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個明明到昨天為止持續了整整五年的末世生活,並不是葉芸熙太孤僻,而是她實在是被背叛了太多次,甚至到怕了的地步,導致她無法輕易相信任何人。

並不是因此就將內心完全封閉,相反的,她練就出了一雙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好惡。

然而悲哀的是,哪怕過了五年,葉芸熙的身邊都沒有一個值得讓她完全信任的人在,這麼一想莫名就覺得有些悲哀。

臉上表情有一瞬間的恍惚,看得邵瑞澤都有些擔憂,耳邊聽到青年帶著擔憂的輕柔問話,那原本帶著軍人特有的硬氣語調被主人特意放柔而帶上迷人的磁性,異常好聽。

「我沒事,謝謝。」葉芸熙回過神來,朝眼前這個真心在擔心自己的青年微微一笑。

那笑帶著完全的放鬆與舒心,看起來非常美麗。

饒是像邵瑞澤意志這般堅定的人都在瞬間征愣了下。

然後就在這短暫的失神中,葉芸熙就一個揮手瀟灑離開了。

邵瑞澤有些哭笑不得的抹了把臉,最後深吸口氣,臉上表情一收,面無表情的放出軍人刀削般的氣勢。

關於今天帶回來的那夥人,可還沒處理完呢。

 

身為一名在末世中生活過的人,葉芸熙自然不害怕陌生的環境,更別說她現在恐怕還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人,因此根本沒什麼好害怕的。

也因此她選擇到處晃晃,順便看看這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哪怕只是看看風景也不錯。

畢竟她已經很久沒看到正常的景色了。

末世爆發後經過五年時間的洗禮下,景色無疑是蕭條的,再加上街上到處都有毫無人性的喪屍在隨處晃盪,危險性又豈是這個安逸世界能夠比擬?

如今還能夠看到繁華景色,哪怕只是一片綠油油的樹林,葉芸熙也覺得很美麗。

也因此她毫不猶豫地跑出軍部,往外閒晃去了。

相較於一開始葉芸熙醒來的地方,軍部外就有一處小鎮,看起來倒是熱鬧些。不過就她一路上向邵瑞澤打聽的結果來看,從這裡要到下一個城鎮,車程少說也要四個小時左右。

也難怪那群罪犯會選擇這種地方了。

葉芸熙沒有在鎮上閒晃太久,畢竟這裡雖然稱得上「鎮」,實際上人口卻沒有多少,也不過就先前地區山林附近的小村莊人數的兩三倍左右。

讓她感到奇怪的是,像這種地方雖然有軍隊駐紮,但也就這麼一處,人力有限,而這裡的佔地又極廣,更別說還有許多樹林環繞,是個隱蔽性相當高的地方,怎麼會只有一夥罪犯窩藏在這?

太少了。

像這種好地方通常是那些罪犯的最愛,尤其四周環繞樹林深山,花費點時間好好勘查地形後將會是極大優勢,這樣的好地方又怎麼會不讓人眼紅?

葉芸熙想,這附近也許沒那麼簡單也不一定。

不過她一個外人也不好對軍隊指手畫腳,再說按照邵瑞澤的說法,他們應該不久後就會離開這裡,這支軍隊在這邊駐紮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既然這麼久都沒出什麼大事,想來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

葉芸熙可不是聖母,末世五年洗禮後的心更是剩沒多少愛心,又豈會在這時候出手幫忙?

她只是來到處閒晃順便看看風景的,可不是來打擊逮捕罪犯的。

再說,她現在可不算是什麼公民,而是黑戶呢。

葉芸熙笑咪咪地離開小鎮,朝一座後山邁進,不知道這山裡還有沒有什麼小動物?她已經很久沒看到喪屍和人類以外的生物了。

本來這只是個簡單、輕鬆的散步,但不知道是葉芸熙的運氣太差還是怎麼著,就這麼散出了問題來了。

這是葉芸熙今天第二次被人圍堵了,差別在於第一次她被人掐著脖子,而這一次沒有。

大概是她的長相真的太具欺騙性了吧,對方十幾個人將她團團包圍住,卻沒有任何動作,想來是覺得她一個小女孩沒什麼反抗能力,根本用不著防備與害怕吧。

也不知道該不該感謝長著這麼一張臉。

葉芸熙微歪了歪頭,淡淡地問:「有事嗎?」只是她的聲音稱不上御姊,還帶了女孩特有的柔軟,也因此雖然語氣淡漠了點,卻被她的聲音削弱了大半,聽在耳裡讓人倍感酥麻。

再配上那出眾的外貌,一夥大男人紛紛都眼熱了起來。

「小妹妹,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呀?」一個男人帶頭出聲,臉上還掛著似是友善的笑,只是用那張粗曠不堪的臉擺出的表情是怎麼看怎麼猥瑣,倒也有幾分不倫不類的味道在。

