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隆的笑實在太狂野、太不客氣了,這讓迪諾冒出冷汗,就連瓦利亞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對對方將會提出什麼難纏要求而感到汗顏。

誰知道對方接著脫口而出一連串的用品器具,原來全是要拿來做體能鍛鍊用的,雖然要求簡單的讓眾人鬆了口氣,但一聽到那些東西是他一個人要用的不免又變了臉色。

先不論東西到手的難易度,光就舉重的重量就夠瓦利亞臉色慘白了,他們平常可沒做這麼要命的重訓啊!

要準備的東西當然不止索隆的,香吉士也要求了一些食材,由於他們地處偏僻沒電好接且一般人可不會送瓦斯到這種地方,所以迪諾允諾他們每天都會送一次食材及備用瓦斯過來。

其他人也要了一些自己需要或想要的東西,且一一被眾人應下後,住在這裡的決定就這麼毫無困難的決定了。

由於澤田等人還要回去上課,自然無法隨時來這裡找幾人聊天,但迪諾和瓦利亞就不同了,運送物資等雜事全權交給手下處理,他們則是跟草帽一夥人一同住在這間經由佛朗基之手的豪華別墅裡。也不知道當初他建造這間別墅的想法,明顯在他們人數之上的房間量不但讓他們可以住下,還能擁有自己專屬的空間,這樣的同居生活倒也稱得上和平。

這當中自然也免不了戰鬥,幾人一有機會就會向魯夫等實力高強的人提出對練邀請,雲雀偶爾也會翹課特地前來和幾人對打個幾回,對象自然是不侷限於草帽一夥了,畢竟對他來說,打倒強者才是目的。

當然,迪諾和瓦利亞等人偶爾也會離開數日,像是有任務在身時。他們當然會以任務為主的離開,只是每次都以非常短瞬的速度完成歸來。

每到周休二日時澤田等人也會前來,大夥一塊烤肉笑鬧也算常有的事。

草帽一夥沒有特別細數在這裡待了多久,因為他們再怎麼焦急,回不去原來的世界就是回不去,他們只要確保每天都有做到該有的鍛鍊就好。

儘管進步是必須的,但眼下的他們更看重危機意識,只有隨時確保自己的危機意識,回去時才不會死得太快。

「說起來,里包恩不是說要幫我們找辦法回去嗎?」香吉士替女士們放上一杯冷飲,隨口問起一旁的里包恩。

對方應允後已經過了幾天他們並不清楚,只感覺似乎已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他們並不著急,畢竟這種事真的急不得,香吉士也只是突然想到才隨口問起,別無他意。

里包恩也知道他們的心態,對對方此刻的問題沒有任何不悅,卻也沒有立刻回答。

里包恩當然沒有忘記他攬下的這活,就是答應幫忙的迪諾和瓦利亞等人也調動不少手下幫忙調查,奈何這事實在不是他們隨便努力就能解決的,就連草帽一夥怎麼來到這裡的都不知道,又要他們怎麼處裡這超乎尋常的事情?

里包恩甚至還拜託了彭哥列的第九代首領幫忙,奈何還是一點進展也沒有,香吉士這突然問起,倒讓他有些尷尬的無法回答。

但他是誰?他可是最強殺手里包恩,就算再怎麼尷尬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這尷尬的情緒更是不被任何人所發現,臉上維持著面無表情,僅僅沉默一會,他才回答:「毫無進展。」

香吉士本來就沒抱太大期望,對方這樣回答倒也在他預料之中,所以沒有太大反應。其他人的反應也相差無幾,依舊做著自己手邊的事情,絲毫不在意對方的無力,這反應卻讓里包恩和幫忙調查卻無果的迪諾、瓦利亞等人愣了下。

「你們……不責備我們嗎?」迪諾呆愣地看著草帽一夥,卻見眾人因為他的這句問話面露不解地看向他。

「為什麼?」香吉士點了根菸,吸了口便抬頭吐出,他看著蔚藍的天空有幾朵白雲飄過,是個相當好的天氣。

就像他們的心情一樣。

他們可以如此淡定,迪諾卻不行。雖然不是自己的事,但迪諾是真心想幫助他們回到他們的世界,奈何不管他如何指派手下調查都毫無進展,挫敗的他幾乎都要放棄了。

想著草帽一夥或許也是非常想回到原本的世界,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不安的恐怕也是他們,迪諾是靠著這個信念堅持調查下去的,卻沒想到他們竟然如此無所謂,這要他怎麼不錯愕?

「因為我們什麼都幫不上忙啊!」迪諾甚至覺得自己的語氣有些怒氣,這是他無法克制也無法隱藏的,一旁靜靜聆聽的澤田等人甚至因此而看向他們,深怕這場對話會引起什麼不好的後果而面露擔憂。

氣氛在瞬間下降許多,但這並不影響草帽一夥人回過頭繼續幹自己手邊的事情。

迪諾的失控沒有影響草帽一夥人,而他們紛紛做起自己方才的事情的舉動看得他更加錯愕,卻是在香吉士的一句話,內心所有的不快在瞬間瓦解。

「要讓我們回去可不是件簡單的事,這我們還是知道的。」香吉士朝迪諾露出大大的笑容,「嘛,雖然要回去並不是不可能,但其實我們都已經做好回不去的心理準備了。」

「咦?」

「我們會來這裡完全是個意外,而那個意外發生的機率是微乎其微,更別說要在這裡發生同樣的意外了。」索隆邊揮舞著手中那不知幾斤重的恐怖啞鈴,邊解釋道,「就算真的回不去也不奇怪,畢竟你們這裡和我們那裡從根本上來說實在差太多了。」

「再說,海賊在哪都能當呀。」魯夫嘻嘻笑著。

「雖然這裡沒有ONE PIECE啦。」羅賓呵呵笑了聲。

「只要出了海,就可以成為勇敢的海上戰士!」騙人布說得振振有詞,還握緊右拳想表達自己堅定的信念,不停抖動的雙腿卻狠狠出賣了他。

「不管在哪,只要大家受傷了,我都會替大家治療的!」喬巴堅定地說。

「嘛,總而言之,你也用不著覺得內疚了。」娜美笑著喝了口冷飲。

「畢竟我們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好處理的。」佛朗基笑著擺出他一貫的奇特姿勢。

「嘛,就是這樣。」香吉士又吸了口煙吐出,他笑了笑。

幾人如此豁達的表態,看得眾人皆是一愣,隨即紛紛露出笑容。

澤田看著草帽一夥更是忍不住感慨──

果然,都是很特別的人呢。

*****

想著「啊卡了不知道要打三小了乾脆就來個一千字結尾ㄅ……」

然後就破兩千了哈哈哈(幹

 

這部作品真是成長史呢,文筆跟心態的改變超明顯,啊嘶。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