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這不是菲尼嗎?」

一出拍賣會場就碰到雷利,他驚訝地看著非常自然的從會場出口獨自出來的我,還發現我脖子上的項圈不見了,頓時臉色一沉,面無表情。

「菲尼,你的項圈是怎麼拔掉的?」

我想雷利的內心恐怕非常震驚,一個小孩子被送進這種地方還能拔掉項圈從會場出來,裡面也明顯沒有任何騷動,而我又是隻身一人,種種跡象在在表示出我是憑一己之力拔掉項圈並自己出來的。

恐怕雷利也猜測到我的實力非同小可,這讓我笑了笑。

「不如我們先換個地方再說吧?」我提議道。

雷利看了眼身後的拍賣會場,想想也是該換個地方,便招呼我跟他一同離開。我乖乖跟在他身後,反正爺爺現在大概還在戰國那裡,就算要離開大概也是直接動用他的部下來找我,既然現在附近沒任何動靜就表示對方還沒要出海,一路上倒是走得悠哉。

雷利的嘴巴也沒閒著,直接就問起我問題來:「我說菲尼呀,你就直接跟叔叔我說說,你的項圈是怎麼拔下來的吧?」

「不就跟你一樣嗎?」我輕笑幾聲,「跟大叔一樣,我是故意被抓來賺點零用錢花的。」

雷利聽了哈哈大笑,隨即語氣一轉,又問:「所以你的實力很強囉?」

「這個嘛……」我微歪著頭想了想,最後笑著說:「不然等一下跟我打一場?」

雷利被我的提議弄得一楞,隨即又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呀!我們就來打一場吧。」

於是我們就挑了個沒什麼人在的地方打了一場,擁有世界第一實力的我自然不會認真對打了,所以只是表面上假裝認真,實則放水的隨便打了一下,以和雷利平手收場。

雷利毫不掩飾的面露驚訝,畢竟現在的我年紀實在太小了,卻有著足以和他匹敵的實力,但我是不會讓他知道事實是我的實力在他之上的。

至少現在不會。

「我說菲尼啊,你這實力是怎麼練成的?」雷利面露納悶,他無法理解一個這麼小的孩子,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我想雷利把我當天才的機率恐怕很大,只可惜我只是開了外掛,而且還是非常大的外掛,這個外掛叫穿越之神,他還有個名字,叫歐培基。

「老實告訴你,這我很難跟你解釋,所以你就別問了吧。」我也只能這樣說,要是跟他實話實說,說我是從別的世界死掉穿越來的,實力則是送我過來的穿越之神給我的,我想他大概也會把我當神看待,我是說神經病的神。

雷利也不愧是雷利,大概是覺得從我這裡得不到什麼像樣的答案,便不再繼續追問下去。抬手無所謂地擺了擺,他笑著說:「不說這個了,話說你應該不是本地人吧?」

我點點頭,想了想,故意提起爺爺的名字:「我最近剛被卡普爺爺收養,但他好像在這裡有事要辦,所以就先帶著我一起來了。」

「卡普?」雷利驚訝了會,「那傢伙怎麼會突然收養個小鬼?」

「我父親是傑洛‧D‧斐德,好像跟爺爺認識,他在被殺之前拜託爺爺把我帶走的。」提起父親,我的心情隨之掉落,臉色也跟著一沉,內心的苦澀不斷滋長,還好還有菲尼的話,哪怕那聲音是我幻聽的也不一定,但很明顯地,他的話已然成為我的內心支柱,是讓我能拋開愧疚感繼續活下去的動力。

「斐德?」雷利的臉色一變,「是嗎?原來那傢伙死了啊……」

那話語說明他們認識,這讓我忍不住好奇地問:「你認識我父親?」

雷利先是對我微微一笑,才道:「啊,你父親的實力雖然比卡普那傢伙差了點,卻是位值得尊敬的人呢。」

「是嗎……」聽到傳說中的冥王雷利如此稱讚自己的父親,雖然斐德並不是我親生父親,卻還是讓我感到非常高興。

「說起來還沒問你呢,你剛才偷了多少錢呀?」雷利邊說邊拿出他偷到的一袋沉甸甸的錢袋,臉上明顯寫著不滿意,「我這邊有七千萬貝里,真是窮酸的買家啊。」

「七千萬?大叔你個老頭值七千萬,我這正值發育的小鬼卻只有五千萬!」我不滿的抱怨,但我兩的對話要是被人聽見了,大概會被人當神經病吧。

畢竟這裡可沒人願意當奴隸。

雷利哈哈大笑,也覺得我們的對話很有趣,爾後又回答:「就算是大叔,也算是年輕氣盛的大叔!當然比你這小鬼值錢了。」

我不滿的撇撇嘴,卻還是補了一句:「但我偷的可不只五千萬。」

「哦?」雷利被我提起了興趣,一臉好奇地看著我,問:「那你偷了多少?」

我先是沉默地看著他,看到他都有些心癢難耐了,才嘴角一勾、笑得燦爛。

「當然是會場所有人身上的全偷走啦!」說完我就哈哈大笑了起來,不意外地看見雷利先是一臉呆愣,漸漸轉變成了驚訝,然後大喊:「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啦!」我嘿嘿笑了笑,起手一抬,一袋不比雷利手上那包還輕的錢袋出現在手上,看得對方瞪大雙眼。我又抬起另一隻手,又一袋比方才更沉、更大的錢袋出現在手上,雷利更是嘖嘖稱奇了起來,接著雙掌一翻,兩大袋錢袋就這麼憑空消失。

「我說菲尼啊,你那是什麼把戲,錢袋跑哪去了?」雷利好奇地問。

我也不是特別想隱瞞,更何況對方還是雷利,是個絕對不會對我有害的人,自然是爽快地說了:「我有個特殊能力,可以開啟一個永遠裝不滿、能裝任何東西的空間能力。」

「空間能力?你是惡魔果實的能力者?」雷利狐疑地問,卻見我搖了搖頭。

「我算是比較特殊的人吧。」我嘿嘿一笑,接著拿了袋裝了兩億貝里的錢袋丟給雷利。「這袋就送你,我夠大方吧?」

雷利聽了卻是笑罵道:「什麼大方,搶了整個拍賣會的人,結果只給我這麼點,還敢說自己大方?」這讓我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我沒多久就要離開這裡去東海了,你卻隨時都可以再去拍賣會場偷錢啊。」

「這麼說也有道理。」雷利抓了抓頭,隨即笑了笑。

「嘛,離開之前都可以來找我玩,以後要是有機會再來這裡,記得再來找叔叔我聊天啊!」

我也笑了。

「當然。」

*****

「嗚喔喔喔喔幹直接跳過童年打主線ㄅ!!!!!」的吶喊著

結果還是乖乖照順序打童年了啊!∑(ι´Дン)ノ

的打完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