其他人隨著這句問話紛紛起鬨起來,一時間有些熱鬧非凡,可惜十幾人各個長得一臉非善類,莫名讓葉芸熙有種群魔亂舞的錯覺。

好在她是見識過末世的人,因此這群人哪怕長得再可怕、再難看,也比不上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的喪屍噁心。

甚至這些在正常人眼裡長得異常恐怖可怕的男人們落在葉芸熙眼裡還有些可愛。

被末世洗禮過後的審美觀可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改善得了的。

但這也代表葉芸熙要比任何人的膽子都要來得大,也並非什麼壞事。

不過有著最強實力的葉芸熙要感到害怕,還是在這種和平的世界要找到感到害怕的事物,恐怕不是一般的困難。

葉芸熙甚至有些懷疑,要是自己從今往後都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了,是不是就再也不會有覺得害怕的時候?

雖然經歷末世五年的她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且瘋狂的戰鬥練就出的武力值讓她在原本的世界也甚少有感到害怕的時候。

每個罪犯總有那麼一兩個惡趣味,就好比不久前的那個S級通緝犯,喜歡看別人在內心充滿希望的時候再給他絕望,這種習慣大部分源自於曾經的經歷。

葉芸熙恰巧也有那麼一兩個惡趣味。

雖然葉芸熙不是什麼窮凶惡極的殺人犯,但經歷過末世的她又豈會善良到哪去?恐怕和這個世界的所有罪犯相比,要說她是最喪盡天良的可怕存在也不為過。

當然,前提是要她出手。

而她的惡趣味,大概就是在面對人類時,總是會習慣性使用自己極具欺騙性的外表吧。

也因此圓亮的大眼骨溜溜的轉了一圈,瞬間就將自己本就不怎麼顯眼的冷漠氣息收拾的一乾二淨,小嘴微彎就笑咪咪地說:「我在散步呢,叔叔們又在這裡幹麻?」

「散步?」大夥一哄而笑,彷彿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般,場面一時間熱鬧非凡。

葉芸熙也不說話,就這麼笑咪咪地看著眾人。

「小朋友,妳是一個人來的嗎?妳的家人呢?」有一人突然問道,眾人的哄笑聲也跟著漸漸熄了下來。

「對啊,一個人。我沒有家人呢。」葉芸熙抬起雙手擺了擺,及膝的風衣衣擺隨著她的動作跟著飄了飄。「現在是一窮二白的人,不久前貌似有個人願意養我。」

幾人完全不在意葉芸熙口中那位願意養她的人是誰,只是雙眼發亮,彼此心照不宣的快速交換了個眼神,隨即便有人開口道:「小妹妹,這山裡挺危險的,放妳一個小女生在這種地方我們弟兄們也不放心,要不妳跟我們回去,我們就住在這附近,妳看怎麼樣呀?」

一夥人大概是被眼前的美色迷晃了眼,一時間在場十幾人都沒人想到,一個什麼東西都沒帶也敢出現在這種鳥不生蛋且還有些危險的深山林裡的女孩,又怎麼可能像表面上那般無害?

也難怪他們即將要付出慘痛代價了。

葉芸熙雖然不是什麼聖母,但眼前這夥人畢竟不是她主動找上門,而是他們來找她麻煩的,又豈會乖乖受人欺負?

非善類的人在出手對付別人時總是任性的,更別說這群人一個個可是用赤裸裸不懷好意的眼神直盯著她看呢。

所以葉芸熙笑咪咪的點頭答應了。

然後一夥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帶著女孩在這樹林環繞的深山裡左彎右拐的,來到他們隱蔽的據點,準備好好的將人蹂躪一番。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