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是幻聽,還是菲尼就存在在我心中,但聽到他的聲音是事實,也確實讓我得到了救贖,既然菲尼要我活下去,那我就必須活下去。

經過這次的事件後,我對很多看法又有了改變,我想最大的改變大概是對生命的注重吧。生前因為身體虛弱而死亡,也因此我想在這一世看重自己與別人的生命,但很顯然我低估這個世界的殘酷,所以在短短幾天內我這可笑的想法就又改變了。

坐上卡普的船,原以為他會帶我到佛夏村,卻沒想到他還有要事要先回海軍本部一趟,因此我便隨著他們來到夏波帝諸島。一路上的航行,了了心結的我一反先前的冰冷,和所有海軍混熟了,也改口叫卡普「爺爺」,因為他決定收留我作孫子,成為我名義上的新家人,爺爺甚至大方地和我睡一張床,我們也常常話說到一半就睡著了,看得其他船員哭笑不得。

爺爺還曾告訴我,他原本很擔心我會因此而封閉內心,從此不再與人交談,卻沒想到我這麼堅強,這麼快就振作起來。我沒有告訴爺爺,之所以能這麼快就振作起來並不是因為我很堅強,而是因為菲尼以及爺爺,也因此我對爺爺也有一定程度的感激,而原本就有找魯夫並與他一同航行的打算也變得更加堅定了起來。

這一次,我一定會說到做到,爺爺的最愛就由我來保護!

不過眼下的情況來看,短時間內我是沒機會認識魯夫了。我也沒特別細算究竟在海上航行了多少天,但當我們終於抵達夏波帝諸島時,爺爺就一溜煙的跑了,我想大概是回去總部找戰國了吧,因為他們的船上還押解著幾名罪犯,雖然名字我是聽都沒聽過……

雖然也有可能是跑去街上買吃的也說不定,實際上如何就不知道了。

爺爺跑得很快,卻是兩手空空,換句話說押解犯人的工作就落到他的下屬身上去了,也因此就更沒人有空理我,正好我也對夏波帝諸島有些興趣,便和他們招呼一聲就自個兒冒險去了。

畢竟是第一次的冒險,難免會太過興奮,也因此我在雙眼發亮的逛了好一會街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身上沒有半毛錢,這要是卡通,我現在一定是額上降下三條黑線。

去找爺爺拿錢嗎?可是已經受到爺爺很多照顧了,再這樣厚著臉皮給他添麻煩也不太好吧?

就在我站在原地皺眉苦思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世界也跟著顛倒了起來,竟是被人從後面蓋了布袋、打包扛起了。

這該不會是人口販子吧?連小孩子也賣?

我納悶地想著,還不忘意思性地掙扎一下,腦袋仍在思考著自己為什麼會被看上。

該不會是因為他一個人在這邊亂晃,被當作孤兒才被盯上了吧?

再加上剛才逛街也因為身上沒錢,所以才跑來這裡思考,在外人眼中確實像極了孤兒……

啊!

突然想到一件事,我便不再掙扎,就這麼被對方送到拍賣會場。就算是面對小孩,他們的動作也沒有絲毫溫柔可言,在我的脖子上銬上項圈後就將我丟進牢裡。

「痛……」我吃痛的皺起眉頭,膝蓋因為與地板摩擦破了皮,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真是的,竟然連對待小孩子都不懂得溫柔,還真是一群沒教養的傢伙呢。」

我聞聲望去,眼熟的面孔讓我愣了一下,對方卻是悠然自得地喝著手中的酒瓶,與牢裡其他被抓來、一臉驚恐難過的奴隸們完全相反,可以說在這裡是非常突兀的存在。

這……這不是雷利嗎?

我嘴角微微抽搐,實在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碰上雷利,但想了想,他八成又是賭博賭到沒錢了,才跑來這裡偷錢吧。畢竟會來這種地方的人無疑是有錢人,而我也正是打著這樣的算盤才停止掙扎的。

畢竟這些有錢人只有錢,實力卻是比蟲子還不如,是個非常好宰的肥羊啊!

我坐到雷利身旁,他繼續喝著他的酒,卻又沒有無視我,和我隨口聊了起來:「小鬼也真可憐,竟然會被抓來這種地方。沒有家人嗎?」

我想了想,現在的家人就是爺爺嘛!便點頭回答:「有,但是爺爺不知道跑哪去了,所以就一個人上街探險。」

「然後就被當成孤兒給抓來啦?」雷利看我點頭,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大叔你呢?」

「我?」雷利喝了口酒,接著又哈哈大笑了幾聲,才回答:「叔叔我呢,因為把錢都花光了,所以就來這邊拿點回家啦!」

「……」我就知道。

我和雷利又隨便聊了一會,拍賣會便開始了。雷利似乎很喜歡我,並說了會帶我離開的承諾,但我只是笑了笑。

已經有世界第一實力的我,要拿掉這區區項圈實在不成問題,問題在於回去後我要怎麼跟爺爺解釋身上的傷怎麼來的?

想了想,反正我只是個小孩子,就說在街上看到很多新奇的東西覺得很興奮,一個不小心就跌倒了就行了。

真是個完美又毫無破綻的理由啊!

拍賣會很熱絡,雷利比我早被帶出去,沒多久我也被帶上場,原以為只是小孩子的我應該沒有太多人有興趣,卻沒想到一堆人竟爭先恐後地開始競標,難道是想要有個童僕伺候?還是這些人都是些戀童癖的變態?

不管是哪個,反正最後我還是以五千萬貝里的價錢被賣掉了。

我只值五千萬貝里啊?對這個金額有些不滿意,但畢竟我還只是個孩子,這種價錢說不定算高了呢……

總之就是,對方似乎只打算買個小孩回家,也因此很快就來將我領走離開,我在他拿出裝滿金錢的袋子要交給工作人員的同時施展霸氣,幾人在瞬間口吐白沫暈了過去,我嘴角一勾,將那裝了五千萬貝里的袋子丟進空間裡,哈!不費吹灰之力就賺到第一筆零用錢啦!

小手捏著頸上的項圈,一個使力就將項圈破壞丟至空中,項圈在下一秒在空中爆炸,我高興的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不被人察覺地來到了拍賣會現場。

哎呀,五千萬貝里怎麼可能夠我花呢?畢竟未來是要從小就開始規劃嘛!

嘴角噙著笑意,依舊不被任何人所察覺,我快速地將會場人員洗劫一空。

這方法還是只有我才能使用的,畢竟只有我才有空間能力,只要知曉對方把錢袋放在哪,空間能力一開,嘿!錢就是我的啦!

嘴角上揚的角度又大了些,將會場大部分的人都洗劫一空後,我便一溜煙地離開拍賣會場了。

真是個大豐收的好日子,哈!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