何野熊的蹤影。

不過意外收穫是距離她左手邊三百公尺遠的位置有幾隻可愛的小松鼠。

松鼠雖小,但架不住可愛,而且還是比熊更可愛的生物,所以葉芸熙在下一秒腳下一提,瞬間就朝小松鼠飛奔而去。

這要是有人在附近見到這副場景,大概會驚恐地看著一名長相精緻可愛的女孩身影在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異能者的身體機能本就比常人要高上許多,更別說葉芸熙對自己的要求極高,甚至到苛刻的地步,也因此會有這樣的速度也是情有可原。

可惜在這個世界沒有除她以外的異能者,也因此在這個世界,葉芸熙有幸成為人們口中的「怪物」了。

眼下滿心滿眼都是小松鼠的葉芸熙倒是沒想太多,跑到小松鼠跟前就趴在牠前頭,睜著一雙剔透圓亮的烏黑大眼直盯著可愛的小動物看。

本來那小松鼠是被突然出現的碩大身影給嚇了一跳的,但在被那雙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大眼盯了一會後,小巧可愛的鼻子微微聳動,竟是停下逃離的腳步,朝葉芸熙靠近幾步。

葉芸熙沒有動,只是將身子又壓低了些,雙手虛握擺放在地上,就是雙肩都快要貼到地上了,一雙大眼仍直勾勾的盯著小松鼠看。

小松鼠擺了擺蓬鬆的大尾巴,小巧的鼻子又聳動了幾下,最後唰的一下跑到葉芸熙的左肩上,隨後又順著頸背優美的弧度跑到右肩,尾巴一甩輕撫過有些敏感的脖頸,惹得她一陣搔癢,又快速的跑回到左肩。

葉芸熙咯咯笑得可愛,起身就伸手要摸摸小松鼠,這小松鼠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竟不怕她,就這麼任由她摸了一把過癮。

「真是可愛。」葉芸熙有些捨不得這可愛的小傢伙,傷眼的東西看久了,突然看到這麼可愛的小動物,她實在沒什麼免疫力。

但她也知道這小傢伙已經不適合被人類飼養,儘管覺得依依不捨,但最後還是放小松鼠離開了。

雖然沒看到野熊有些可惜,但已經心滿意足的葉芸熙眼見時間晚了,便決定打道回府。

就是在途中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她這才想起那個什麼李哥劉弟的貌似提槍上膛的戰了一回,瞧這腥味的濃度,恐怕死傷慘重吧。

但就是死了一夥人又與她何干?

所以她直接張開精神網避開人群,獨自一人下山去了。

一到山下就看到兩三台軍車停在不遠處,其中為首的男人彷彿察覺到什麼般轉過頭來,正巧和葉芸熙的眼對上。

來人正是邵瑞澤。

相較於葉芸熙的意外,邵瑞澤在見到完好如初的小姑娘後終於狠狠鬆了口氣。他大跨步走到她面前,還有些不放心的上下打量對方,直到完全確定女孩身上沒什麼傷痕後才露出舒心的笑。

「你怎麼來了?」葉芸熙面露疑惑,還不忘探頭看向邵瑞澤身後,三台軍車,不少軍人正在來回走動,看起來似乎有些忙碌。

「我聽這裡的李營長說附近還有不少通緝犯在,妳一個人我不放心,這麼晚了又還沒回來,所以出來找找。」邵瑞澤說完自己都覺得有些詭異,畢竟現在安心下來就會想到女孩的身手。

貌似……不需要他擔心。

葉芸熙感受到青年的擔憂,心裡一陣暖流流過,這讓她忍不住微微一笑,隨後又指著他身後忙忙碌碌的眾人好奇地問:「那你們現在在幹麻?」

「我們聽到槍聲所以進去搜了一下,然後就發現有兩隊人馬,似乎是在爭地盤?」說到最後語氣帶了點不確定。

葉芸熙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說是自己捅的簍子。

偏偏邵瑞澤注意到她的不對勁,隨即擔憂問道:「怎麼了?」

「那個,你們有去他們的地盤把剩下的人抓起來嗎?」葉芸熙突然想到那個被自己綑綁在家裡的林山華。

「沒有。」當時的場面很混亂,為了將所有人逮住,可費了他不少功夫,根本來不及進一步詢問。「妳知道?」

「嗯,大概還記得路。」葉芸熙嘿嘿笑著,「怎麼樣?要不要去看看?」

邵瑞澤卻是蹙起了眉頭,忍不住伸手握住女孩的手仔細察看,突如的動作讓葉芸熙一時愣了下。

「怎麼了?」

「妳怎麼會跑到那種地方?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真的沒有受傷嗎?」

接二連三的關心問語不斷打在葉芸熙的心上,她感受到許久不曾激烈跳動的心跳似乎有些微猛烈,那種被人真心關懷的感覺,全身心都暖洋洋的感覺,她很喜歡。

是整整五年都得不到,也不敢奢望的溫暖呢。

「沒事沒事,就是我把一個老大給綁起來了,好像叫林什麼……林華山?」葉芸熙有些不確定的說。

邵瑞澤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嘆了口氣。

「是林山華……」

「噢,你說是就是唄。」

「……」

邵瑞澤想,就是不用問也大概知道,這小姑娘大概又是遇上了什麼事被人帶到人老巢裡去,卻反把人家老大給綁起來了吧。

反正來都來了,邵瑞澤乾脆就招呼一夥人跟著葉芸熙一塊兒進山去了。

只是當他們來到林山華的據點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時,葉芸熙還真有些驚訝。

倒是邵瑞澤看起來並不怎麼意外。

「大概是聽到槍聲有出去探查過,卻發現我們軍方的人員,提前逃跑了吧。」他解釋道。

挺合情合理的,是事實的可能性很大。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