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時間還早,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大叔我就陪你上街逛逛怎麼樣呀?」雷利搖了搖剛到手的錢袋,笑著收進自己的大披風底下。

確實如他所言,現在回去也不知道爺爺要出發了沒,跟他一起上街是現下最好打發時間的事情了,我思考沒多久便笑著答應,一老一小就這樣逛街去了。

雷利就如他所言是個年輕氣盛的大叔,帶我去遊樂園不但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玩起來的瘋狂程度還不亞於我。前世由於身體狀況從沒去過遊樂園,所有設施對我來說是新奇有趣,這一玩下來倒也興奮。

又和他一起上街買衣服吃冰淇淋,彼此間的相處模式和諧的像家人,顯然雷利也注意到了,最後他主動提起願意收自己做家人,但既然爺爺已經被卡普搶去了,他就勉為其難地做叔叔吧。

「這樣不是沒變嗎?」我好笑地看著他,卻見他嘖嘖兩聲食指在我面前擺了擺。

「叔叔跟大叔聽起來可不一樣唷。」

這理由讓我哈哈大笑起來,卻也不介意改口叫他叔叔,反正對我來說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親人,但家人可永遠不嫌多。

「話說回來,叔叔。」我看著他臉上明顯對我的這聲叫喚感到滿意的表情,先是笑了笑才正經問到,「其實我從剛剛就想問了,這是我在路上撿到的。」說罷就從空間能力取出一顆形狀類似可愛型小翅膀、黑白參半的奇特果實。

「這是……」叔叔的臉色明顯變了,他接過我手上的果實仔細端詳了一會,才道:「幻想果實,是惡魔果實的一種。你在哪撿到的?」

「我知道惡魔果實,但不知道幻想果實,吃了會有什麼能力?」我不答反問,反正不管在哪撿到、怎麼撿到的都不重要,因為果實現在在我手上。

就是因為它的形狀太奇特,而且螺旋狀的紋路看起來實在太像惡魔果實了,我才會順手把它撿起順便問看看叔叔知不知道,叔叔也不愧是傳說中的冥王雷利,見識就是不一樣。

「你知道惡魔果實?卡普跟你說的?」叔叔顯然對這點更加意外,但我只是搖搖頭然後聳肩表示無辜,對此他雖感無奈,卻也不再多問,回答起我的問題。

「幻想果實就如它的名字一樣,是可以讓幻想變成現實的果實。」

我有些愕然,「這麼威的果實怎麼沒人搶著要?」而且竟然還丟在暗巷的地上給我撿,這也太誇張了點。

「那是因為時間只有一小時,發動後半年內都無法使用,實力弱的自然沒人敢用,強的就更不用說了。」他解釋道。

「確實,強的話根本不需要靠這果實,也難怪它會變得這麼沒價值。」我輕撫下巴看著仍在叔叔手上的幻想果實沉思了會,最後笑著說:「那我吃了吧。」這讓他面露愕然。

「你要吃?」

「對呀。」

「但你的實力根本不需要靠惡魔果實的能力吧?」叔叔面露不解的將幻想果實遞還給我,我只是笑了笑。

「這能力也許可以幫上我點忙。」毫不猶豫地張嘴吃下,惡魔果實真不愧是惡魔果實,味道難吃的讓我想吐,還好叔叔在下一秒適時地遞了杯剛買的冷飲給我,我趕緊接過喝了幾口沖淡味道,這才感覺好一點。

「有夠難吃……」我吐了吐舌頭,卻聽見一旁的叔叔哈哈大笑起來。

「然後呢,現在你也成為惡魔果實的能力者了,接下來要用在哪裡?」他好奇地看著我,但我也只能聳聳肩燦笑著回他:「不知道。」聽得他瞬間拌到腳,險些跌得狗吃屎,卻是被人一把拉住。

「哦,謝謝啊。」

我跟著抬頭望去,誰知這一看差點暈倒,熟悉的面孔,綠色的披風,哇靠你在海軍的大本營裡亂跑會不會太囂張了點啊多拉格?

「原來是你呀,怎麼會跑來這裡?」叔叔對多拉格的出現也有些驚訝,但不過一會就又恢復平常。

多拉格沒有回答,只是傲視著我……就我現在的身高來看真的挺傲視的,傲視到我有點不爽。

「你就是老爸說的那個小鬼?斐德的兒子?」

聽到父親的名字瞬間愣了一下,怎麼其實我家父親特別有名嗎?先不說同在海軍的爺爺和身為海賊或許敵對過的叔叔,連革命軍的老大都這麼關注他,難道父親其實做過什麼豐功偉業不成?

腦袋胡思亂想了好一會,我才納悶地點頭當作回答,卻見多拉格嘴角勾起抹笑。

「是嗎,斐德那傢伙也有兒子啊……而且還被老爸收養,真是委屈你了。」

我不小心噴笑出聲,「我要告訴爺爺你說他壞話。」卻見他哈哈大笑幾聲。

「無所謂,反正我一直不是他管得住的好兒子。」多拉格伸手摸摸我的頭,「嘛,竟然是斐德的那就沒辦法了,以後你也是我兒子了。」

我還來不及吭聲,一旁的叔叔就冷哼道:「要不是卡普那傢伙動作太快,我才不會把菲尼讓給你們呢!叫叔叔聽起來多疏遠,真是的。」

「原來你叫菲尼嗎?那傢伙還真給他兒子取這名字啊。」多拉格又笑了幾聲,完全無視叔叔的不滿。

先不管他們的對話有好幾點疑點,對現在的我來說……

我突然開始好奇父親到底是什麼人了。

「嘛,剛才在路上弄丟了顆惡魔果實,既然給你吃掉了那就沒辦法了。」多拉格無所謂地說出令我震驚的事實。

「原來是你丟的啊!」

「不過我聽說幻想果實雖然能力讓很多人不敢輕易將果實吃下肚,但果實本身就非常隱密,你是從哪找到的?」叔叔好奇地問,多拉格只是笑了笑。

「只是碰巧找到罷了。」

叔叔都說不好找了,你卻說只是碰巧找到?那這果實到底好找還不好找呀?你們別以為我一個小鬼頭什麼都不懂,就算是病患也好歹活了十八年,該有的知識還是有的……不對,在這裡還有很多要學,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們的對話不符合邏輯啊!

「話說回來,這果實原本是要給誰吃的?」懶得跟他們溝通,在心裡吐槽完的我好奇地問。

多拉格先是沉默地直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最後再次掛起了笑。

「給你吃的。」

*****

先不管我自己的菲尼個性有沒有跑位,反正18歲的少年依舊是屁孩一位嘛(幹

重點是……

是的,開掛,是蘇ㄉ開始(操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